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重大发现】塞戈维亚大师真的来过上海演出!

古典吉他资讯与赏析 2020-12-07 08:19:22


还原历史 见证历史

上海市吉他艺术协会举办“塞戈维亚音乐事件新闻发布会暨西班牙吉他音乐会

史料证明1929928日塞戈维亚Anders segovia曾在上海市政厅演出

音乐大师一直以来都倍受乐迷的热爱和追捧,其中吉他大师也许并不为大家所知,尤其在世界吉他界能够称得上真正的大师少之又少,只要学习过古典吉他的爱好者,塞戈维亚的大名必定如雷贯耳,一直以来大师来过上海是确定的,但是到底演出过没有呢?这个事情就一直被各种猜疑。

如今这个谜团,被上海市吉他艺术协会破解了,音吉网特约记者孙小小是一名吉他爱好者,通过查考历史档案意外的发现了这一历史事件。确认了1929928日塞戈维亚Anders segovia在上海市政厅演出。

上海市吉他艺术协会的有关领导,秘书长高艺先生将情况汇报给会长范慧英女士,引起了吉他界的高度重视,因为此发现将改写中国吉他发展史,将有历史考证的音乐事件追溯到了86年前。上海的吉他发展中谭冰若教授的为吉他正名撰文后,古典吉他从被排斥到被接受历经了30多年,正是由于有这些执着的音乐人,为如今的繁荣的音乐市场奠定了基础。被誉为世界三大乐器之一的古典吉他有着广受欢迎的爱好者群体,中国培育了杨雪霏等吉他大师,他们的成长也都受到过塞戈维亚大师的影响。

718日晚上,音乐时代演艺中心和上海市吉他艺术协会举办了塞戈维亚音乐事件新闻发布会暨西班牙吉他音乐会,出席会议的有社会各界人士,上海东方数字社区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蒋涌波、上海市吉他艺术协会会长范慧英、秘书长高艺、副秘书长朱海斌、常务理事倪本初等。会上,高艺代表协会正式公布了有关塞戈维亚大师1928928日来华演出的相关历史史料。期间,会上播放了孙小小录制的讲话视频,随后,哥伦比亚吉他演奏家Erika Morant 作了西班牙吉他音乐讲座,上海吉他乐团徐建铧、陈丽敏、毛欣宇、周斌、刘虔、余杨演绎了相关作品。据悉,主办方将每年举办相关主题的吉他系列音乐会,将塞戈维亚的传奇人生和音乐理念传承下去。

求证意义

+ 已经证实,1929928日,塞戈维亚大师在上海南京路市政厅公开演出。

+ 为长期含糊不清的历史记录清晰佐证。


图片掠影





上图为,范慧英会长讲话。



上图为,高艺秘书长公布历史史料。


上图为,史料发掘者孙小小视频讲话。


上图为,倪本初常务理事代表孙小小接收协会的表彰。


上图为,Erika Morant嘉宾讲座


上图为,上海吉他乐团演奏西班牙吉他音乐。


历史史料


上图为,上海年华信息。


上图为,申报1929年9月28日的扫描件


上图为,演出信息。


上图为,上海工部局市政厅(演出地)


下面是音吉网特约记者孙小小的深度报道:


深度报道】重大吉他考古发现:塞戈维亚大师真的来过上海演出!

撰文 |音吉网特约记者 孙小小


/13

07

台风刚刚过去,城市又恢复了平静。这一天原本和其他的每一天也没啥大不同,可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发现,它变得不一样。她并没有改变历史,但是她改变了历史在一小撮爱吉他的人们心中的样子。

事情得从几个月前说起,我参加了猪博士的演奏会,上半场是讲座,他提及塞戈维亚曾经在20年代来过上海,但是当时没有演出。否则历史可能会是不一样的。回来之后我试图搜索当时的资料,如果你也是古典吉他爱好者,关于塞戈维亚,你多半会看到这样的描述:


1929年到了上海、天津、香港、马尼拉,然后首次在日本演出。

http://www.baike.com/wiki/安德列斯·塞戈维亚


1929 年,塞戈維亞抵達中國,到訪上海、天津、大連、香港等地,可惜因為戰亂,未能成功展開演奏活動。之後,塞戈維亞赴日本公演,對日本的吉他音樂發展產生了關鍵性的影響。

http://beaver.ncnu.edu.tw/projects/emag/article/200510/西班牙國寶古典吉他大師塞戈維亞.pdf

我不断地挖掘,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了这个:




还有这个


这次发现发表在关于猪博士那次演出的报道里,但是没有引起任何重视。


端午节参加高艺老师的讲座,他去过塞戈维亚的博物馆,馆长说塞戈维亚曾经来过中国演出,但是高艺老师并没有看到过官方的资料。

大师来过上海是确定的,但是到底演出过没有呢?这个事情就一直我心里纠结着,每隔几天我就上网搜索一番,偏执狂没救了。周六晚上我又在群里说起这个事情,估计猪博士耳朵都起茧了,他说,“文章谁都可以写,文章的准确性得权威机构判定。不要纠结这个问题,老塞肯定对上海之行失望无比,既没有影响力,也无弟子传承,中国人喜欢梅老板。”高艺老师也说,“我觉得要考证”。但是很显然高艺老师和我一样,也是无比好奇的。


回过头看当时的对话,考古形势正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转折。要感谢高艺老师和小马啊。看到图书馆三个字我马上想到了我在上图的老朋友赵亮,我给他留言问是否可以查阅到1929年的报纸。



与此同时,我又得到一条线索,那就是塞戈维亚和作曲家Ponce保持了很多年的通信记录,在另外一本书里他写信给Ponce说他在shanghai的演出人们很喜欢,他还做了encore,这都encore了,肯定是有演出了嘛。这本书里写的是1928年不知道是否是笔误。



但是我至少知道了,我可以在这本书信集里找到答案。国内没货。我注册了国外的吉他网站,打算让国外的网友帮忙查阅此书。当我还在构思怎么写这个英文求助帖子呢,我就收到了一个好消息!


赵亮兄发我微信的时候,我正在杭州,在等去天目山的大巴。他先给了我一个巨大的希望,说这个上海年华的资料就是他们做的,我心想图书馆的人做事肯定有出处啊,我忍不住马上在群里广而告之,已经计划让上海吉他协会给我开介绍信去图书馆带上白手套和老花镜查阅了。

这时候剧情一转,他说“不好意思,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们的这一条,他们自己都不太清楚出处了,说凭印象是出自《上海音乐志》”,我都从来木有听说过这个杂志还是什么书,主要是当时我在外面,不方便上网,心里很是没底。好在他很快在万方数据库里找到了这个音乐志,且发了PDF给我。那时候我刚好手边有事情,有几分钟没看手机,等我再看的时候,赵亮兄就让我请他吃饭了。往前翻,原来赵亮兄查看了音乐志的编后,找到了出处--《申报》。也多亏他在图书馆工作,他们有购买的资料库,他迅速找到了申报1929年9月28日的扫描件,继续手机流量下PDF。刚打开的时候,乍看这种报纸,毫无头绪,都不知道看哪里,仿佛一下子连汉字都不认识了。




适应了一会儿,终于在左上角找到了!!!


西班牙音乐家散哥维亚

今晚市政厅第一次奏演

西班牙音乐家散哥维亚(Andres Segovia)以奏六弦琴(Guitar)而得名、与提琴大家哈菲次克里斯婁等齐名,今由旅沪外侨司托洛克氏定约,来远东各地奏演,昨日已搭轮由马尼拉来沪,定今晚(二十八日)九时一刻起,在南京路市政厅奏演,今晚为第一次,所选之曲,均属各名家之杰作,氏未来沪前,曾在马尼拉连奏四次。


注:报道中提及的两位小提琴大家是:雅沙·海菲茨(Jascha Heifetz,1901年2月2日-1987年12月10日),俄裔美籍小提琴家。弗里茨·克莱斯勒(德语:Fritz Kreisler,1875年2月2日-1962年1月29日),美国籍奥地利小提琴家和作曲家。是当代著名的小提琴家之一,以音色优美着称,而他创作的小提琴乐曲,是后来小提琴家常用的节目。

高艺老师和倪本初老师帮忙解读了报道中的重要信息:

  1. 塞戈维亚来上海时候,他与小提琴大师海菲兹是一样的大师(倪本初:另外一位是比海菲兹成名更早的克莱斯勒。按年代说,那两个人在当时已经是国际巨星了),说明他的音乐家高度是得到认可的。

  2. 塞戈维亚从马尼拉来到上海,而且已经连续演奏四次,说明他非常受欢迎。

  3. 演出场地在市政厅,这不是民间小沙龙,而是官方高规格的演出。


高艺老师还帮我找到了关于市政厅的老照片和介绍:



1863年,英美两租界合并为公共租界,工部局成为公共租界最高市政组织和领导机构。工部局市政厅建于1896年,地处南京路闹市区(今南京路、广西路西首,云南路东首),是由两座相连的二层楼的砖木结构西式房屋组成,连接体的下面是车马孔道,整个建筑占地3994.4平方米。外墙面用红砖、白石灰嵌缝,分层及檐口处带有腰线,屋顶用瓦楞白铁铺盖,门窗全用拱圆,并有挑出不多的阳台,前檐采用女儿墙。市政厅既是工部局的一处行政楼,设有公共租界纳税人年会的会场,也是中外居民有机会自由出入的公共会所。在清末民初,市政厅不仅有商业演出和定期音乐会,还时常举办义卖、娱乐活动和社团聚会、花卉展出。它还曾是工部局乐队冬季举办星期日音乐会的专用礼堂,与兰心大戏院、夏令配克影戏院同是上海举办音乐演出的常用场所。当时市政厅与兰心大戏院并称沪上两座顶级西洋音乐圣殿。该建筑于1929年拆除。图1为清末时期的公共租界市政厅;图2为1920年公共租界市政厅。(选自:老上海影集—南京路 组图)


吴越:
@孙小小 你立了大功!原来塞爷爷当年在上海是被当做音乐家来宣传的,这个层次很高啊,远比单一的吉他演奏家,教育家等要高出一大截。




高艺老师还给了我独家视频和照片,并对他的塞戈维亚博物馆之旅进行了详细说明:


我当时去塞戈维亚博物馆的时候,在墙上有很多很多国旗,那上面是塞戈维亚所去过的国家,其中有一面五星国旗,我问馆长(他90岁了,是塞哥维亚的好朋友。),他是不是真的在中国演出过,因为原来的历史资料只是说他途径上海,也有说演出,有的说没演出,很含糊的。他就翻出了他的传记,然后就念,念了一段文字,就是说塞戈维亚曾经到上海来演出过。


也许这是冥冥之中的安排,这个周末在克冰剧场是西班牙吉他音乐专场。在这个时候得到这个发现,是上天的一个礼物吧。节目单中非常显眼的是我的老师倪本初(江湖人称牛爷)的曲目--塞戈维亚:无光练习曲


我和牛爷要到剧透:



牛爷发给我一张图片,又发来两段语音,详细说明:


这部练习曲的创作具体年代我可能要再查一下,目前我所知道的是有这么一位乐评家同时也是作曲家,叫John Duarte,他是英国人,刚刚去世,他曾经和塞戈维亚交流的时候,塞戈维亚和他讲他有作曲的意愿,但他无法兼顾演奏和作曲,所以他还是把重心放在演奏上面了。他还是有作曲才华的,那就是这个无光练习曲可以反映的。为什么叫无光呢?是因为有一段视力不太好时候所写的曲子。今年格莱美最佳古典器乐独奏获奖者Jason Vieaux,他今年7月底要参加长沙艺术节,在他获奖的专辑里就收录了这首,我也是听到这首专辑的时候想我也要练练看。”


后来我还找到了这个:Andres Segovia wrote this piece while recuperating from eye surgery. He dedicated the piece to his surgeon Jose Rubio. The title translates as Study without Light. This is a beautifully sad piece and one can imagine the great Segovia playing with his eyes bandaged as the feeling pours from his guitar.

http://www.classtab.org/assinlu.txt



这个萦绕在我心头有那么一阵子的谜题终于被我解开了。这篇文字我在杭州去往天目山的大巴上一边和群里的琴友们聊天一边构思,晚饭后开始写啊改啊改,一直持续到半夜。这里的农家乐只有一楼有wifi,当所有人都睡下,我一个人在空荡寂静的大厅里聆听Jason弹奏的
Estudio Sin Luz,旁边还有小蟋蟀一起,美妙极了。


塞戈维亚出生于1893年,当年他来上海演出的时候36岁,牛爷比当时的塞戈维亚大几岁。我们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塞爷的现场,但是86年之后,你有机会看牛爷来演奏塞爷的作品。


那么,这个周六,来克冰剧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