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VISION-YOUNG】七卦阵-宋建树

VISION青年视觉 2020-10-16 12:49:35



【七卦阵】——宋建树个展

策 展:王泡泡

展览时间:2015年5 月23日-6月28日

开幕时间:2015年5月23日 下午3点-6点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草场地艺术区211号院A8



【三秒半】——宋建树个展听音会

策划:王泡泡

时间:2015年5月23日晚九点

地点:麻雀瓦舍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双井广渠路36号院东院麻雀瓦舍


拾萬空间将在2015年5月23日呈现[七卦阵]宋建树个展,本次展览由七件作品组成,名叫做“七卦阵”。

宋建树的工作方式很多都会运用感性的算计去测试一个貌似标准的结果,颇有些掐指一算的意味,所不同的在于,这既不是对过往的推断也不是对未来的预测,他只是企图通过作品测量身体判断和普遍标准之间的距离,因为他认为:“正是这种差距的存在构成了美学”。

七卦之于八卦少掉的那一卦,正是他留给自己——作为一个有着感觉和体温的人——在冷漠规则之下的一个出口。

如果说宋建树之前的作品是在测试身体感觉的准确性和唯一性,那么出现在本次展览中的新作品,则更多的显示出他企图对此前的测不准美学重加测定,而他的工作重心,也从对标准的否定性怀疑转向了对失准的肯定与致敬。

生于1982年的宋建树,在他确定以这种“较劲”的方式构建自己的艺术之前,有着长达十余年的造型训练和积累,而正出于对这充分和几无间隙的学院传统的某种反面体验,他选择了重新从造型的那些基本词素——长、宽、高、体积、容量等等——出发,另行接通身体经验,测量并展开被层叠于这些词素中的时间与空间,并经由一次又一次的兑换,最终在既成价值的末端,在它们次第衰减或递增的道路尽头,找到造型的真正寄身之所。


在他的作品中,公共尺度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偏移和转换,工具理性及其恒量成为飘忽之物。当他以如此这般的方式私有化某个计量单位时,我们才有点惊奇的看到了这个单位和尺度本身的微妙之处,而在此前,这是卷曲并被压抑在各自的规定性存在之中,而迟迟无法在事物的感性时刻到场的。

就我们直到现在所观察到的而言,他所有的好作品都呈现为一种对造型的反噬,或造型张力或势能尽处的反作用力,但我肯定,我们不能用“反造型”这样的造型语言去谈论他,因为重点所在,一直就是,也只可能是,我们不可能肯定其所在。

正是在这不肯定中,宋建树所完成者,已经近乎于诗发而为诗之前的那个好玩存在了。而如果事实上他这样的企图最终也将被肯定,被欣赏为美,被换算为价格。那么,当然我们也可以说,那是因为我们卜过那么一卦。

“七卦阵”展览开幕当晚,策展人王泡泡将在麻雀瓦舍主持宋建树作品的听音会,区别于常规的研讨会和开幕party,策展人和艺术家将通过一件名为《三秒半》的声音作品,对“七卦阵”及其他宋建树作品做一次空间上的想象和分享。

拾萬空间2014成立,位于草场地艺术区211号院。拾萬空间对常规意义的方盒子展览保持警惕,从当代艺术语言中的语法和语意结构出发并延展到更广泛的领域;希望通过持续的展览和项目,激发出当下文化中被忽视的部分,将当代艺术思想的价值生发到你我的身边。





1公里塔 1 Km Tower

钢筋焊接 Steel bar welded

300×127×127 cm

2014

——

将1000米长的钢筋盘旋焊接成一座3米高的塔形圆锥体,通常,两点之间的一段距离在我的我的想象中是一条线段,而这条线段如果发生弯曲,并且以螺旋上升的姿态存在,则成为了一个体积。用这样的方式,我为1公里的距离做一个纪念碑。



等量齐观Ⅰ Equal Ⅰ

钢筋焊接 Steel bar welded

24×24×100 cm

2014

——

10001米长的钢筋条合围成一条长度为1米、直径约为24 cm的铁柱,将两端满焊、打磨、抛光最终形成一个纯平的圆面。




等量齐观Ⅱ Equal Ⅱ

钢筋焊接 Steel bar welded

24×24×70 cm ×2 pieces

2014

——

在 等量齐观I 的基础上,将原本1米长的钢筋束,斜切成几乎完全对等的两段,但以不同的摆放方式并置在一起,使观众看不出来它们原本的关系。




等量齐观S Equal S

钢筋焊接 Steel bar welded

17×17×50 cm

2014

——

为等量齐观I所做的小稿。




1米螺旋 1 m Spiral

钢筋焊接 Steel bar welded

100×100×0.6 cm

2014

——

有一些事情,总是从莫名其妙开始,然后也不确定该如何结束。比如恋爱,比如创作,比如生命。什么时候自己才会觉得应该达到完成的状态?这很微妙。于是定一个死板的规矩,将一个钢筋盘成圆盘,直径到了1米即算完成。我主动放弃自己的主观判断,只要迎接一个“铁一般的事实”。




传家宝Hereditary Treasure

黄金 Gold

L:11.4mm

2013

——

本人于2013年4月通过手术从体内取出一块长约11.4mm的尿路结石。在住院就诊期间,医生告知我产生结石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自于家族遗传(我父亲曾患有尿路结石)。也就是说,我遗传了我父亲的结石体质,并且有可能将这种体质遗传给我的下一代。出院后,我把这块小石头拿去铸造了一个和它一模一样的小金块,我打算把这个小金块作为传家宝传给我的后代。人们往往都是把自认为贵重的身外之物作为遗产过继给后代,称做传家宝,而我觉得DNA的记忆才是遗传的真正宿命。我从身体里得到这个石头并不是由我父亲的主观意愿要授予我的,但它又超越意志的存在和发生了。它虽然带给我病痛之苦,却也激发我认真的去思考关于传承的问题。希望我的孩子在将来面对这块小金块的时候理解他的父亲其实要传给他的不仅仅是一小块金子,而是面对生活的一个角度和一种态度。



8块腹肌 行为 2012





无题 Untitled

槐木Locust

740×180×120 cm

400kg

2011

——

高迪曾说:直线属于人类,而曲线属于上帝。我对一颗死去的槐树的表层进行了几何化、直线式的处理,通过对槐树的有机化表面的否定(生物表面没有几何型的),直接把槐树的生命特征与木材的无生命特征集中在了一起。我试图从视觉上混淆一个概念——躺在那的到底是树还是木头?它到底是造物之作还是出自人类之手?作品完成后我意外的发现:曾经那棵荒芜的、瘫倒的、沉缓的大树,现在却有着如进行曲一般激昂的节奏和挺拔的精神,树的生命虽然逝去,但是人赋予它的精神气质却显得更加生动。




淡出 Again and Again

松木pine

A:42×29.7 cm B:29.7×21 cm C:21×15 cm D:15×10.5 cm

2011

——

在作品《淡出》中,我还是在处理“我”的存在的问题。一张被随意揉搓的纸,经过立体雕塑机的转印,作为个性的折痕被批量复制。而且因使用电脑技术可实现的精确控制是令人惊叹的。




7倍于一拃 A Span

不锈钢板 Stainlesssteel

144.2×10×0.4 cm

2011

——

将我个人一拃的长度(206mm)放大7倍,用钢板制作成一条长为1442mm的刻度。我想将刻度这个形象从尺或者量杯这种工具载体当中抽离出来,它本身只是一个抽象符号的具体形象,我将这个刻度符号作为对象放大7倍,就像我们通常放大一个雕塑小稿一样。这样,这段被标注为515px的钢片在显示这段长度上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它变成只是一个刻度的形象,但作为一个雕塑去制作放大,在语言上仍然没有问题。




最后 At Last

槐木Locust

526×125×100 cm

2010

——

说明:做《最后》这件作品的时候是在路边拣到一颗死去的槐树,当时那棵树长的高大笔直,从根部到主干到树梢明显的呈现出渐渐变细的趋势。我就想一棵树为了生存,为了争取更多的阳光就得不断的用新生的枝桠来扩张,直到最后……但其实生存本身的目的却是那么单纯,只是笔直向上和消耗时间而已,于是我剔除了所有多余的枝桠并把树的主干刨成一个圆锥,只想保留一棵树从根部一直向上直到消失的趋势,得到一个特别干净的欲望的载体。在当时我用它比喻自己生命成长的一个阶段和历程,带有一些自传性的表达倾向。



神似 Similar

红桉木 Red eucalyptus

420×25×35 cm

2010

——

做《神似》的时候就更多的因为机缘巧合,我在木材市场逛的时候,碰巧遇到一段树心和外表裂开的木头,我就特想把这个树心掏出来,突兀的树芯和空洞的外壳正好想成了一个正负空间上的呼应,这两部分看起来并不是相似,而是暗合。虽然不容易一眼看出来这两个部分原本是一体的关系,通过仔细观察还是能能体会到,这增加了作品的神秘感。我愿意对那些意料之外且常被忽视的存在做出一点提示,直接呈现的虽然仅仅是发现,但发现同样是用心。




几乎标准 Almost Standard

楸木Chinese catalpa wood

955×30×10 mm

2010

——

做《几乎标准》的时候用了一个有趣的方法,我凭目测取得一根长约1米的方木条,然后在凭感觉将它划分成1000个等分并标注上刻度,使其看起来像是一把普通的米尺。在这一过程中我试图展现一个普遍的抽象标准对个人身体的感知影响有多深,事实上我通过目测得到的一米距离比起一把真正的米尺仅仅少了4.5CM,凭感觉划分的1000个等分也没有特别大的出入。在这个作品创作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来自于感觉层面的个体差异可能才是不同人之间个性差异的源头,因为总的来说教育、制度规范或者技艺的传授其实都是往无差别的方向去对个体进行改造,但是无论怎样个体之间主观感受的差异性从来没有被真正抹平,只要保持对感觉的开放和信任,100个人哪怕画同一个鸡蛋,还是没有一样的。




嘿,宝贝 Hey, Baby

红桉木 Red eucalyptus

400×45×30 cm

2010

——

我在木材市场看到一根红木,但这节红木的树心部分已经和外皮自然分离。我听木料厂的老板说,这颗红木来自巴西,它可能是被筏倒后常年浸在潮湿的环境里,树心和外皮的缝隙由于渗进水后出现了松动,而从南美丛林运往北京的一路颠簸最终使得这两层脱离开来。我把外层切割成一个立方体使它变成一个可以打开的“匣子”,由于树心剥落的相当完整,和“匣子”的内部空间几乎完全吻合。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应该把这个树心重新放回到“匣子”里,我下意识里认为空间吻合的两个物体就应该这么做。当然我希望观众不要一眼看出它们本来是一体,而是要像把一个东西装到另一个东西里面而且装的相当合适的样子。我后来把树心做了抛光处理,使它焕然如新,而把“匣子”烤成焦炭以示区分,再把树心很吻合的放回到匣子里面。最后它形成一个仿佛是打开残破的老木箱而里面放着一件宝贝的感觉。有意思的是距离我们年代更为久远的树心部分像个胎儿一般光洁,而年份更短的外壳却又老又残破。这种视觉上的强制改变仿佛竟然逆转了我们普遍认同的时间归律。后来我把这件作品取名为《嘿!宝贝》,是我对这个作品最后呈现效果的双关表达。



杀器2010 killing


杀器2009 killing

竹子 Bamboo

尺寸可变

2009-2010

——

当时我在面对一大片有野猪出没的山林时,需要有那样一个气场的东西,这使我在精神上更有安全感。在毕业展上使用时,让削尖的竹子切实的穿透了具体的物体——学校里的一个展览海报的展墙——那时候它就由一种精神上的气场转化成一个具体的力量。环境和材料对我而言,同样是激发灵感的对象。




VISION YOUNG是一个独立的文化品牌、一个长期持续性的创意项目,旨在通过《VISION青年视觉》平台表现和支持先锋艺术家的艺术与创意设计推广,通过推广和互动媒体帮助他们展示其工作室以及作品。


VISION YOUNG品牌,致力于青年文化。包括艺术、设计、音乐、时尚、厂牌等工作室的推广,以及有创意的人和事儿。帮助中国新锐年轻艺术家,推广及传播他们的艺术作品以及工作室。


不论是在电影、音乐、时尚、创意设计还是艺术领域,传播的高门槛让很多年轻艺术家失去机会,感到沮丧。《VISION青年视觉》创造了VISION YOUNG品牌,这里有另外一个支持创想力的全新模式和平台,在这种模式下艺术家和艺术绝对优先。我们试图通过敏锐的触觉与全新概念的思维方式展现创意趣味。


VISION YOUNG合作

冯鹏 / 13810414220 / 010-5900 5583-8268

朱茜 / 18810896036 / 010-5900 5583-8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