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有效管理负压伤口治疗挑战的策略

中国危重症监护 2020-11-20 08:52:44

介绍


经过多年发展,负压伤口治疗(NPWT)已经成为多种不同类型伤口的标准治疗手段。应用NPWT的效果大致分为两大类:改善伤口愈合(Iproved wound healing)和提升伤口护理水平(Improved wound care)。伤口愈合的改善包含两种情况:伤口完全愈合且无需再用任何敷料,或伤口愈合达到可以借助外科手段闭合的程度。伤口愈合的改善会减少并发症的发生,例如伤口感染。对于大的或复杂的伤口,敷料更换频率和相关成本的降低可以抵消使用NPWT带来的成本上升。伤口护理水平的提升可以改善伤口愈合,或其本身就是结果。因此,当医生考虑对特定伤口实施NPWT治疗时,其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几种可能出现的结果。NPWT的使用有适应症、禁忌症和注意事项。产品制造商在提交给FDA的申请文件中详细已经说明了相关适应症、禁忌症和慎用伤口。我们建议临床医生要熟知产品使用指南。一般来说,NPWT适用于急性和慢性伤口、压疮、外科伤口撕裂、糖尿病伤口、下肢静脉溃疡、创伤伤口和烧伤。禁忌症包括重要脏器曝露、血管和神经曝露、清创不彻底的伤口(例如焦痂和腐肉没有清除干净)、未经治疗的骨髓炎或严重感染、未经治疗的凝血障碍、伤口中存在恶性肿瘤、对所使用的材料过敏。当存在下列情况时使用NPWT要非常谨慎,包括活动性出血、患者正在服用抗凝剂、伤口止血困难、敷料摆放位置接近血管。有些未在上述适应症中列示的伤口也常会用到NPWT,例如闭合的外科切口、肠外瘘、小儿伤口等。有些制造商提供针对特定伤口的器械,例如切口管理。甚至是专门针对某种禁忌症,例如未经探查的肠外瘘。大部分医生认为如果能够确定瘘管的位置和深度,使用NPWT是安全的。尽管大多数使用NPWT的儿科医生已经熟练掌握该技术并应用于儿科患者,FDA规定NPWT不能用于新生儿、婴儿和儿童。




何时应该使用NPWT


在NPWT应用的早期,其仅用于治疗大的和复杂的伤口。现在已经成为了很多伤口的标准治疗方法,很多伤口医生都会经常使用该技术。但你对于NPWT的要点了解多少呢?什么是针对特定伤口开始NPWT治疗的最佳时机?当然对于这一问题没有标准答案。答案只能来自于对适应症、禁忌症和慎用伤口的理解。如果一个伤口符合NPWT适应症,那么最佳时机似乎是“任何时候”。


很多医生质疑使用NPWT需要等到坏死组织清除干净。黑色网状海绵似乎具有机械清创能力,可以清除坏死组织。很多人相信在使用NPWT之前在伤口床上施加酶清创膏会有很大帮助。然而,只需多了解一些关于黑海绵的特性就会改变你对于上述观点的认识。


黑海绵是由多孔、网状的聚亚胺酯构成。海绵中可见的微孔不仅用来从伤口床上移除渗液,而且可以保证负压平均分布在伤口床及任何存在的死腔。这种海绵没有吸收性,相反具有疏水性。这一特性对于负压治疗至关重要。因此,保持微孔的开放和畅通非常重要。


将黑海绵放置在腐肉或其它失活组织表面会起到反作用。坏死组织会堵塞微孔,阻碍渗液转运和负压的有效分布。因为失活组织中细菌负荷很高,伤口渗液会变成富含细菌的“汤水”,容易引起感染。基质金属蛋白酶(MMP)水平也会升高,妨碍肉芽组织生长。


酶清创膏可以导致同样的后果:阻塞海绵孔道。此外,大部分厂商都建议膏剂须在伤口床上停留足够长的时间,以便使腐肉崩解。当与NPWT联合使用时膏剂被很快从伤口床上移除,不仅阻塞海绵孔道,且酶的活性也无发施展。


很明显,结论应该是等到伤口床干净后再开始负压治疗。一些NPWT器械具有冲洗功能,可以在存在散在腐肉的情况下仍然发挥良好作用。在负压状态下施加冲洗可以产生很好的清洁作用,保持孔道的开放。此外,可以降低细菌负荷。如果没有冲洗功能,则须等到坏死组织清除干净后再开始负压治疗。


NPWT与患者安全




当你决定采用NPWT帮助患者伤口愈合时,你必须要明白NPWT也是有风险的。根据FDA在2011年2月发出的NPWT相关安全风险警示,大部分NPWT相关的受伤和死亡都是因为监控不佳(未仔细观察敷料变化)和缺乏患者教育。




当我为一家NPWT厂家工作时,我的职责是专业教育和技术支持。其中一项任务是负责24小时临床支持热线电话。由接受NPWT治疗的患者打来的电话之多,既让我吃惊又着实让我困扰,这些患者都是在医院或诊所接受治疗后回家进行观察的,但他们都没有接受过任何培训。为了帮助你帮助你的病人,下面我列出了一些需要和患者交代清除的事项,虽然我们国内NPWT多在医院内使用,但以下这些注意事项仍然有借鉴意义:




  • 学会如何给设备充电;

  • 如何正确开关设备,确保设备正常工作;

  • 在离开家时要随身携带电源线;

  • 注意设备每天工作的时长;

  • 如果治疗期间可以进行淋浴,如何更好地管理设备和敷料;

  • 如何解读设备的报警;

  • 储液罐的更换和正确处置;

  • 如何发现活动性出血,评估引流管和储液罐内的引流液;




  • 正常工作的敷料是什么样子?

  • 如何发现和解决渗漏(确保有合适的材料和工具进行处理);




  • 如果系统泄漏无法停止,如何处置;

  • 针对出血的应对措施;

  • 紧急情况的应对方案;

  • 所需材料不足时如何补充;

  • 必要时如何联系厂家的技术支持人员。


注意:仅仅给患者一张说明书或口头指导一遍可能不足够。应该让患者自己演示或重复注意事项与使用方法,以确保其真正掌握,这样在出现问题时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正确处理和解决,避免出现无法挽回的事故。


上面所列注意事项似乎有点多,但相信你可以轻松在几分钟内完成。当你在用敷料进行治疗时,可以同时告诉患者敷料正常工作时的样子,如何发现泄漏和“打布丁”。当你设置NPWT设备时,让患者或其家属来打开设备,安装储液罐。同样,其它注意事项可以在治疗的过程中进行解释。你可以设计一个包含所有注意事项的表格,确保演示过程中解释了所有的项目,最后再留给患者一份即可。国内的科室亦可以设计一份操作指南和检查列表,供医务人员使用。


当你在院内使用负压治疗时,虽然容易监控,但并不是没有任何风险。NPWT不是“敷料用上就可以不管”的治疗方法,如果不进行密切监控,随时会有风险。虽然有些设备具有报警功能,但不要完全依赖设备来告诉你敷料出了什么问题。检查敷料的频率至少应该和检查输液的频率一样。查房或巡视时一定要检查引流管和储液罐,看是否有血性引流液。同样,教会患者和家属如何监视注意事项,在院内也非常重要。


正确有效地使用敷料:NPWT敷料使用9大原则


如上文所讲,敷料使用过程中,可以融入患者教育。但你自己如何学习NPWT敷料相关知识和使用技巧呢?大多数医生是观摩其他医生如何操作,或从厂家技术代表那里学习。我们可能会模仿所学操作,或边做边学。在我过去工作的多年中,我吃惊的发现其实很多优秀的临床医生也未必完全掌握所需技能。




本节内容的目的是帮助你复习NPWT敷料使用原则,增加你技术应用的准确性。这些要点多从厂家指导原则中提炼出来。在临床工作中,使用NPWT之前务必要仔细阅读和遵循厂家的使用说明。


  1. 应用敷料前务必彻底清洁伤口床。证据显示NPWT可以降低伤口床细菌负荷,而使用前的伤口床清洁可以加强这一效果。此外,清洁过程可以去除坏死组织,以防堵塞海绵孔道或增加细菌培养基。对伤口床进行冲洗很有帮助,但切记一定要对隐藏的死腔例如窦道和潜行进行冲洗。




  2. 开始NPWT之前须去除失活组织,存在焦痂和坏死组织是NPWT应用的禁忌症之一。技术上来说,存在腐肉不是NPWT的禁忌症。然而,腐肉可以影响负压在伤口床的分布,也会有利于细菌的繁殖,因此通常的建议是在开始NPWT之前尽量多得去除腐肉。有些临床医生习惯于在泡沫敷料下使用酶清创膏。不仅增加花费,而且可能对于腐肉起不到多大作用,因为酶清创剂必须与腐肉有足够得接触时间才能发挥作用。而当负压启动后,药膏被很快从伤口床上移除,反而增加了堵塞泡沫孔道得风险。腐肉和坏死组织很多时,最好得做法是开始NPWT之前,多花几天时间进行充分的机械清创。

  3. 根据患者需要进行适当的皮肤准备。有些临床医生对于使用NPWT中的皮肤保护格外上心。他们会给周围皮肤涂上多层保护剂,然后把精心准备的膜贴在上面。正确的做法是只做需要做的,可以节省时间和钱。很多患者仅需要涂一层保护剂就够了。 对于完整皮肤来说无须使用无刺激配方(Non-sting formula)。针对患者需求对伤口周围皮肤进行个性化准备。

  4. 正确认识窦道填塞。窦道需要进行填塞,以避免窦道前端闭合和基底部血清肿的形成。填塞时不要填满整个窦道,基本原则是在窦道内放置“液芯”(Wick,类似烛芯)。这一液芯要贯穿整个窦道,允许窦道向其收缩,让窦道不断缩窄。液芯的制作可以用纱布条、防粘连接触层敷料或白泡沫敷料。当使用白泡沫时,确保其具有足够的抗张强度,以免在拉出时断裂。窦道填充材料的一端必须留在窦道口外,可以始终在伤口床上看到。

  5. 不要过分填充潜行区域。这一点类似于窦道填充原则。不要“塞满”,因为填充物过多形成的压力会延迟伤口闭合。但如果使用的泡沫敷料太纤细,抗拉强度不够。此时,可以用单层纱布或防粘连接触层敷料将其卷起来,可以方便去除。

  6. 填充伤口的泡沫敷料的量要适当。挤压泡沫敷料后放入伤口会使其对伤口边缘造成较大压力,进而延迟伤口收缩。敷料的裁剪要符合伤口的形状,尽量做到“量身定做”。面对不规则形状的伤口时,做到这一点有点困难。此时,可以将泡沫敷料事先剪成螺旋形,然后可以方便地依伤口形状进行填充。




  7. 不要试图“打薄”泡沫敷料。有些临床医生认为深度较浅的伤口应该用薄的敷料填充。生产厂家制造的泡沫敷料都具有一定的厚度,在负压作用下压缩后仍然具有一定的强度,可以让渗液通过。当泡沫被“打薄”,负压会使其过分压缩,导致负压无法均匀分布和影响液体在泡沫内的转运。人为打薄加工还会增加泡沫碎屑掉入伤口的风险。泡沫的高度超过皮肤不会有任何问题。需要用到桥敷料时,确保桥敷料足够宽,因为过窄容易被过分压缩。桥接敷料的宽度最好在4厘米左右。




  8. 不要过分牵拉薄膜。在用透明膜覆盖填充泡沫时,人们会不自觉地把薄膜拉得很紧,以便不在周围皮肤形成皱褶。这一点要避免,因为薄膜在皮肤上形成的牵引力会导致水泡的发生。

  9. NPWT仅仅是一个工具。很多临床医生在使用NPWT时,敷料放好后,开关一开,认为万事大吉了。从来不考虑不同设置下的效果有何不同。每次更换敷料后,务必要思考需要使用什么压力和模式。例如,连续模式在最初几天适合,但在治疗一至两周后应该转为间断模式,以刺激肉芽组织生长。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又需要回到连续模式。考虑一下针对不同部位和愈合阶段的伤口用什么压力最为适合。例如,很多医生面对新的腹壁伤口开裂,会先使用连续低压,一旦伤口基底部肉芽充分生长后,他们会选择增加压力,并转为间断模式。




注意:在每次敷料更换时,务必仔细清点和记录敷料数量,包括放入伤口的和从伤口中取出来的。仅仅把这些数字写在伤口薄膜上是不够的,一定也要在伤口记录中进行记录。每次敷料更换都进行认真核对,对患者和你自己都是很好的保护。


预防与NPWT治疗相关的浸渍


即便接受了系统的培训和不断的实践,在实际的临床工作中仍然会面对很多挑战。我常被问到的问题之一是如何处理NPWT治疗伤口的周围皮肤浸渍。作为常年在门诊和家庭医疗工作的医生,让接受负压治疗的患者“放个假”是常有的事情。有时治疗需要暂停几日,以便让皮肤有时间恢复。治疗暂停不仅可能延缓伤口愈合,也会增加家庭治疗患者来医院进行敷料更换的频率。浸渍在全身各处伤口均可能发生,但大部分同行告诉我下肢伤口发生的浸渍最严重。




想一想糖尿病对于下肢皮肤的影响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NPWT相关的浸渍很常见。糖尿病神经病变常引起皮脂腺分泌异常,造成皮肤干燥和易受潮湿损害。汗液分泌异常也很常见。此外,半通透的透明膜使汗液蒸发减慢,皮肤湿度会显著增加。一旦发生浸渍,糖尿病患者的皮肤恢复能力也较差,此时即需要暂停负压治疗。


预防浸渍涉及多方面因素,包含敷料的选择和应用、压力和模式的设定等。当我们审视这些因素时,你或许可以发现应对临床挑战的技巧。




皮肤保护(Skin protection):根据患者情况选择最适合的皮肤保护方法。皮肤保护膜湿巾或喷剂是预防浸渍简单有效的方法。这些产品可以在皮肤表面形成一层“会呼吸”的保护膜,作为敷料的粘附面。市场上同类产品很多,国内市场上3M和康乐宝等都有此类产品提供,每一种都有独特之处,使用之前须弄清楚所用产品的特性。使用皮肤保护膜时,先从伤口边缘开始,然后向外扩展至包含所有会被敷料粘附的区域,待保护膜晾干后再进行下一步操作。对于敏感和脆弱的皮肤可以施加两层保护膜。良好固定的透明膜可以有效防止伤口渗液引起的浸渍,但对于异常汗液分泌导致的浸渍没有保护作用,应加以区分。




压力设定(Target pressure setting):当出现浸渍时,许多医生会认为是由于渗液与伤口周围皮肤接触导致,因此会选择增加负压设备的压力值。此外,很多医生处理下肢伤口时,一开始就会选择较大负压。某些病例中,增加负压其实会加重浸渍。黑色泡沫敷料是疏水的,它的主要作用是液体的转运。然而,过高的负压会极度压缩泡沫敷料,将其孔道封闭,阻碍了它的转运能力,甚至会引起渗液的积聚。当伤口渗液较多,周围皮肤有浸渍风险时,可以考虑采用增加负压以外的策略。例如,对于大的伤口,可以在敷料的不同部位设置两个吸引端口,增加吸引的效率。


模式(Mode):大部分医生选择使用设备的默认模式(Default mode),即连续作用模式。然而,间断模式对于小伤口或高负压时预防浸渍有较好效果。不同厂家的间断模式会有所不同,但都是一定时间段(数分钟)的目标负压与短暂的大气压轮替作用。这种压力的交替可以让泡沫得以“放松”,使得液体更有效地被转运出去。


小伤口中的泡沫压缩:前文提到下肢伤口经常发生周围皮肤的浸渍,很多下肢伤口小而深。回想一下泡沫在高负压下被过度压缩而塌陷。当泡沫表面积较小时容易被过度压缩,压力作用在周长较小而深度较大(1-2cm)伤口时,由于敷料表面积小而容易被过度压缩,结果使得浸渍的发生率上升。为了避免此类情况的发生,可以采用“蘑菇”或“纽扣”敷料应用技巧,即在用泡沫正常填充伤口后,在其上面再覆盖一层稍大的全层后泡沫敷料,以增加泡沫表面积,避免塌陷发生。


尽管无法完全避免浸渍的发生,但使用上述策略可以减少浸渍的影响。在开始NPWT之前,一定要认真评估患者情况,考虑如何对皮肤进行保护,以及什么样的设备设定最适合。


应对NPWT引起的恶臭(Malodour)


很多应用NPWT的医生会反映很多接受负压治疗的伤口会出现难闻的气味,甚至恶臭,通常人们将其称为“VAC恶臭”。对付这些难闻气味时,医生们常常会选择暂停NPWT治疗,但这样有可能会延迟伤口愈合。让我们先来看一下引起恶臭的原因,再讨论可能的解决办法。




恶臭不仅出现在NPWT治疗的伤口,使用其它封闭性敷料时也会出现。在所有解释其发生原因的理论中,细菌负荷增加被认为是最主要的原因。


如前所述,在开始NPWT之前应该认真准备伤口床,彻底清创和清洁,去除腐肉等。腐肉是细菌的天然营养基,会让细菌繁殖变得容易,而细菌代谢的副产品包括氨和硫复合物。因此,在开始NPWT之前去除坏死组织可以降低发生恶臭的风险。


很多人对于将活性麦卢卡蜂蜜(ALH)与NPWT结合使用来减少恶臭很感兴趣,有很多问题。ALH具有降低细菌负荷的特性,因此可以减少气味。Edna F. Ganacias博士是这样来解释ALH减少气味的机理的:蜂蜜中的葡萄糖成份可以增加伤口的渗透压,因此可以吸引更多的液体到伤口床上,液体增加可以软化坏死组织而加速自溶性清创,坏死组织的减少使细菌负荷降低,气味因此减少。残留在伤口中的细菌倾向于代谢蜂蜜中的葡萄糖,而不是机体的细胞组织成份。葡萄糖的代谢产物是乳酸,因此不会有蛋白代谢产生的氨和硫复合物相关的气味。此外,蜂蜜产生的过氧化氢本身就有抗菌作用。然而,蜂蜜的使用增加了敷料的成本,且可能会影响负压在伤口床的分布。




回到伤口清洁的问题,人们都清楚敷料更换时对伤口床进行彻底清洁和清创的重要性。但在实际工作中,大家又很容易忽视这一关键步骤。我通常看到的情形是拿开NPWT敷料后,医生用湿纱布将伤口一擦,然后就将新的敷料盖上去了。大家可以想像这种操作方法对于伤口清洁的影响。


文献报道在NPWT治疗期间对伤口进行灌注冲洗可以减少细菌负荷。有些NPWT生产厂家会提供灌洗液,用于负压时或负压停止期间进行冲洗伤口。有些医生会将IV输液管与泡沫敷料连接进行慢速稳定地灌注液体,以期增加冲洗效果。David Armstrong医生创造了“Chemovac”一词来描述各种抗生素与抗菌剂与NPWT的结合使用。NPWT治疗期间进行冲洗不仅可以有效去除细菌,还能够软化腐肉以利于将其清除,且对于泡沫敷料的清洁也有帮助。




NPWT期间局部配合使用银离子敷料很常见,因为银敷料具有良好的抗菌特性。市场上有多种形式的银敷料可以与NPWT结合使用,包括泡沫敷料、伤口接触层敷料、粉末敷料、藻酸盐敷料和亲水纤维敷料等。在使用之前可以综合考虑其成本和特性,以便在达到最佳抗菌效果的同时不影响NPWT治疗的效果。有些产品可能会阻塞泡沫孔道,例如藻酸盐敷料,使用时需要当心。


因为细菌是造成难闻气味的关键原因,如何减少细菌负荷是NPWT治疗中必须要认真考虑的一个因素。治疗实践中必须根据患者实际情况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才能使所用方法达到最佳效果。




有效闭合窦道和潜行的方法


伤口负压治疗有很多潜在的挑战,常会出现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从伤口床上的腐肉与坏死组织,到各种隐匿的窦道与潜行,如果不仔细观察,常会被忽略。检查伤口时可以用钝头探针对窦道和潜行进行探查。我本人喜欢先用自己戴手套的手指进行探查(我的手比较小),可以轻易可以发现隐匿结构和异常情况。然后再使用棉签探查窦道或潜行的深度。一旦发现隐匿的死腔,必须采取适当的策略将其闭合。在此我们介绍几种常被临床医师采用的方法。




白泡沫(White foam)是NPWT中闭合窦道和潜行时常使用的材料。一些生产基于泡沫的NPWT的厂家会提供白泡沫,但不是全部。白泡沫具有亲水性,可以用于保持肌腱和骨头等部位的水分。泡沫的材料会影响伤口渗液在亲水性泡沫中的移行能力。采用聚乙烯醇(PVA)的泡沫必须保持湿润,否则会变得很硬,且会阻碍渗液转运。根据临床指南,通常建议使用PVA泡沫时需要增加压力。有些厂家生产聚亚胺酯(PUA)白泡沫,这种泡沫即便是干的时候也很软,对于渗液的通透性也较好,且无须增加压力。




当使用白泡沫填充窦道或潜行时,注意不要填充过多,把死腔塞得过“满”,要给肉芽组织的生长留出空间,让窦道和潜行围绕泡沫塌陷式生长。此外,要确保有足够的泡沫露在开口外,以便于在敷料更换时进行辨认。


尽管白泡沫很有用,但并不是常常能得到。即便在美国,Medicare和第三方机构也不承担该产品,因此临床医师必须寻找替代产品来填充死腔。比较容易得到的两种材料分别是纱布条(Gauze packing strips)和伤口非粘连接触层敷料(Non-adherent contact layer)。这些材料的优势在于窦道组织容易向其塌陷生长,但又可以防止血清肿的发生。然而,对于大面积的潜行,这些材料无法胜任;黑泡沫或许更适合,但有断裂的风险。在大面积潜行或长窦道使用黑泡沫的正确方法是用单层纱布或伤口接触层敷料将其卷成条,这一方法可以确保将黑泡沫完整取出,且对泡沫水分通透能力影响最小。


有些医师选择不对窦道和潜行进行填塞,而是选择从表面促进伤口的闭合。下面是他们遵循的步骤:


  • 仔细检查伤口,了解窦道或潜行的深度或范围;

  • 将死腔上面的皮肤覆盖透明膜;

  • 然后在其上覆盖全厚度泡沫进行加强,确保覆盖整个死腔范围皮肤,且与填塞伤口的泡沫相连接。最后用透明膜覆盖所有泡沫,按照常规NPWT操作规范完成操作。

  • 随着泡沫被压缩,达到目标压力,轻压死腔皮肤上面的加强区域,确保伤口已经密封。


这种方法的风险包括血清肿或脓肿的形成,因此使用时要密切监视。


隐匿的死腔在每次更换敷料时都要进行彻底清洁,去除碎屑和降低生物负荷。死腔的灌注冲洗较为困难,可以使用注射器进行冲洗。


要想要伤口彻底愈合,窦道和潜行的闭合至关重要。


NPWT与灌洗的结合使用


人们越来越关注伤口生物负荷及其对伤口愈合的影响。作为应对,产品生产商开发了很多不同种类的抗菌剂。抗菌液用于伤口浸洗或伤口清洁变得受欢迎。如之前章节提到,人们开始将抗菌产品与NPWT联合使用,期望通过减少细菌负荷来加速愈合。将伤口灌洗与NPWT结合使用变得常见。尽管两种产品已经在市场上存在多年,但是两种产品结合使用是由于人们对于减少生物负荷的兴趣导致。本章将要介绍两种灌注方法,并讨论增加灌洗对NPWT的好处。




当与负压治疗结合使用时,灌洗可以同时或间断进行。对于同步方法,冲洗液通过灌注孔持续注入负压敷料。毛细作用和随机力使液体向下流过泡沫到达伤口床,包括窦道和潜行,然后再向上被负压吸走。因此,形成了流过泡沫和伤口床的持续液体流。同步冲洗产品通常由同一制造商提供,也可以由熟练医师组合而成。由于伤口内液体增加,伤口周围皮肤可能会出现浸渍。设备的使用比较简单,但是使用者需要确定最佳的灌注速率。


顾名思义,间断灌洗是将灌洗液周期性的注入伤口。最大的特点是在灌注抗菌液时,负压会停止。间断灌洗需要医师决定注入的液体量,液体在伤口内停留的时间,以及灌注的频率。间断灌洗可能会更容易导致周围皮肤浸渍,且操作起来比较复杂。


将灌洗与NPWT结合使用最明显的好处是伤口清洁。但是清洁泡沫敷料的效果也同等重要。每次更换敷料将泡沫从伤口上取下来时,你肯定注意到泡沫常常是黏糊糊的。那是因为治疗的几天中,各种渗液成份例如纤维素和碎屑等吸附到了泡沫上,粘稠的渗出液被锁定在泡沫中。导致的结果是泡沫孔道被部分阻塞,负压分布不均,引流不畅。将灌注冲洗与负压结合,好处之一就是泡沫清洁。清洁后的泡沫使得负压分布均匀,肉芽生长更快。但这一点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证实。


除了清洁泡沫,NPWT中应用灌注冲洗会影响细菌负荷。如果生物负荷下降,慢性炎症状态和与伤口愈合延迟相关的生物化学物质都会下降。有研究证实两种灌注方法都可以减少生物负荷。


关于灌注冲洗,人们经常问的问题是“使用何种冲洗液体?”根据我的经验,我比较推崇使用抗菌液,我最常使用的是Dakin’s溶液。这种液体除了具有广谱抗菌活性外,还可以加速腐肉的崩解。近期的一项研究吸引了我的注意,有可能改变我的选择喜好。该研究探讨了同步灌注冲洗对于感染伤口(猪的急性伤口)的作用,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1]:如预期,单独使用NPWT较之传统敷料可以有效减少生物负荷,当加上灌注冲洗时,生物负荷进一步下降。但让我眼前一亮的是使用生理盐水和普朗特(Prontosan)对于生物负荷的影响没有显著差异。因此,使用生理盐水冲洗配合NPWT,或许与抗生素和抗菌液的效果一样,且安全经济。




灌注冲洗与NPWT的配合将会是接下来研究的热点,或许其具有加速伤口愈合和降低伤口治疗成本的潜力。在临床实践中,你至少应该在复杂伤口或没有按照预期进展的伤口上进行尝试。


1. Davis K, Bills J, Barker J, Kim P, Lavery L. Simultaneous irrigation and negative pressure wound therapy enhances wound healing and reduces wound bioburden in a porcine model. Wound Repair Regen. 2013 Oct 17. Vol. 21(6):869-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