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广应寺坪石之俨然古玉

观石录 2020-11-20 11:38:56

一、      黑漆古

黑漆古是金石古玩在经历包浆过程后形成的一种古旧的釉面光泽,石玉在个人体的 接触酸化过程 中会表现 为暗旧,并由包浆形成犹如上漆般的葆光。行业内把这种现象形象地称为 黑漆古。明器玉石中有水银沁黑漆古是 特指墓葬条件下 受水银侵染而 称的黑色沁。

广应寺坪石的黑漆古和古玉的水银沁形成机理有所不同,一种和田黄石的乌鸦皮形成机理相当,是环境矿物在腐殖酸作用下沉淀析出附着在石头表皮形成的,还有一种是广应寺烧毁时火煨形成的特殊现象。

广应寺坪石的黑漆古见证了南宋早期广应寺被 烧毁的历史,这次烧毁事件在黄干的 写于1182的的《寿山石》诗中有明确的记载。“石因文多遭斧凿,寺因野烧转煌荧,世间荣辱不足计,日暮天寒山路长”。诗中“荣辱”一词隐藏着寿山石命运的波折,也是我们得以找到探究寺坪石背后故事的钥匙。

北宋因石而夭,当我们读《水浒传》中关于花石纲的 片段时也许无法揣测到寿山与艮岳之间暧昧不清的关系,而到了 南宋初期随着一把发自民间的泄愤之火而了断残缘。清代高兆在《 观石录》写到“长老云:“宋时故有坑,官取造器,居民苦之,辇致巨石塞其坑,乃罢贡。”

广应寺坪石的黑漆古把我们带回印石初兴的宋代,那一朝荣辱过后而日暮天寒,寿山石因此蒙尘500年。

 

二、         鸡骨白

鸡骨白是玉石的内部结构解体粉化并受到外围环境侵染形成的亚白色。这种亚白色和原生矿的瓷白、雪花白不同,是 相对复合的灰基白。古玉的鸡骨白形成一般需要1000年以上,而且会由于玉质内部结构的多元和暴露区域的大小形成的是局部的鸡骨白沁斑和表面鸡骨白包浆。

广应寺坪石的鸡骨白是在 高山系石种在田化过程中由于表面结晶产生结构异化时的内部脱脂现象,也是寺坪石中特有的古玉特征。刘大同在《古玉辨》里提到的“其色沁之妙,直同浮云遮日,舞鹤游天之奇致奇趣,令人不测”就是指鸡骨白现象在石头中结斑呈理,别具风格。

鸡骨白是玉石内部的结构异化,和高山太极头一系的云母状解理有所不同,表面基本没有裂格,是内部球状颗粒和絮化结构的表现,而且鸡骨白形成的位置和纹理特征没有规律可循,犹如云雾穿山,不着痕迹。


三、唐烂斑

唐烂斑也是古玉辨真的一个主要特性,其说有二,一是呈现的色相以糖色为主,二是在唐烂斑类型的沁色古玉断代基本可以判定以唐代以前。玉石的表面粉化脱落部分,由玉石、土壤和粉化颗粒相互作用调和形成了一般为糖色或酱色釉彩的特征,细推或有膏泥之感,或重新凝结一体,形成坩黄皮,都可以称为唐烂斑。

唐烂斑是寺坪石中呈现古玉沁色中比较典型和普遍的现象。或浮于田石的表面,在田石水皮上形成二次皮特征,或和田石的水皮互相融合形成奇特的花斑,相比于黑柒古和鸡骨白,唐烂斑是寺坪石最常具备的特征,甚至可以作为判定寺坪石的主要依据之一。由于清代寿山石的重新兴起大规模的民间采集形成的寿山石残料也在寿山溪周围,在锯痕判断上并不具备准确性,但唐烂斑现象是时间沉淀的结果,也是寿山石研究中作为断代依据的一个一般性常识。

四、铁线金丝

铁线金丝是以古玉沁色研究方法提炼出的寺坪石和田黄石共有的一个认识依据。田黄石无格不成田,各种色格自然就成为了认识和研究田黄的方法论之一。

田石中的色根色沁有黄红黑蓝白五种,除了常为人所诟的新白裂格之外,以黄金、朱砂、铁线三种最为常见而且常常是一线三彩,迷离成幻这都是由于铁离子的填充变化而成的。寺坪石是二次田化的特殊石种,在各种老根妙沁中自然更有文章。一般不到代的田石色格单一,不能焕发。而寺坪石中的色格则常有镜面光,这种镜面光的形成原理是土壤中的铁离子长期沁入并和原石裂隙的表层分子结合融入,如镀金银能反光焕彩。这就是铁线金丝。

铁线金丝一般在放大镜下可呈现,是寺坪石中常有的特征。

   寺坪石中的沁格更有乌金漆、宝石蓝、水痕白、琉璃花种种,殊不枚举。



 下面两件是第33期观石网拍为观石录石友提供的寺坪石,今晚结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