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特约作家黄家鹏力作《朱门第一人——黄干》 || 十一、箕山守制

达观天下 2021-09-11 11:56:13


转载文章免责声明

  1、本公共平台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其余均摘自网络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我们不对其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合法性负责,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版权属原作者,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请作者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合作及商务合作:936620493@qq.com  2、转载本平台原创作品必须获得本平台授权,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十一、箕山守制

 

黄榦一家马不停蹄,星夜奔程,赶往庐陵,时黄榦二哥黄东为官庐陵知万安县,叶老太夫人自从丈夫黄瑀去世后,一直随次子黄东生活,随着黄东的官宦生涯,先到吉州,后到全州,又到沙县,衢州,最后到庐陵,居无定所,风雨飘渺,而今年事已高,不甚劳累,积劳成疾,终于病卧在床。

黄榦赶到庐陵万安县黄东官邸,直奔母亲病榻,母亲叶老夫人满脸憔悴,脸色惨白,双目紧闭,黄东请来一个郎中,为其母把脉号药,黄东、黄榦兄弟俩焦急在旁侍候,郎中把脉诊断了许久,把黄东黄榦叫到外边,摇摇头轻声告诉兄弟俩;“老人家年事已高,病入膏肓,回天乏术,恐不久人世。”说完,就匆匆辞别。

黄榦听罢,如晴天霹雳,如五雷轰击,顿时茫然无顾,急扑母亲身上,连呼:“母亲,母亲,不孝孩儿回来了。”黄榦连呼数遍,叶老太太才睁开眼睛,看了黄榦一眼,嘴角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吐出:“箕山。”二字,就不语了。黄榦明白母亲的心意,是要回福州三山祖地箕山父亲黄瑀坟地。黄东赶忙叫媳妇端来人参汤,给母亲喂服,母亲已无力服下,从嘴边流了出来。黄榦见状,又是呼唤,又是抚摸母亲,都不见效,至晚边,太阳西下,叶老太太仙逝。黄榦悲痛欲绝,泪涕交连,几乎晕厥,黄府上下哭声一片,痛失慈母。

黄家的媳妇们为叶老太太清洗化妆,换寿衣入殓,请道士和尚为叶老太太连作三天作法事,念千遍经书,祈祷叶老太太平安升天。黄榦则与黄东商量如何安葬母亲,按照母亲的遗愿,是要回福州箕山与父亲黄瑀一起归葬,兄弟俩决定按照母亲的心愿,护送母亲灵柩回福州箕山。黄东孝顺,已经为母亲定制一口上等楠木棺材,从庐陵到福州千里之遥,必须要雇三辆马车,一辆运载母亲灵柩,二辆兄弟俩家家眷。可惜黄东囊中羞涩,雇不起三辆马车,只能勉强雇二辆马车。黄东虽然为官多年,刚入仕途,先是监吉州酒务,后调全州法曹,再提南剑州沙县丞,后又调监衢州税务,现在是知吉州万安县,但都是低级官员,俸禄低少,而且为官清廉,积蓄不多。

黄榦知道哥哥难处,自从父亲黄瑀去世后,家无余财,田亩之入不足支数月。黄东支撑起家庭大梁,侍奉母亲,抚养弟妹,三十余年之中,米盐琐细,靡不躬历,渑勉有无,未尝告惫,以故太夫人之意甚适,而弟妹亦皆赖以有立。俸禄收入之余,铢寸积累。嫁女弟、从女弟及弟之女,凡三人,至遣弟之女,则囊箧丝缕无余矣。

黄榦诚恳对黄东说:“母亲善后大事,全凭兄长安排,愚弟不孝,愿卖掉所骑坐驴,换取些许纹银,添作丧资,我愿徒步护送母亲灵柩回祖。”

黄东心里也颇为内疚,身为兄长,却不能把母亲善后之事安排妥当。就安抚弟弟说:“都是哥哥无能,四弟,你有这份孝心,母亲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可以告慰祖先了。愚兄也愿意与弟弟一同徒步,护送母亲灵柩回祖。”

头七过后,黄家的二辆马车从庐陵出发,经兴国、宁都、广昌进入福建建宁、取道邵武、顺昌、向延平、古田、福州进发。一路艰辛,困苦难言,黄东黄榦兄弟俩徒步跋涉,扶柩送丧,其心坚定,孝心可嘉,兄弟俩脚趾都磨出血泡,途径顺昌时,朱子闻讯专程从建阳赶往顺昌吊唁。

朱子燃一柱清香,虔诚为亲家叶老夫人祷告:“熹曾经官吏泉州同安,闻旁邑永春,有贤令尹曰黄瑀公,公廉强介,察见微隐,吏不能欺而民不忍弊,它县民有冤讼,率请诿公以决,其条教科指,操验稽决,人皆传诵以为法。后天子擢以为监察御史,谓公得以行其志矣。未几,闻其以病去,识者恨之。公既去,夫人叶安人,贤惠理家,精心抚养四子二女,皆有成效,后熹屏居里中,夫人遣黄榦前来求学,思苦业精,久而益笃,在夫人精心调教之下,黄家四子二女均已成家立业,事业有成,子孙满堂,夫人本应享受天伦之乐,却撒手人寰,令人痛哀,呜呼,痛哉。”

朱子说罢,焚香三拜于灵柩前,黄榦涕泪交集,率领子弟,跪拜答谢先生之恩情,朱兑见父亲行走有些不便,便上前扶着父亲坐下,关切询问,朱子答:“最近足疾又有发作,疼痛难行,已经找郎中针灸了,总不见效,老病了,无妨。”

黄榦也关切蹲下,查看师傅的脚踝膝盖,帮老师捶打按揉。朱子见状急忙阻止黄榦说:“直卿,老夫不要紧,你们还是赶路吧,此去福州还有一二天路程,辛苦啊,尽快让老人家入土为安。”

黄榦、朱兑依依不舍拜别了朱子,送丧马车沿延平通往古田的古驿道向三山进发。经过三天的坚苦行程,七月,皇妣安人叶氏灵柩在黄榦与仲兄黄东精心护丧下,抵达福州箕山,归葬了其父黄瑀墓坟内。黄榦家世清贫,家中兄弟姐妹虽多,大多在外地为官,无以归来,一起安葬母亲。黄榦卖了自己所坐的驴,制作丧服,跟二哥黄东徒步以丧。有人认为,这是黄榦经过跟随朱子学道得来的志操。

黄榦母丧,按照当时规制,须丁忧三年。为此,黄榦向吏部禀报,在家丁忧三年,不复为官。为了表明心志,黄榦仿效朱子当年寒泉精舍边守墓边结庐讲学体例,在箕山父母墓旁选一地,结庐讲学著述,会聚弟子门生朋友修纂丧祭二礼。黄榦的弟子林学蒙、郑文遹、赵如腾等闻讯纷纷前来参与修纂。黄榦说:“先生当时,分丧祭二礼于某编纂,某夙夜究心粗成,端绪尝奉而质之先师。先师喜曰,君所创立规模甚善,他日若能,以吾所编家乡邦国王朝礼悉用丧祭礼规模尤佳。于是,读丧礼十一章,终篇注疏有繁冗之文,悉皆亲笔删削,于不杖有大功,章有亲批五条,其他商榷发明不一而足。”

郑文遹等弟子门生朋友按照此例,仔细查找丧祭二礼一书中,是否有多余繁冗之处,认真编纂,以确保丧祭二礼精确无误。

黄榦一边修纂丧祭二礼,一边开馆收徒讲学,黄榦的朋友林仲则闻讯,亲自将自己的二个儿子林武,字学之、林庚字行之从栗山送到黄榦箕山书塾读书。同时还有士子郑适等学生上门求教。黄榦将开馆收徒教学情况写信给朱子一一禀报。朱子即刻回信:“居庐读礼,学者自来,甚喜,但不易,彼中后生,乃能如此。”同时,告诉黄榦最近朝廷对道学打击的情况,“诸友相向,甚不易得,年来此道为世排斥,其势愈甚,而后生乡之者,曾不少变,自非天意,何以及此。”向黄榦感叹世道的变化,人心叵测。

师徒俩就开馆办学相互切磋,“彼中学者,今年有几人,可更精切自做,功夫勤于接引为佳,斋馆既开,慕从者众,尤以为喜规绳既定,更又耐烦勉力,使后生辈稍知以读书修己为务,少变前日浅陋还浮之习,非细事也。”

为了预防不测,朱子还将自己的二个孙子,朱埜的儿子朱钜、朱钧送到福州黄榦身边读书执经,随信嘱咐:“烦直卿钤束之,二孙随众读书供课,早晚教诲之为幸。勿令私自出入,及请竭知,有合去处,亦须令随行,不自令自去,早晚在离,随众读书供课之外,更烦时与提撕,痛加镌戒,勿令怠情放逸,乃幸之甚。”

书塾开馆后,黄榦在福州、建阳两地奔跑,考亭先生起居生活牵挂着他的心,箕山学生弟子朗朗书声又把他牵回。庆元五年已未,为了让学生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黄榦将书塾迁往新河所居,八月朔日,开始课诸生,日讲易经一卦,孟子两版,课程安排的满满当当的,周末放假,组织学生弟子到新河旧居旁边神光寺庙僧舍聚会会餐,会餐菜肴很简单,自己动手制作汤饼,会餐上气氛浓烈,黄榦要求学生弟子回顾这一周学习内容,讲不通者罚站,黄榦从容终日而罢。十一月又组织学生弟子登栗山访故旧,可见黄榦的讲学生涯丰富多彩,不是那种不通人情,只会死读书、教书的老学究。

到了年底,黄榦更加揪心朱子的生活,害怕老师生活孤单,朱子晚年生活确实凄凉,仕途上遭受朝廷奸佞打击,被列入“伪学”党魁,个人生活上,妻子早逝,又未续弦,壮年丧子,最疼爱的三子朱在又为官在外,身边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作为女婿弟子,黄榦能不揪心吗,黄榦给弟子们放了寒假,就赶忙奔向建阳考亭。

黄榦的到来,让朱子宽心了不少,考亭的乡间小道,留下师徒躅躅而行的影子,这对师徒、翁婿窃窃私语,规划考亭书院蓝图,以朱子的考亭书院为主干,黄榦的环溪书院为辅助,待将来朝廷风向变化了,理学大门打开了,圣学之道开通了,这里将是天下士子群贤毕至,顶礼膜拜的圣地。

黄榦说:“先生,我们先悄悄动工建了基础,将来条件许可了,我们慢慢再图扩展。”建阳杉木资源丰富,黄榦买了粗大杉木,雇了造房木匠师傅,锯啊,刨啊,凿啊,乒乒乓乓,就在朱子沧州书院的院子里,干了起来,一个月,房屋主要的梁柱横梁边梁框架及一个大梁就打造出来。朱子捏算日子,正月初八是好日子,是竖大梁,起房子的好日,考亭的村民友善,先生女婿要起大梁,村民一早就来帮忙,杀猪的,切菜的,抬桌子的,尤其是起大梁,要二三十号壮汉,按建房师傅安排,各就各位,拉绳的拉绳,顶杆的顶杆,师傅一声号令,众人齐心协力,将大梁安放到位,这时鞭炮齐鸣,宣告房屋框架竖好。

朱子高兴地说:“直卿到此,葺治园屋方粗成,次第而彼中,诸生复来迎致,此间殊恨失。”愉快心情,溢于言表。

黄榦当然也高兴了,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书院。此时,开春已过,福州新河书塾也要开学了,那边的学生也等着黄榦前往授课。二月十二日,黄榦依依不舍告别恩师,从考亭登舟南下,朱子送女婿到考亭村渡口码头,师徒挥手相别,未曾料想,这一别竟成为师徒翁婿的世纪永别。

二月二十一日,新河书塾举行开学释菜仪式,与上一次不同的是,黄榦此次更注重礼仪,将孔子圣像挂在大堂居中,颜回、曾子、孟子、周濂溪、程颐、程灏、邵庸、张横渠、李侗、朱子等先贤像分列两边,黄榦率等众弟子,行三叩九拜大礼,焚香祷告,颂扬圣人之道。

开学典礼之后,三月一日,立定课程读书。黄榦在堂上侃侃而谈;“《大学》且守师言,就本领上看尤为有味也。明德只得如章句所说,然其间亦难看,更以格字、致字、诚字、正字、修字与明字相参见分晓、方理会先生旨意。” 黄榦提出了要认真学习《大学》的精髓方能领会朱子的思想。

黄榦继续说;“人不知理义,则无以自别于物,周旋百出,自少至老,不过情欲利害之间,甚至三纲沦,九法败,亦将何所不至。” 

这一次讲课,黄榦主要以朱子理学为主:“其为学也,穷理以致其知,反躬以践其实,居敬者所以成始成终也。其为道也,有太极而阴阳分,有阴阳而五行具。禀阴阳五行之气以生,则太极之理各具其中。天所赋为命,人所受为性,感于物为情,统性情为心,根于性则为仁义礼智之德,发于情则为恻隐羞恶辞逊是非之端,形于身则为手足耳目口鼻之用,见于事则为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之常,求诸人则人之理不异于己,参诸物则物之理不异于人。”

不仅如此,黄榦还用道之体用关系来说明朱熹的理一分殊的原理。“道之在天下,一体一用而已。体则一本,用则万殊。一本者,天命之性;万殊者,率性之道。天命之性,即大德之敦化;率性之道,即小德之川流。……语大莫能载,是万物统体一太极也;语小莫能破,是一物各具一太极也。” 

黄榦提出:道有体用两个方面。体者一本,是万殊之本,盛大而无所不包,是统体万物之太极,没有比它更大的东西,用着万殊,是体之分,太极体现在万物之中,成为万物之理,好像千支万派的川河,尽管在哪里流行。如果说,在朱熹哪里是强调理(即太极)如何演化万物世界的图式,偏重抽象理论的论证,那么在黄榦哪里,则是强调“力行”伦理道德的修炼来体现理,偏重于理的应用方面,这也是对朱熹理学的重要发展。

假如说,以前,黄榦讲课只是从“四书五经”的基础知识讲起,现在黄榦则引导弟子从儒家学说理论深层次方面探索,不断向朱熹理学实质内容方面研究。

黄榦正在孜孜不倦教诲弟子学习朱子学说的时候,这天,黄榦收到来自考亭先生的疾革手书一封及深色衣服一件,含有“衣钵相传”之意。黄榦拆开信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先生在信中云:“今想愈成伦理凡百,更宜勉力,吾道之托在此者,吾无憾矣。異时,诸子诸孙切望一一推诚力赐教诲,使不为门户之羞。至祝,至祝。”

黄榦阅罢信,涕泪交加,强忍心痛,雇快马日行百里,奔往考亭。




作者介绍



黄家鹏,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南平市朱子文化研究会会员,建阳考亭文学书画研究院研究员,建阳紫阳文化协会客座教授。武夷山市成长女子国学院理事长兼朱子后学馆馆长,武夷山女子书院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出版发表作品100多万字,先后出版发表长篇历史小说《朱熹传奇》,学术专著《朱子后学》,同时在《福建日报》、《福建理论学习》、《武夷文化研究》、《朱子文化》、《福建商报》、《福建汽车运输报》、《闽北日报》、《武夷山文学》、《福建公安》、《生活创造》、达观天下》微信公众平台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