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非预设性情绪失态的即时性 || 杨炳麟 【总第1321期】

河南诗人 2020-10-16 11:50:30

非预设性情绪失态的即时性

杨炳麟



  所有的认识、价值观念都会因时适势,时效内有用,时过事往即为过期。不选择忽视,是因为还没有放弃的理由。在有些问题上感同身受,心里充满不安,倍受煎熬。人们随着对当下有知面的拓宽,越来越看重个人情绪对时代情绪的奉献,同时,也关注到非预设性个人情绪对群体有用的扒壑。就像长埋黑暗中的人被救出后要避光,否则,失明的风险加大。这让人怀疑从奴化里走出来会有书生中举的那种癫痴。没有自主独活意识的解放,伴随在身的除了切割不掉的生理适宜性、物享空间的不适外,更多的时候会爆发出一种狂力——渴望瞬间改变世界。

  针对当代诗歌,特别是新诗,非预设性情绪介入下的诗歌理论体系并不完整,一切仍在构架过程中。多数研究与批评单一、细碎,技术水平高于理论应备的内置高度。时代情绪在诗歌中的位置没能被真切地意识到,或者是没被理性地加以摆治,似乎少有人知道情绪具有再造功能。人们只要沿着情态波动的曲线就能无限扩展思想的外边,就能递延下去追索,从自变量和因变量中找回个值。比如:中国诗歌史上的“思想链”在哪?不能右手提着金属小环,左手抓住拆卸的扳剪。链是个环扣连续。诗学研究者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行为现场,没能切入潜隐于时代血管里的脉跳。眼光停在个人心仪的地方,关注对象被事先圈红,在这些被圈定的诗人笔下,即便是陈谷子烂米、落魄潦倒、破败不堪,也能熠熠生辉。反之,暴怒、谩骂、恶吠,也会被容忍,被定性为时代风潮。这种个体意志、个人情绪对群体情绪的左右可以直接投射到社会行为和大众心理上。情绪的极端进入造成对表象的不可把控。此时已不能拿经验的事物来还原客观存在之本来,更无法把握违愿呈显的突兀和失效。

  孤立于形式抗御上的精力远超过人性生态对“环境”依附的考察。诗歌从新旧之争,主义之争,派系之争,再到技艺之争,甚至体制之争,角逐、撕扯不遗余力,可就是缺位于哲学前端的诗思之论;缺乏生理物外的行为学、伦理学、心理学、智育学,包括病理学等等的大辩论。如果场景切片,通过细末放大局部、扩影病像,是否真能从中获取即时性启示?呈现自律性的反省和进步?不同路径的构想令人对学术逻辑的涂层有所拆解,对游刃有余的技术性“调侃”保持距离、高度戒备。沮丧、恐慌、违和的呼喊与煽情,多是源于瞬间爆裂的事件——癫狂、冷刺,失禁或崩毁随时突入生活。“我是谁?”“我在哪?”“空气里?”“五谷杂粮中?”缺失定量的受力偏转往往使执念迷向。一切超限思维均不守逻辑。但权制限界的规矩里无法街头抗议,只能跟自己较真。当不良情绪成为背负不动的包袱,就像被人丢在断崖上,独处生死。

  我们没有准备、更无缜密思考。摆在面前的一切都背离初衷,是一个荒诞的场面:思想依靠在倾斜的支撑上处于失态失衡的危境。客观地讲,包括诗歌在内的各艺术种类,谁都没有得到某种特许的权利。改良内在的办法只能停滞到理性、务实这一层面。能对愤怒施加影响的就是驯服和瓦解,除此,别无选择,且毫无保障。

  在情绪中迸出形构,创生诗歌,这是当下诗歌创作者惯用的伎俩。是物理性的,非逻辑的。极端冲动的诗绪不懂“回避”,专挑“刺激口味”,这使天才们丢魂在污力十足的生态之境。所以,诗性认识的部分被放弃,取而代之的是力图去认识那不可成形的东西;感性图像在涤除显相药液之后并不能通过证据得到证实。这里没有非此即彼的余地,情绪波线始终处于运动状态,既不能从原因推出思想,更不可能从思想解释原因。我们缺有效的体系链条。就像智者的哲学之问:现在发生了什么?在我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们正生活其中的这个世界、这个阶段、这个时刻是什么?显然不是同权共享的美妙时刻,而是正陷入租、购两难之境。此刻,情感既不能处于受斥状态,也不能陷入迷之自信的妄想之中。公共精神、集体认同、社会责任等一系列规范动作强加上来之后,诗人开始习惯于关切眼前、关注生活裹着的卑劣、粗俗,包括民间疾苦、底层挣扎。情绪流向多源于被在分层。所谓“被在分层”,类似广阔水域里多层混养的鱼群,品种不一,分享的水深和食饵也不尽相同;站到不同的阶位上,视角自然会发生裂像和异变。所以,情绪通道的选择关乎输送“饵料”的优劣,只存有行为的根据却不参与行为的发生、不客观务实行为事过,即是非预设性情绪失态的有证特征。一切异己的,包括树敌、对立面,都会成为固化经验的失效部分。

  情感与自由,爱和良知,诗跟时代,不是阶段性目标。想有效管控突现而至的瞬间,就要保持敏感、清醒;时刻警醒自己,不拿低矮的心理做参照,要使个人从恶俗的圈子里挣脱出来;无论跪拜、匍匐、还是鞠躬,都是降低高度、低伏下来,表达一种内在的虔敬之态。精英文化如何把这个时代的精神离乱和精神动荡记录在案,是要务实的。天天喊“打倒”是虚弱的。真倒了,也上不了位。因为缺风范,少格局,没准备好解决复杂局面的理论体系、行动纲领和行为规范。接下来的是被别人轰下去,当自己的梦境失验后所采用的因应之策绝不会比前面倒下的人高明。所以,即时性的情绪骚动或离乱,不足以成就“江山”,只有科学的判断,清白的诉求,踏实的动作,才能有效地减少失态。

  题外话,诗歌从四言到五言到格律,再到长短句,然后到散曲,有清晰的流变过程。当代新诗不是硬着陆,也不是软落地,没有必选项,别信一些混淆视听的论述:比如诗歌有无未来?任何时候,只要人在诗就在;非说诗是人类的精神使命亦为可信。关键就在于时代情绪与个人情绪的调频谐配。

选自《河南诗人》2017年第3期 总第43期【卷首】


杨炳麟

       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会长,河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河南诗词学会副会长,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河南诗人》主编,河南诗人网总编,企业董事长。获第五届河南省政府文艺成果奖、首届杜甫文学奖、第六届河南省“五四”文艺奖、《诗刊》征文奖等。诗歌入选《大学语文》教材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火焰》《草丛》《内陆省的河流》《尘世》《天哭》《妥协》(长诗)及文论集《失语与暗码》等多部,主编诗文集七十余部。


相关阅读:


微信公共平台群体狂欢后的束身与不爽 || 杨炳麟

被世俗化侵入的技术性妥协 || 杨炳麟 

叙述,在诗歌话语中的位置 || 杨炳麟

纠偏动作的迷路:缺位或无效 || 杨炳麟 

诗者,渴望一种相互礼遇的高看 ‖ 杨炳麟

旧俗与文明结合部上的挣扎 ‖ 杨炳麟

群体精神出轨背后的合众意志与情感败坏 || 杨炳麟


长  按  识  别

注册成为河南诗人网注册诗人

长按识别关注“河南诗人”

ID:henanshi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