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胡林翼创办的箴言书院,为国家培养了大批匡时济世之才

长沙箴言书院文化研究会 2021-09-12 13:36:10


原标题:胡林翼与箴言书院

文丨李华献


箴言书院,是清代胡林翼创建的。胡林翼(1812-1861),湖南益阳县泉交河乡人,字贶生,号润芝。清道光十六年(1836)中进士。官至太子太保、兵部侍郎、湘军将领、湖北巡抚。《清史稿·胡林翼列传》载:“林翼一生从政、治军、办学三不误,功勋卓著,诏赠总督,入祀贤良祠,谥胡文忠公。”

(胡林翼 )

早年,胡林翼在长沙城南书院就读时,就跟窗友曾国藩、左宗棠讲:“吾在有生之年,立志要办一座出类拔萃的书院,为国储才。”(见《左文襄公全集》书牍卷八)历年来,创办箴言书院,一直在胡林翼心中琢磨、规划、筹备,倾注了他一生的巨大心血,其诚难能可贵。


一、箴言书院选址和布局

(一)择胜选址

在封建社会,风水的世俗观点,在民间广为流传,成为择地、选向、营造中祈福和祈吉利的重要制约因素。书院的创建,深受其影响。清咸丰三年(1853),胡林翼乘休病在家之机,为书院选址,择山林胜地,他亲自赴桃江、益阳碧云峰(瑶华山)等名山胜水之地察看,后又请风水先生夏先范勘舆。夏复命曰:“离益阳县城十五里,石笋乡之瑶华山,结阴穴富贵悠久,结阳穴可出词林。”胡林翼曰:“阴穴已葬吾父,阳穴可为书院。”于是,胡林翼果断决定,于咸丰三年(1853)就在此地为箴言书院破土奠基。他亲自执铲,参加了奠基仪式。(见《益阳县文史资料》第2辑)

胡林翼正在湖北巡抚任上,兼湘军将领,因忙于从政、治军,书院破土奠基之后,搁置已达六年之久,至咸丰九年(1859)六月,他驻军在湖北武昌英山,一种灵感使唤,觉得修建箴言书院迫在眉睫,不宜再拖。因他是胡达源独子,无兄弟助力,自己又无暇时间亲力而为。于是,他就委托太史陈梅鼐和他自己夫人陶琇姿(原两江总督陶澍第五女)负责主持修建。并请风水先生夏先范及当地乡绅汪士铎、蒋文若、梅英杰、周志圃等人协助。另外,胡林翼在湖北挑选了曾经参加过黄鹤楼、随州神农炎帝故居重修的30多位民间艺人、建筑师和雕刻师,前往湖南益阳参加箴言书院修建。

陈太史和陶琇姿二人临行前,胡林翼一再嘱托:(1)选地:“毋近城市,避器杂也”;(2)“近水道便负籍也”;(3)“距先詹公墓地近,尤惬所怀”。陈太史遵嘱,选择在原奠基地,即益阳石笋乡小庐山支脉志溪河畔,瑶华山其父坟墓的祠堂旁,兴建箴言书院。大体方位:书院坐北朝南,北靠小庐山风景名胜,东面是棋盘石,南面是黄竹坪,西面是石马潭,乃志溪河(益阳母亲河)风景名胜地。这里古木松竹参天,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空气清新,是千里难觅的一片幽静的锦绣山河。山水奇特,自然风光无限,是文人雅士、学者聚居讲习的最佳选地。“远尘俗之器,聆清幽之胜,钟名贤之迹,育良才之思”,是胡林翼的办学心声,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是世界观、人生观、审美观的高度结合。“重人故觅师,重地故择胜”是箴言书院对文化的高度追求和办学特色。

(二)书院房舍布局

胡林翼不仅重视书院环境的选择,更关注书院建筑规划布局和景观的建设。早年,他亲自赴长沙岳麓、衡阳石鼓、庐山白鹿洞、登封崇阳书院考察,综合这著名的四大书院的建筑风格、适用性和特色,以及历代书院所形成的讲学、藏书、祭祀三大功能基本规制,他择其优而进行开拓。对箴言书院房舍的建筑设计、景观的配套设施布局方案,以及对箴言书院的教学章程、教学内容、管理规章制定等,于咸丰三年(1853),胡林翼亲自拟定好了。他征求了好友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郭嵩焘等多方人士的意见,集思广义,反复修改而定。(见《益阳县文史资料》第2辑)

咸丰十年(1860)正月十五元宵节,按照胡林翼亲自规划设计的图纸,正式动工进行大规模地营造。曾国藩、左宗棠也派来了部分施工技术人员和建筑师参与。周围百姓自动从四面八方涌来帮工。历时三年,于同治二年(1863)落成。同治四年(1865)正式招生。

该院原有房舍四进(类似四合院),共10栋96间,后增至108间。另外,有庭院48,有廊36,有亭阁6,有曲池4,有石级28。均系传统的砖瓦木质结构。栋与栋及庭院之间,有过道长廊连成一体,雨雪天不须打伞,也不会踏湿鞋袜,设计精巧适用。有的门窗、庭院、亭阁、廊柱,有清式雕刻彩绘、楹联匾额、名人字画、诗文、碑刻,反映出文化层次的不同特点。周围有高大的黄红色围墙环绕。书院建筑显得古色古香、朴实、典雅、幽静,时称“三湘第一院”。

第一进为大门。步入大门,墙壁上有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所书《箴言书院记》醒目的三块大碑刻。门内有宽大的空坪隙地,有鱼池,砌以石,植梅柳、樟桂、花草,四季飘香。东列三直斋,可住60人。西列三直斋,可住60人。有塾,司阍居之。西斋之西有大院,有仓库,有厨,有塾,监院及掌管居之。前有廊,有亭阁,有院,有花坛,有侧门。东、西有厕。大门上书有“箴言书院”四个大字(胡林翼书),浓墨重彩,闪闪发光。

第二进为中堂。中堂砌以石。有礼殿。两旁列直斋四,可住82人。西有横斋,北向,可住98人。堂前有庭,有门,曰“艺苑储英”。东有庭,有门,直达宫詹公祠,曰“高山仰止”。东、西均有厕。

第三进为大堂。西有横斋,可住60人。有庭,有廊,有厕。宫詹公祠下为享堂。东有庭,有庑,4楹,供祭祀,有牲室,有曲院,有曲池,有厨,有湢,有空坪隙地,有花木、翠竹。有亭,有回廊,达大堂之后。

第四进为先贤祠。南向,地势高敞。室4楹,中设龛,奉至圣先师神位。前有扉。东西砌石,级高7尺许。旁三房,藏祭器。上为藏书楼,有室10楹,藏古今图籍。东建宫詹公祠。东西有塾,有回廊,有亭,有空坪隙地,有曲池,植松桂、翠竹、花草。西建有半学斋,东向,室4楹,中有堂。堂五房,为书室、山长居之。前为庭,庭左右有院,后有长廊,有亭阁,有空坪隙地,有曲池,植松桂、翠竹、花草。左庑四楹,可居僮仆。旁有5室,为厨、为湢,有厕。

大门外有石级,高7尺许。有圆井(旧时学宫前饮水池),泉水清澈冰凉,有如甘露。东西有化字塔4座,相对峙,高10余丈。左右有宽阔的射圃,有园艺场,植蔬果、松竹、花草。周围有垣,以石砌之。垣内外有隍(没有水的城壕),隍两岸砌以石。整个书院掩映在古木松竹之中,相映成趣。书院占地面积300余亩。

二、办学宗旨

(一)胡林翼创办箴言书院的主旨,在他致周志圃、夏先范、汪梅村的书信中说:“伏念先光禄(朝廷诰封其父胡达源为光禄大夫,胡林翼本人亦官阶至光禄大夫)主持正学,身体力行,为邑人所钦仰,拟行茔高敞,于地旁建立祠堂,外间架迭为书院体势,购群书于室中,以解决邑人子弟入学读书之大事。”

(二)胡林翼创办箴言书院,在于继承先人的遗志。他在咸丰十一年(1861)正月,撰《箴言书院后记》中载:“林翼读先宫詹《弟子箴言》书,谨追述先宫之志,建箴言书院于邑治之南。”他还说,“成德达材,以储当世之用,是故先宫詹夙昔之所深期。虽林翼德薄,不足远此,区区之志,未尝一日已也。”为纪念其父胡达源掌教长沙城南书院时,所著《弟子箴言》十六卷,因取“箴言”二字命名书院之名。

曾国藩在《箴言书院记》中说:“胡达源的《弟子箴言》,虽以劝诫家族子弟‘为学’‘育才’为目的,但扩而至邑人子弟,取书院名‘箴言’是合宜的,是胡林翼继承先人遗志的标志。”左宗棠在《箴言书院记》中也说:“俾学于兹者,辩志笃行,储为良材,各至其用。”

(三)根据当时形势,胡林翼在《箴言书院后记》中还说:“今自四方盗贼起,疆事日益坏,而俗日益衰,天下扰攘兵革间,而学士殆于废业。然人不知学,则乱之生将无日可已。将欲天下之乱,终必自正学术,培养人才始。”胡林翼忠于清朝,感到国家急需培养人才的途径是兴学院。《清史稿》卷406《胡林翼列传》载,林翼曰:“国之需才,犹鱼之需水,鸟之需林,人之需气,草木之需土,得之者生,不得则死。”又曰,“国家生贤良忠直之才,当为国爱护之。”故决心筹资办学。

(四)咸丰二年(1852),胡林翼给湖广总督程晴峰的信中说:“清朝吏治腐败的根源,或造成清朝政治动乱的根本原因,就是缺乏良才,选人用人不当。整顿吏治,能实现长治久安,最重要的是要培养好人才和选拔好人才。军队粮饷经常缺乏,给养难以保证。因此,深感理财乏人。”他还说,“理财理政之道,仍以得人为先,得一正士,可抵十万金。故此,决心筹资办学之重要。”见《胡林翼书牍》卷六,68页)

(五)胡林翼是智眼,有名的伯乐。他曾多次给朝廷推荐人才,也体现了他创办箴言书院的宗旨。他说:“我国之求才,如鱼之求水,鸟之求木,人之求气,口腹之求食,无水无木无气无食,则一日不安,日即于亡。得水得木得气得食则生,此理至明,人自不察耳。为此,吾率先身体力行,立志决心创办箴言书院,要培养出众多的像左宗棠、李鸿章、李迪安、韩超等德才文武双全的优秀人才,效力于国家。”(见《胡林翼书牍》卷六)胡林翼曾多次向朝廷推荐这些人士,后来这些人士都成了清朝政府的栋梁之材。

三、教学

(一)教学内容

箴言书院的教学内容,基本上是按照胡林翼生前亲自拟定的教学内容和管理方式。他明确了书院教学和学生学习的重点内容,是以孔程朱儒学为主体,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朱子》《小学》《近思录》诸书;二是“三礼”,即是《周礼》《仪礼》《礼记》;三是《弟子箴言》,即是胡林翼父亲胡达源著作。

箴言书院第一任山长庄受祺,根据胡林翼生前旨意,编写了《箴言书院学程》,包括经、史、立身、治事、为文五门。而治事一门,就包括了军事、地舆、政治、农桑四类书目。胡的军事思想,后来体现《曾胡治兵语录》一书中。

《曾胡治兵语录》一书,是曾国藩、胡林翼著,蔡锷所编,作为云南新军官兵培训教材。蒋介石于1924年,曾先后8次重印,作为黄埔军官学校重要教材,官兵人手一册。蒋介石亲自作序,他在序言中写道:“有人统计,中国历史上的兵书,约有四千部,其中《曾胡治兵语录》一书,被列入全国十大兵书之首,《孙子兵法》一书排列第二。”他还写道:“《曾胡治兵语录》《俾斯麦传》《曾文正公家书》是书中三宝。”《曾胡治兵语录》一书,又于1999年吉林人民出版社、2007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9年中央编译出版社等,出版多种版本(包括外文版本)。被军事家尊称“兵家之祖”。不仅在国内影响巨大,在国际上也享有声誉。所以,箴言书院选入军事教材,是适宜和适用的。

胡林翼将他父亲胡达源著作《弟子箴言》一书,作为箴言书院主要教材内容之一,并非他私情使然。早在清道光期间,朝廷权臣、大学士、军机大臣、总裁、总考官穆彰阿,湘籍京官唐鉴,以及两江总督陶澍,将《弟子箴言》一书,向道光帝推荐,被钦定为清朝政府教科书。被众儒捧为“圣教”,与朱熹著的《四书集注》并列(见唐鉴《居廷日记》)。因此,湖南及全国各地绝大部分书院,将《弟子箴言》一书,选入重要教材之一。但湘良等人及当代书局曾多次刊印,被抢购一空,流传甚广。由《弟子箴言》一书缘起,创建箴言书院,时称“三湘第一院”。在此,有必要将《弟子箴言》一书,做一简介。

胡达源(1777—1841),字清甫、云阁,湖南益阳泉交河人。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中进士第三名(探花),授翰林院编修、云南乡试主考官、贵州学政,官至詹事府少詹事,诰封光禄大夫。史称他一生“饱读诗书,精程朱儒学,博通经史,崇奉理学。历官清要,競競以培植人才,整饬士习为己任。特别是他对晚生弟子善诱循循,力持正学,学者仰之如山斗”(见清同治《益阳县志》卷十四)。《弟子箴言》一书,就是胡达源对自己教学实践的系统阐述和全面总结。“箴言”,指出儒家的“仁”“义”,这样崇高的美德,本身就是模范,本身就树立了个人奉献的标准,让后辈受益匪浅。

《弟子箴言》全书十六卷,每卷一个专题,共十六个专题。卷一“奋志气”,告诫学者,首先要树立远大的目标和理想,这是必须明确的第一要务。只有远大的理想坚定,学习才会有目标和方向。持之以恒,锲而不舍,才能实现理想的目标,达到理想的境界。书中提到《孟子》曰“尚志”。志于仁,仁育万物矣。志于义,义正万民矣。居仁由义,体用己全。此士之志也,此大人之事也。反之,如果志不立,则终无成就。

卷二“勤学问”,因为有远大的志向,只有通过勤学问才能实现。如果学问不勤,不刻苦,懒惰,贪图安逸,那么美好的志向,终究是一种空想。书中写道:“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辩之。”勤问必须以读书为根本,读书又必须以经史为主。“以经史穷理,可得性道之精;以经史论治,可知经济之大也。”

卷三“正身心”,人只靠一个“修”字和“正”字,心正则身正。身正则家、国、天下无不正矣。正身心是道德的基础,也是为学的根本。只有心正身修,道德圆满,志气、学问乃有进步工夫。否则,心不正,身不修,道德沦丧,“乃兽乃禽”,甚至断送一生,志气、学问都无从谈起。

卷四“慎言语”,言者心之声也,心正则言语谨慎求实。他在书中写道:“一言而造无穷之福,一言而去无穷之害;一言而断天下之疑,一言而定天下之业,功立当时,名垂不朽。”心不正,则言语狂妄,甚至“一言而坏风俗,一言而损名节;一言发人阴私,一言启人仇怨。其害甚大,其祸甚速,断不可狂言也”。

上述四专题,就是要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的人才标准。胡达源将其编排在该书的前面,作为全书的总纲和教学的根本,这是很有见地的。从卷五到卷十六,共十二个专题,即笃伦纪、睦族邻、亲君子、远小人、明礼教、辨义利、崇谦让、尚节俭、儆骄惰、戒奢侈、扩才识、裕经济。

前面四个专题是总纲,后面十二个专题是细目,互相关联,融会贯通,全书形成一个整体。纲举目张,条理清晰,论述精辟,引经据典,谆谆劝诫,后辈受益无穷。曾国藩评述曰:“《弟子箴言》,自洒扫应对,及天地经纶,百家学术,靡不毕具,甄录古人嘉言,辞浅而旨深要,余实尝而详读之,受益可大也。”

湖南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张铁夫曾撰文说:“清朝后期的大部分中兴名臣,都受到《弟子箴言》的教诲及明体适用之学的影响,而成仁成才,胡达源的期望并没有落空。”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是湖南晚清“三杰”,是全国的“中兴名臣”,亲自面授胡达源的言行教诲及明体适用之学的影响更深厚。曾国藩在《箴言书院记》中写道:“国藩以道光戊戌通籍于朝,湘人官京师者多同时辈流,其射策先朝耆年宿望凋散略尽。而少詹事益阳胡达源先生,独为老师祭酒,乡之人就而考德稽疑,如幽得烛,众以无坠。”左宗棠也在《箴言书院碑铭并序》中写道:“余游京师,亲公杖履,勖言谆谆,以故人子。”至于胡林翼,他是胡达源的独子,所受其身传言教,更不用说了。由此可见,胡达源提倡明体适用之学,即就是经世致用。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学以致用,并在教学实践中贯彻实行,的确影响了一大批人。为当时封建制国家培养了一批经邦济世的人才,其社会效果,远远超过了宋代以来的大儒胡安定。

(二)教学要求及学规

胡林翼生前亲自制定《箴言书院学规》和《箴言书院志》,现存湖南省图书馆。《箴言书院志》一书,项目凡八:经史、规制、岁用、选士、育才、祭祀、典籍、田亩。胡林翼在制定的规章中强调,书院的山长和斋长,一定要把入院生当作自己的亲生子弟一样关心爱护,一定要按教学章程规定的内容施教,严要求,不能有半点松散和疏忽,责任重如山。要把邑人子弟培养成德才智体全面发展的优秀“尖子”,弘扬箴言书院的声誉、学风和院风。在学风培养中,他主张“崇实而黜华浅”,“使人知务实学”。胡林翼在学规中一再强调“盖先宫詹之志,推行孔孟程朱五子之儒学”。所谓“程”,是指程颐、程颢二兄弟,二程是朱熹的老师,形成程朱学派,即是“程朱儒学”。胡达源和胡林翼父子,是通过学“程朱儒学”而取士的。

所以,胡林翼在学规中强调,要教好学好“程朱儒学”。他指出,在教学和学习中,要重点弄清什么是“公私利义”?而公私利义,不但牵涉到正心修身问题,而且关系到治国治民之大事。要达到这一点,必须以《朱子》《小学》《近思录》诸书为先。他还强调,要教好学好“三礼”。“三礼”是儒家之经典即《周礼》《仪礼》《礼记》。“三礼”之学,“百世不惑”,“均精切不堪”,非学好不可。他还指出,学习务在“道义”,不在“科名”,要求做到“文艺烂熟,词赋优长”。

从教学的落脚点看,最重要的是在于培养能力。曾国藩云:“《箴言书院》以教之琴瑟钟鼓,以习其耳;俎豆登降,以习其目;读书讽诵,以习其口;射御投壶,以习其筋力。”

学生的考试选拔方面,箴言书院除了遵循清朝政府的有关规定外,特别重视对有真才实学的学生的发现和培养。规定“凡有天资高迈,乐于学问,言行敦谨,志期远大,能贯通一经,精熟三史者;算法、地舆、水利、小学、典制、掌故各有专长者,无论本年是否取课,由山长谕令监院牍呈县中,来岁免其考试作为正课”。招收学生一般是200人左右。同时还规定“凡言天文者,尚推步禁灾祥,言地舆者,重沿革尤重形势。若忘其实而妄谈变异,荧惑人心,游览山川,寄怀高尚者,心术不正者不录”。这些反映出箴言书院崇尚实学,不务虚华的学风和院风。此外,还规定:“胡氏子弟及姻亲入院肄业者,仍一例考课,不得照顾,更无特殊。”上述这些,是胡林翼亲笔拟章规定的。(见《箴言书院志·选士》第四)

四、箴言书院变迁及培养的人才

箴言书院于清同治四年(1865)正式招生,至1904年,清政府颁布了《钦定学堂章程》,将箴言书院改为校士馆。1912年,将校士馆改为箴言学校。后又改为益阳县立第二高等小学,至1921年停办。抗战时期,长沙私立育才中学迁至益阳,借书院地址校舍继续办学。1954年,益阳县人民政府在箴言书院旧址,创办益阳县第一中学。1994年,更名为益阳市第十一中学,2001年,改名为益阳市箴言中学,授于省级重点中学。

箴言书院近160年以来,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匡时济世之人才,如清同治十一年(1873),益阳刘集勋、田苏琳、龙驹三人同榜登进士,当时在益阳传为佳话,箴言书院名声远播。清末举人罗德源、周成厚、夏玉忠、贾兴元;民国时期著名教授、教育家曾运乾、陈天倪、张德藩等;民主革命烈士刘安邦、国民革命将军蔡钜奠、红军将领张子清、中共中央原办公厅副主任、国家档案局局长、中顾委委员曾三等。培养出成千上万的三类型人才:一是官至显位的政界军界要人;二是以诗文、学识闻名的名流学者、教授;三是卓有政声的地方官吏。总之,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有用之才,胡林翼的理想并没有落空。

(作者单位:湖南省地质矿产局)        [来源:《文史拾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