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作家 黄家鹏 || 长篇专着连载30《朱子传》|| 第三十章 九曲棹歌

达观天下 2020-10-16 11:47:30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达观天下关注聚集万人脉的人文底蕴运动健康科技创新圈子。


长篇专著连载30《朱子传》 


       文/黄家鹏 


第三十章 九曲棹歌

 

武夷精舍传扬圣学,九曲棹歌永留人间。

 

清晨的武夷山,朦罩在一层薄薄的晨雾之中,显得更加妖娆迷人。泊泊流动的九曲溪水宛如一条绿色的彩带,在武夷山三十六峰山谷中缠绵潺潺。从清澈见底的溪水上慢慢腾起的一层浓浓雾障,袅袅升起,和林间山岚雾蔓混成一体。浓罩着武夷山的三十六峰、七十二岩。群峰出没在薄雾,宛如出没在波涛之中,变幻莫测,气象万千,瑰丽壮观。这就是武夷山特有的景色:武夷晨雾。

在蒸腾弥漫的武夷晨雾之中,朱熹起了一个大早,这是他多年养成的良好习惯。早上空气特别清新,万籁俱寂,心静如平,或注释四书,或研究周易,或著书立说,都是最佳时期。何况今天是武夷精舍竣工的大喜日子,建宁知府韩元吉,右文殿修撰袁枢等一大批名流学士,都要来祝贺武夷精舍落成,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安排布置,所以朱熹就起了特早,天还朦朦亮就起床,秉烛校正了一段“易学启蒙”,到鸡鸣三舍时,才放下笔,步出舍外,漫步在五曲溪畔平林渡上,俯视着笼罩在浓雾之中的武夷精舍,一种欣慰自豪之情由然而升,仿佛了却了他心底多年的夙愿。

朱熹一生讲学在外,从无定所。他老早就想找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建一所属于自己的书院。后来,跟他从学的学生弟子越来越多,建立书院的愿望就越来越强烈。淳熙五年,他和妹夫刘彦集、武夷山隐士刘甫共游武夷时,就对五曲景色犹为所迷,萌发出眷焉家山、自此遣纷嚣的建屋初念。但由于那年受命南康,转而又出使浙东,建屋之事就一拖再拖了。要不是这次朱熹在浙东弹劾唐仲友受挫,愤而辞归武夷,建武夷精舍恐怕还要拖下去,回到武夷山后,朱熹下定决心,掏出平生的积蓄,鸠工采料策划,经过几个月的施工,终于大功告成。

朱熹捋了捋他那下巴短短的山羊胡须,欣慰的笑了,高兴之余,朱熹在平林渡上打了一套太极舒缓引导功,天就大亮了。元定、刘爚、黄干等弟子也相继起床,来到平林渡。他们用崇敬的目光注视着先生,待先生打完太极舒缓引导功,缓缓收步,就上前请安。朱熹颌首微笑答礼,和蔼轻声问黄干:“勉斋,精舍落成仪式准备好了吗?其他布置稳妥吗?”

黄干答道:“回先生的话,按照先生的吩咐,弟子已经筹备好了,各房、堂、厅、室,斋舍、卧室均已安排妥当,各对联、题匾、门联也已挂好,房间也已打扫干净,只待知府韩大人一到,便可揭牌。另外,陆游陆大人的贺诗也用大红纸誊写,准备在落成仪式上用。”

朱熹满意地点点头:“好,我们回武夷精舍看看。”

 

武夷精舍坐落在五曲溪畔,隐屏峰两峰相抱之中。整个精舍布局按照朱熹隐归山林,潜心治学用意安排,主房三间,名日:“仁智堂”,堂左右为卧室,左边朱熹居住,题为“隐求室”,寓意他隐退山林,求真返朴之意,右边用来接待亲朋好友,名日“止宿寮”。在隐屏峰之左麓,还有一处幽深的山坞,朱熹在坞口用鹅卵石垒成一个别致的山门,称:“石门坞”。在坞内建一排房屋,作为弟子们的宿舍,取《学记》里观而善之义,名“观善斋”,寓意明显。在石门西边,朱熹还建了一间房屋,专门提供道、教名流居住,以《道书》真诰中语,名日“寒栖馆”。在观善斋前,朱熹建两个对称的亭子,取杜甫诗意,称“晚对亭”和“铁笛亭”。亭的外面栽上一圈绿篱笆,当中安放一扇柴门,朱熹亲自手书“武夷精舍”牌匾高悬于上。朱熹还在各房、室、斋、亭、台都赋诗寄怀。

 

朱熹带领弟子们仔细察看武夷精舍的各个角落,指指点点,满满意意。当太阳从东北徐徐升起,万道霞光四射,把武夷山的丹崖碧水,照得绿的青翠欲滴,紫的流光溢彩的时候,前来祝贺的嘉宾陆续来了,他们对武夷精舍的设计布局纷纷称赞有佳。

八时八分,朱熹高兴向来宾拱手致谢,宣布武夷精舍落成仪式开始:“今天,承蒙诸位不辞辛苦,到寒舍参加武夷精舍落成仪式,元晦深表谢意。元晦一生漂泊在外,浪迹于山林之间,居无定所,一直渴望能有一处供自己讲学传道的地方。今日,蒙诸位大力提携,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元晦深感欣慰。今后,这个武夷精舍不仅是元晦讲学之处,也是诸位来武夷山停脚歇息,论道治学之所。元晦欢迎诸位多来啊。现在,有请建宁知府韩大人,为大家谕示。”

建宁知府韩元吉整了整官服,阔步迈上,朗声道:“朱先生是当今天下士子共仰的大学者,自秦汉以来,道之不明久矣。朱先生立志于传颂孔孟之道,以学行于乡,以善于徒,流芳百世,以继克传道为已任,讲学肆业,琴棋词赋,莫不在此。今日,他建精舍,为的是让天下更多的士子学习孔孟之道,传颂贤德。这是一件大好事,是为地方办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本府深为钦佩,在下不才,草作一篇题记为贺。”

朱熹急忙吩咐黄干笔墨侍侯,顷刻黄干搬上已经准备好的笔墨纸砚,韩元吉略加思索,挽起衣袖,提笔书写:“武夷精舍记”。不消片刻,一篇洋洋洒洒题记,就一挥而就,书毕,黄干当众高声朗诵,众人听了,大赞:“好,写的好,韩大人不仅治理地方有方,而且文采出众呀。”

韩元吉谦虚地道:“过奖了,过奖了。”

右文殿修撰袁枢也上前祝贺道:“袁某不才,也愿赋诗一首,为朱先生祝贺。”说毕,提笔就写:

本是山中人,归来山中友。

岂同荷锄老,永结躬耕耦,

浮云出山岫,肤寸弥九有,

此志未可量,见之千载后。

朱熹看了甚为满意,此诗道出他心底的想法。其他学者名流也纷纷留墨、题诗、著文祝贺。

仪式完毕,朱熹率韩元吉、袁枢、蔡元定、黄干等人参观武夷精舍,精舍柴门挂着一幅对联:

琴书四十年,几作山中客。

一日茅栋成,居然我泉石。

众人点头称是,道出朱熹四十年来,漂泊山林,苦心耕读的艰难日子。过精舍柴门,进石门坞,只见朱熹对石门坞是如何描写:

朝开云气拥,暮掩拥林深。

自笑晨门着,那知孔门心。

韩元吉连连点头:“好一个圣人求学之心,由此可见。”

进了石门坞,就是观善斋,斋门两旁又是这样题的:

负笈何方来,今朝此同席。

日月无余功,相看共努力。

袁枢看了,笑着对黄干、刘爚说:“你们不要辜负先生的一片苦心啊,好好跟先生学圣人之道。”

黄干答:“一定,一定,学生以先生为指南,潜心苦读。”

朱熹又率众人到寒栖馆看看,向大家介绍这是准备给道教、名流住宿歇息用的。众人说,朱熹想的真周到。看过寒栖馆,就是武夷精舍的主房,只见房门高悬朱熹亲手题写三个大字:“仁智堂”,两边挂着一副对联:

我惭仁智心,偶自爱山水。

苍崖无古今,碧涧日千里。

众人看了,从心底佩服朱熹的博大胸怀和谦虚精神。堂的左边为隐求斋,作为朱熹自己的书房和卧室,右边是止宿寮,专门接待亲朋好友,朱熹还在门上题写:

故人肯相寻,共寄一茅宇。

山水为留行,无老具鸡黍。

韩元吉看了,哈哈大笑:“妙啊,君子之交淡如水,在这武夷精舍之中,有山有水,还要什么鸡呀,鸭呀。”

众人也跟着会心地笑了。

整个武夷精舍结构,虽然简陋简单,但一一表示朱熹隐归山林,矢志传学布道的精神境界。参观了精舍,以近中午,朱熹吩咐黄干摆上酒席,宴请客人,抱歉地对大家说:“朱某,一生贫寒,日不能操千金之累,今日,精舍草成,略备水酒,以表谢意。”

黄干应声道:“好罗,请诸位大人稍候。”

不消片刻,一盆五夫特色菜肴螺蛳香喷喷就端上桌,接着一盆白里透红,又点点葱绿的闷豆腐也摆在众人面前。这是朱熹发明的家常菜,在豆腐里夹瘦肉,拌上生姜、葱花、香菇、辣椒等佐料。既好吃又色香味具全,令大家打开眼界的是一盆十锦菜,用地瓜粉与精肉混合,做成团状,然后在盘子底层铺上肥猪肉片,以一层饼团、一层肥肉、黄豆、扁豆、蛋皮的方式层层堆栈,最上方再放一朵香菇,然后蒸熟即可,油而不腻、味道相当顺口

朱熹指着十锦菜自豪地对众人说:“这是熹平生最喜好的一道菜肴,在五夫时,平时学生弟子朋友来往较多,我就琢磨如何做一道美味佳肴,让大家解解馋。来,不要等下面菜了,大家先品尝,品尝,韩大人你先请。”

韩元吉先夹了一块肉团,用嘴唇咂了咂,不由突口而出:“哦,味道不错,好吃,好吃。”

众人也纷纷动了筷子,顷刻,十锦菜就去大半盆。朱熹见到就说:“诸位不要光吃菜,喝酒啊,我这可是,自家酿的糯米酒啊。”

说着,端起武夷山锡匠精做的锡酒壶,往各位斟酒,浓浓的家酿红酒,把大家喝的满面通红,兴致大增。

黄干又接着上了鲤鱼、蕨菜、笋干、泡菜,八宝吉祥等,这八宝吉祥,也很有来历,其制作方法并不复杂,将猪肠洗净后灌入花生、莲子、香菇、糯米等,上笼蒸熟后切片即成。视觉上比江浙的糖藕更丰富多彩,但食之不甜腻,口感极好。最后还上了一道甜食:莲子粥。用五夫新产的白莲做汤,果实脆嫩、汤汁洁白,入口满嘴清香,如莲开味蕾。

大家吃的大开口胃,韩元吉说:“今天这些菜,很有特色,很合胃口,先生不仅是理学家,也是美食家啊。”

袁枢笑着道:“大人平时吃惯了鸡鸭鱼肉,那有笋干、泡菜、蕨菜好吃。”

韩元吉急忙辩解:“哪有这回事,哪有这回事?我只是说,只是说,”

他愈加辩解,众人愈笑。

韩元吉看到下不了台,就将话题转开:“元晦,听说九曲溪水很美,可惜我一人没有机会去观览,观览,明日能否请元晦陪我去泛舟九曲?”

朱熹兴致正高,当即答应:“好啊,这有何难,明日大家一起去。”

众人也高兴起来:“一起去,一起去泛舟九曲。”

韩元吉问:“怎么游法?”

朱熹道:“时人是顺流泛舟而下,从星村出发,这样痛快是痛快,但有两个不便。”

韩元吉问:“有何两个不便?”

朱熹道:“一不便,大人居武夷宫,一路劳累,要走好长一段路到星村乘坐竹筏,太辛苦了。二不便,目前春水泛滥,水流太急,竹筏一冲而下,九曲美景一闪而过,不能一一细细品尝。在下有个建议,不如逆流而上,我叫几个梢工、纤夫,沿溪边慢慢逆流而上,这样一路可以仔细观赏九曲美景,还能即兴赋诗作词,以抒情怀。”

韩元吉、袁枢等听了,拍掌称赞:“此举甚妙,就依元晦。”

 

次日早晨,朱熹便邀了韩元吉、袁枢、黄干、蔡元定、何叔同等人到武夷宫下溪畔渡口开始泛舟。

武夷山风景优美,素有三三、六六之胜。这三三,就是九曲溪,六六为三十六峰。九曲溪环绕三十六峰而转,水贯山行,美在其中。九曲划分为:以晴川一带为一曲,浴香潭以北为二曲,雷磕滩上下为三曲,卧龙潭到古锥口为四曲,平林渡为五曲,老鸦滩为六曲,獭控滩以下为七曲,芙蓉滩东西为八曲,过浅滩为九曲,各曲风景各异,别有风味。

朱熹租了两排竹筏,上置六张竹椅,并排绑好,朱熹与韩元吉居前,蔡元定与袁枢居中,黄干与何叔同段后。六人以次坐好,朱熹道:“诸位,请把脚抬高,以免溪水溅湿了靴子。”说完,就对艄公和岸上的纤夫挥手开船。

艄公与朱熹颇熟,悄声央求朱熹:“先生,今日坐的是知府大人,我一名村夫俗子,说是都是村俗野语,今日我就不出丑了,这一路的棹歌,还是请先生来唱。”

朱熹微笑道:“你倒会讨便宜,好了,今日,我高兴,你就免了,不过开头你要唱。”

韩元吉不解问:“你们在嘀嘀咕咕什么?”

朱熹回道:“韩大人,依照惯例,艄公在放排时,过一个滩曲,都要唱一段棹歌,介绍介绍。今日你知府大人游九曲,他怕唱的不好出丑,就央求我替他唱,我今天就用鱼子棹歌,给诸位唱一个九曲棹歌。”

众人拍掌齐声欢呼:“好啊!”

竹筏在四个纤夫牵引下,从大王峰下的晴川渡口慢慢沿溪逆流而上。春天的武夷山到处是碧绿一片,绿竹扶疏,青翠欲滴,丹崖峭壁,景随水移。面对幽默景色,朱熹顿时豪兴大发,放声大唱:

“唉啊啰,武夷山上有仙灵,山下寒流曲曲清。你我欲识个中奇绝处,棹歌闲听两三声

哎呀啰,一曲溪边上钓船,幔亭峰影蘸晴川。虹桥一断无消息,万壑千岩锁翠烟

朱熹还没唱完,众人就大笑起来,朱熹不解问道:“诸位,我唱的向象啊?”

韩元吉一手扶着竹椅,一手按着肚子:“象,象极了。”袁枢则手掩鼻子说:“可不是,象不象,这棹歌毕竟是从我们朱大人唱出来。我们的朱大人,不仅能传颂孔孟之道,而且还能唱鱼家棹歌,真是阳春白雪,下里巴人都会。”

韩元吉道:“元晦,你给大家讲讲一曲棹歌的意思吧。”

朱熹道:一曲溪边上钓船,这没有错吧。”说着他回首看大王峰左边的幔亭峰说:“这幔亭峰影蘸晴川”接着他手指着溪边巨大的石壁和石壁缝中的虹桥遗迹说:“虹桥一断无消息,万壑千岩锁翠烟。从这里开始,万壑千岩就把翠烟锁起来了。

众人看了看景,又体会体会朱熹的诗意,都点点头:“妙啊,妙。”

竹筏转过一曲,就进入浴香潭,迎面映入眼帘的便是俊秀挺拔、婷婷玉立的玉女峰。朱熹不假思索,脱口成章:二曲亭亭玉女峰,插花临水为谁容。道人不作阳台梦,兴入前山翠几重。

韩元吉不由地称赞起来:“好,好一个插花临水为谁容。元晦,你这一句简直是惊世之作。

朱熹谦虚地道:“过奖了,过奖了。武夷山三十六峰,七十二岩,各有特色,褒贬不一。惟一玉女峰,一直被世人称赞,前朝李纲有一诗写得好:凤舞芳林鬓脚重,朝云暮雨湿仙衣,不知当日缘何事,化石山头更不归。我的二曲棹歌是受白玉蟾咏诗的影响,他说;插花临水一奇峰,玉骨冻肌处女容,烟映霞衣春带雨,云雾鬟鬓晓梳风。”

韩元吉道:“怪不得,我觉得插花临水这一句很耳熟,原来你是偷人家的,不算,不算。”

众人又笑了,其实是佩服朱熹借用他人诗句,借的巧妙,借的好。竹筏缓缓经过玉女峰,进入了雷磕滩,雷磕滩就在小藏峰下,小藏峰又名仙船岩,在岩壁隙缝中,有船棺、驾壑船。传说是仙人得道羽化留下的木舟,舟中藏有遗骨,称作“遗蜕”。但朱熹不相信这些,认为是前世道阻未通,川壅未决时,蛮物所居的遗物,所以他就唱道:“三曲君看驾壑船,不知停棹几何年?桑田海水今如许,泡沫风灯敢自怜。”

出了小藏峰就是大藏峰和仙钓台,这是一个平静的溪面,又深不可测,所以又称:卧龙潭。是四曲的一处胜景。在大藏峰壁上还有一个金鸡洞,岸边翠花点点,花瓣带着朝露,一片清绿,显得无比宁静的安谧。众人为此景不由一振。朱熹是何等机灵、聪慧之人,随口就唱出:

“四曲东西两石岩,岩花垂落碧爁毵。金鸡叫罢无人见,月满空山水满潭。

袁枢不由对朱熹的才华钦佩,说:“好一个月满空山水满潭。”众人默默沉浸在这宁静,诗一般的世界之中。

出了卧龙潭,就抵达平林渡,也就是武夷精舍的岸边。朱熹叫大家上岸到精舍歇息一下,再溯流而上,也让艄工和纤夫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韩元吉道:“好啊,我们大家歇一下,不过,就不要到精舍坐了,就在这平林渡玩玩就行,等下还要上去。”

众人下就竹筏,就在平林渡岸边走走,散散心,舒舒筋,伸伸腰。袁枢走近朱熹道:“元晦兄,刚才你作了四曲棹歌,真是一曲比一曲妙,我佩服佩服。现在,这五曲,我看你能不能作出更好的?”

因为袁枢见五曲平林渡平平,没有什么景观,所以就考考朱熹。

朱熹一下被问住了,捋着胡须,抬头看了周围的景致,五曲位于九曲中心。周围景点比较集中,但缺乏特色,不像玉女峰,卧龙潭,可以借物喻意。找什么好呢?朱熹低头思吟,不时远眺隐屏峰,隐屏峰山高云深,此时有一层薄薄的云雾笼罩着。朱熹见罢,点点头,自语道:“有了。”接着对袁枢沉着、稳重,一句一句地说:

“五曲山高云气深,长时烟雨暗平林,林间有客无人识,欸乃声中万古心。”

这是一曲寓意很深是棹歌,是朱熹借描写五曲景色,抒发自己内心世界,抒发他人生博大胸怀的棹歌。五人听了当然明白朱熹的意思,均用敬佩的目光注视着这位胸怀广阔,历经磨难,赤子报国,一心传道布学的一代圣人。

从平林渡起程,竹筏打了个弯,就进入六曲,六曲溪北有一座高直耸立的巨峰,乃仙掌峰,又称晒布岩,壁上刻有“壁立万仞”四个大字,朱熹顿时诗兴大发,敞开喉咙,对着巨岩又开始棹歌行唱:

“唉啊啰,六曲苍屏绕碧弯,茅茨终日掩柴关。客来倚棹岩花落,猿鸟不惊春意闲。”

这回,大家不笑了,或点头,或思索,或用宁静的目光观看清碧的水面,领略朱熹棹歌的涵义。

从六曲打了一个好大的弯道,才进入七曲獭控滩。这是九曲溪中一段最难行走的溪流,弯道多,滩险,浪大,众人小心翼翼,纤夫们使劲一步一步往上拉。终于拉到仙掌峰的后面,七曲的北面为三仰峰,三峰相跌,雄姿巍然,峰中飞泉,凌空飘落,景色甚为壮观。待竹筏进入一片比较平坦的溪面,朱熹又接着唱起:

“七曲移舟上碧滩,隐屏仙掌更回看,却怜昨夜峰头雨,添的飞泉几道寒。”

竹筏进入芙蓉滩就是八曲,这时滩面渐宽渐窄,窄时,落差大,水流急;宽时,水底清澈可见小鱼悠闲自在游穿于鹅卵石中。溪畔还有浮出水面的牛角、石蛙,上下水龟。其他没有什么景色,见此情景,韩元吉首先发问了:“此曲棹歌如何唱啊?”

朱熹胸有成竹说:“这个不难,请大人仔细听我道来:

“八曲风烟势欲开,鼓楼岩下水萦洄。莫言此地无佳境,自是游人不上来。”

韩元吉不由地说:“服了,服了,简直是出口成章。”

朱熹道:“别急,别急,前面还有一曲呢,九曲还没有唱完。”

竹筏轻轻在水面打了个弯,一个一马平川,桑麻蔽野,村野屋舍的村落就展现在众人面前,这就是星村码头。朱熹高兴地将双手摊开,高声朗诵:“九曲将穷眼豁然,桑麻雨露见平川,渔郎更觅桃源路,除是人间别有天。”

从此,朱熹的九曲棹歌就在武夷山一带唱开,游人到武夷山泛舟竹筏,一定要求艄公唱朱熹的九曲棹歌。朱熹的名气不仅在朝廷,学子中间影响很大,在民间村夫俗子中间也流传越来越大。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黄家鹏

    黄家鹏  资深记者  作家 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南平市朱子文化研究会会员,建阳考亭文学书画研究院研究员。


八十年代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福建思想》《武夷文化研究》《武夷山文学》《生活 创造》《福建公安》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五十多万字。2012年出版长篇历史小说《朱熹传奇》,2016年出版学术专著《朱子后学》。










阅读是种品味    分享是种美德

 

以下是我的公众号二维码(公众号码:aazzss528),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扫一扫,关注一下;支持一下;达观君等你很久了呢.一个聚集数万人脉的人文底蕴运动健康科技创新圈子。  

     

一、转载文章免责声明

  本公共账号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其余均摘自网络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我们不对其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合法性负责,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版权属原作者,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请作者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本文小编有部分内容重新原创编辑整理。


二、本平台原创文章版权声明

⊙本平台原创整理文章,欢迎转载,转载本文须注明,来源:达观天下(微信IDaazzss528),侵权必究。⊙部分图文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投稿合作及商务合作936620493@qq.com   (欢迎您原创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