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狂密与真密》第十三章 息增怀诛(30)

藏密观察 2021-04-06 12:20:08



第十三章 息 增 怀 诛



第一节 简介息增怀诛
第二节 诛法
第三节 行诛法后应以浊食施诸鬼神
第四节 修此四法前造坛所应注意事项
第五节 内护摩
第六节 诛法所遣金刚部主之本质



第一节 简介息增怀诛


密宗古时上师所长期集体创造之《大日经--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中,宣示息增怀诛等四种护摩之法云:《《…世间之火初,其子名梵饭,子名毕怛啰,吠湿婆捺罗;复生诃缚奴、合毗缚诃那、簸说三鼻睹、及阿闼末拏;彼子钵体多,补色迦路陶,如是诸火天,次第以相生。复次置胎藏,用忙路多火;欲后澡盥身,缚诃忙囊火;浴妻之所用,以瞢檗卢火;……拜日天时用,合微誓耶火;拜月天时用,所谓尔地火;满烧之所用,阿密栗多火;彼于息灾时,用那噜拏火;作增益法时,讫栗旦多火;降伏怨对时,当以忿怒火;召摄诸资财,用迦摩奴火;……随其自形色,药物等同彼,而作外护摩,随意成悉地。》》(《大正藏》18-43)



息者息灾,增者增益自身,怀者加摄诸资财、以及令异性欢喜,诛者降伏怨怼也。凡此诸法,皆是以服侍火神、烧诸物品,令其欢喜,而后遣之为吾人作事之法也。此法祆教中常有之,并以此为主要修行之法。密宗之护摩、服事火神者,是否源于祆教之法,尚待考证,亦复非余所欲辨正之者,故略而不言。



古有事火外道者,认为事奉火天乃是来世生天之法。彼等认为火乃种种火天之口,故以种种食物及日常用品而投火中,以供养之。彼等外道由因「晨朝礼敬、杀生祭祠、燃众香木、献诸油灯,如是四种,名事火外道。」昔时 世尊于尼连禅河边所度之事火外道三兄弟者,即是后来之大迦叶等三兄弟阿罗汉也。据佛教研究者所言:「密教之护摩法,无疑系袭自此类事火外道。」

陈健民作是说云:《《凡息增怀诛四种事业,一面调伏善心有情,一面慑伏恶心魔军,皆当由空智以摄归一体,由悲心以息除烦恼,由大力以拔其恶根;成佛度生,皆不可少。》》(34-77~78)。


此谓密宗有此四法,故认为由此能增益自身,亦能降伏怨怼及恶魔。谓之为成佛及度众生所必须者。



陈健民又作是说:《《…是以密法中,除以信力养成正行,戒力养成正德,定力养成正功,念力养成正智,慧力养成正觉外,别修气功以养成通力,红白滴以养成热力;乃至能烧除众生黑暗,增长众生之光明,息灭魔军之邪气。末世发扬佛法,尤不可少也。》》(34-78)



陈玉蛟教授于其著作中云:《《「息」是息灾,指能息灭横死、疾病、时疫、魔害、传染等灾。「增」是增益,指能增长寿命、形色、威光、势力、功德及所求事。「怀」即摄服,怀柔。「诛」,指祈祷鬼神加祸于敌人的诅咒仪式》》(6-263)



复次,于合修双身法(父母无二密修法)之前,亦须先修息增怀诛四法,故莲花生作是说云:《《收放手印不变橛者,修四事业,以息法寂八怖畏,以增法益福寿财宝,以怀法摄空行,以诛法制诸魔障;心中所欲空行勇士,如蚁集膻;一切空行母如母慈视,一切姊妹如我侍者;从心所缘,放四光等;当励力行,一切如意。身成光明,摄持三界,特别女子咸敬爱我,最后修大空乐(父母无二密修法之大乐与「空」双运之法)。》》(34-537~538)



修此息增怀诛四法之前须作火供,火供时之供物则以颜色区分之:《《四种息、增、怀、诛火供:息灾用白色,故其供品,多选白色食品、衣料、花卉,皆用白色。增法火供,多用黄色。怀法火供,多用红色。诛法火供,多用黑色。其它各项外色内德,举一反三。》》(34-40)



宗喀巴主张:若所请者是能依之天者,所须用物如下:《《请能依天:迎请须用阏伽(供养),故当先修阏伽。其器或用金银木石、或诸余物。一切吉祥谓赤铜器。若修息灾及上悉地,用大麦及牛乳。若修增益及中悉地,须用胡麻及酪。若修降伏及下悉地,用牛尿及粟米,或血阏伽。通一切羯摩吉祥者,谓用米花、涂香、白花、茅草、胡麻、净水,配合陈设。熏以烧香,诵前所说或明王咒,或总部心,或各部一切羯摩咒,或诵迎请真言七遍、加持阏伽。次向前面绘像等处礼拜,以膝着地,诸指内交仰手向上竖二食指,摇二大指结召请印。诵云:「由信三昧耶,世尊请速降,受此阏伽供,唯愿爱念我。」次于咒尾加诵「颚黑耶曦」。捧阏伽器,若是佛部,齐额供献;于余二部,平胸及脐供献。观想自行智尊降临。所用真言,『苏悉地经』迎请品说:以明王真言请天子,以明妃真言请天女,或以各各咒请。……》》(21-84、85)



宗喀巴又云:《《息灾增益降伏事业,如其次第,以「如来部、莲华部、金刚部」而修。上品中品下品悉地,亦如是修。息灾者,谓能息灭横死、疾病、时疫、魔害、传染等灾。增益者,谓能增长寿命、形色、威光、势力、功德,及所求事。降伏者,谓杀逐等。修行时节,谓于腊月、八月、正月、二月、四月白半月,应修上品悉地及息灾法,腊月无诸难事。又息灾多宜于秋季,如是增益宜于冬季,降伏宜于春后。又修中下成就,于前五月之黑半月为宜。又修上中下品悉地,及修息灾增益降伏,时分如次:应于早晨、初夜、日中。又息灾法,从白半月初一至十五日,增益从月半至月半,降伏应于黑半月修。……坐相,修息灾法宜莲花坐,修增益法宜吉祥坐,修降伏法宜足压足。面则如次向北、向东、向南。》》(21-108)



宗喀巴又补充息增之法云:《《阏伽器者,论云:「金银铜石木,珠母及瓦螺,叶钵为浴足,洒漱阏伽器,或于余器中。」正说九种,余者亦可。总续虽说此等为阏伽器,然实亦是余水之器。此如难胜月云:「此皆阏伽支,故说阏伽名。」内物及真言者,若息灾者则用大麦、牛乳、白花、茅草、胡麻、炒米及和以甘露之白色香水,此等称为阏伽七物。诵「嗡啊吽」部主真言,甘露瓶咒七遍或百八遍而为加持。若作增益用者,则以胡麻、酥酪、黄花、茅草及和甘露之黄香水,如总续云:「次注妙香水,智者以手洒,用烧香善熏,心意善持诵。」而作持诵。》》(21-313)



复次,护摩之供品、时辰、方位、安灶之法,如陈健民所说:《《……各种护摩供品,普通供品如五谷、五绸、五宝、五香、三白、三甜外,其它特别的供品,随其四种事业性质不同,而分别预备之,则不宜供也。此就供品而言。 自等四法,必分别于晨间、上午、下午、晚间四时分别举行。今同时举行,则四种事业不能偏重一点,以求速效,故必分别举行。此就时间而言。 由所修本尊不同,故其方位亦异;又因事业不同,故其应向方位亦异。此就地位而言。 四种火供,各有安灶之法及其灶之形式。圆、方、半月、三角,皆顺各法特点而定其形式。此就灶式而言。》》(34-174-5)



所供之对象:《《所修本尊各有特性。或长于增财,如毗沙门天王火供;或长于摄持,如咕噜咕哩;或长于息灾,如绿度母;或长于除病,如药师如来;或长于证德,如胜乐金刚;或长于忏罪,如金刚萨埵;或长于除魔,如麻哈嘎拉;或长于加持,如释迦文佛。》》(34-174-1)



男行者修怀法之目的在于与明妃互相之间更增融洽(女行者等同此理),是故修怀法时之供养对象,主要为胜乐金刚等双身「佛」。然空行母亦属怀法所供之对象,于密法中,空行母亦等同于「佛」故,是故有师云:《《夫法有息灾、增益、怀爱、及诛伏四种。上乐王系诛金刚,每一本尊皆有息增怀诛四法。怀金刚用红色,古噜古利亦是怀金刚。怀法之佛甚多,那洛空行母、其中之一耳。彼以怀法成就者,即属怀金刚之列。》》(62-58)。此谓怀法中之那洛空行母亦是密宗之「佛属」,等同于佛。《楞严经》中 佛所斥之「男佛女佛」者,盖指此也。



修怀法者,所供之物,当以象征男女两性之性器官者,及以能增进性能力者,为其所供之最上妙品,密宗上师认为如是等物有助于双身法之性功能故:《《以海参代杵(代表阳具),以大蚝士代莲(代表阴户),以其形式相似,且其阴阳性质相似,加入怀法火供,岂有更妙者乎! 大虾米干,此物又红又勾,又为鱼类,此三条件皆合怀法火供原则。 合欢皮、百合、钩藤、阳起石,其名甚合怀法意旨。……三鞭酒可加入怀法中。》》(34-175)



若欲合修双身法前,应当先修密供,密供又名「交合供」:《《现分有境方便佛父之自性与境空性智慧佛母之自性,此二者双运无别,是一切大、本来交合,以如是相合所生之大乐味,能令一切坛城餍足,彼能知佛父佛母相合众各自双运。单尊天女众则以隐有种性主或佛父之手印天杖转化为双运之殊胜融乐,渐次圆满上降下固之大乐智,心住其上后,观空乐智生于相续,并持「与一切尊之随贪无别」之佛慢。》》(158-225)



此乃以观想之法,观想佛父佛母受乐、并观想彼等乐空双运而生佛慢等;藉此观想令自己生起欲修双身法之意愿,亦令将欲与己合修双身法之对象,能于自己生起好感、而愿全力配合。作此密供时,诸方夜叉、罗剎、鬼神等,必定与此火供相应而受感来赴,或受感而驱使某女(某男)前来,成此好事,彼鬼神等便可于此男女淫行中而受淫液精气之食。是故欲修双身法之前,须先供养诸「佛菩萨」(其实乃是夜叉等所变现之佛菩萨形),而供养「诸佛菩萨」之物则以和淫行及增强性能力有关之物为主,物别是五肉及五甘露(五肉与五甘露等详前第一辑中所说);乃至密供时之观想「佛父佛母」交合受乐等。此交合供乃为双身合修之法,预作准备,乃是怀法也。



第二节 诛 法


行诛法者,所诛之对象有二:一者自身之烦恼及我执,此若多行则于己于人俱皆无妨;二者藉诛法而驱遣鬼神诛杀他人,令其人立刻殒命,或令其人短寿。若是诛杀他人者,行诛法后,必须以迁识法观想被杀者往生诸佛净土。



诛杀自身之烦恼者,行诛法之前,先须作诛杀供:《《所诛为自具本尊性相之能所分别,以其为牵引轮回,是障碍证悟无二智之敌,彼以何诛杀?即以「离执着分别智」之兵械,诛杀自相续中之「二执着分别」于无生法界中,是一切大、本来诛杀之义。于其状态中,超度十恶不赦之敌,造恶业因之众,因其必生难忍苦果之故,以大悲动机,藉通达自己与所诛者体性不成立之「如虚幻、光影般」而诛杀,并以一切分别聚融入法性界中,观轮回涅盘平等性界中一味。》》(158-225、227)



又如:《《识以锐利矛剌外境傲慢众,识如凿断内烦恼,识如劲风吹分别云层之三力,共九种具全,以九吽字生起后催请事业,所对任何「敌障」直接明现勾摄融入,「见」法性之城堡,「修」禅定之会遇,「行」具悲心命(根)而行诛业,如续云:「运悲诛杀三昧耶,非为杀戮及压伏」,其基础之动机为悲心,时之动机于不为瞋恨间断状态中,不颠倒之要诀是明观自身为黑鲁嘎,不迟碍要诀为观金刚橛胜子,不散漫故直指「麟伽」刍相中;「寿濯」者,所缘之心内神识命根实有,以金刚橛(普巴杵)绞合后,以其出光芒勾召十方诸佛子俱之一切加持能力入金刚橛,令成具能粉碎三有之能力,直指神魂处,渐指诸根门,剌其心间;……复次,浊身所依为男自右足起,女则自左足依次切截,洒甘露,以噉食莲华骷髅男女及变化众俱,以诛供及舞蹈之态呈献予坛城天众,令欢喜普具咂咂食声,争食嚷嚷而享用。



……如是,以取寿命精华为自满足,迁识为敌满足,呈献血肉为天满足,具此三满足诛杀之果,本尊所依身心骨肉,三种和合差别是诛杀业之仪轨。……久美多杰云:「观勾召摄住后『敌障之血肉』融入食子成甘露,具誓众无余争相噉食享用。」……「应誓」时,复洒药血加持,常课为于男女中性三续之具誓众献食子之法作供;特别诛法时,则抛施咒物。》》(158-365~371)



诛法之修法:《《八大黑鲁嘎释云:「佛父佛母交合际中,出无量嘱咐忿怒众,于升现我执分别形色及二执敌障众,以各种兵械诛杀,献予天众之口,自我诛灭于无自性法界中。」》》(158-227)



如是诛法乃欲诛杀自己之无明及轮回之因,乃是妄想者之修行法门也。彼等所言,处处充满邪见妄想,亦复不解「天法界」之实情也。



譬如「无量嘱咐忿怒众」竟需出于「佛父佛母交合际中」,已堕密宗之根本妄想中--妄想一切法皆出自欲界两性之交合。如是妄想,脱胎于婆罗门教之性力派邪见之中,今之印度教思想亦来自同一法源,悉以男女交合作为世间一切法生起之因,是故此一性力派思想皆堕性器官崇拜之邪思中;如是性力派性器官崇拜之邪思,观乎印度教各庙门前所设之石磨、及石磨中央之支柱等象征,即可知其意也。今者密宗之诛杀供中所说诛法所遣之忿怒众,仍需出自所观想而现之「佛父佛母」交合之际,是则此一邪思已可知也。



以诛法诛杀自己之烦恼,乃是妄想;譬如此诛杀供中所欲诛杀之「我执分别形色及二执敌障众」,仍是出于所观想而现之「佛父佛母」交合之际,而非出自往昔所熏种种邪见及贪着,是故所诛杀之烦恼实非自身之「我执分别」,亦非「二执敌障众」,此二皆是由于自己之观想所出者故,并非真正之我执分别故,并非真正之「二执敌障众」故。



复次,我执及分别,此二法皆永远不可能有形色;而密宗竟说此我执及分别等二法可由观想而变成有形色之法,然后诛杀之,不应正理。由此种种邪见而生观想诛杀之法,故说密宗所诛杀之法(诛杀我执及分别),乃是于无法中观想有一「我执及分别」之「形色」生起,而后再以观想之法诛杀之,此名妄想也;所观想被杀之形色绝非真正之我执及分别性故,所观想能杀之「杀性」亦非真实故;如是,能杀与所杀既然皆是妄想,云何如是诛杀烦恼之妄想法、可为诛杀烦恼之实法?无是理也!



密宗妄想藉由诛法而灭自身之「修道所应断烦恼」者,乃是虚妄之想,乃是无中生有之后,复破此无中所生之有,于佛道修行上绝无实质可言,唯是自寻烦恼之戏论尔。譬如有人因欲消除肚饥,而不求觅饮食,乃竟离众独住而作观想,观想「肚饥」之法以形色出现,然后观想有一能杀肚饥之勇士、从本尊父母交合之际出现,将彼肚饥之形色诛而杀之;出于观想境后,便向他人宣说:「我今已杀肚饥,我之肚饥已被我永杀,尔等可从我受学。」



密宗亦复如是,妄想观想之法可以将我执与分别观成形色之法,妄想观想之法可以诛杀我执与分别;其实完全错解我执与分别之法,然后却来正法大众之中,高声宣扬其邪见,谓其法为最殊胜之法,谓为佛灭后再来示现之报身佛所说、胜妙于应身 释迦所说之最简最胜妙而最易修之法,妄谓可以即身成佛。如是以假作真、一表万里之邪说谬思,而号称最最上根之密宗行者及诸上师,竟不能了知其谬思,真乃普天下之最大滑稽事也。



复次,分别性不须诛除;佛所说之舍弃分别者,乃谓不如理作意之分别性,谓邪分别也,非如密宗所说之诛杀一切分别性也。譬如诸佛菩萨示现于人间,悉有分别,是故能知善恶、能观众生根器、能分别诸法法性而为众生宣说,非无分别心也。又:「无分别智」者,既名为智,当知非无分别;若真无分别,则成白痴,焉得名智?是故,密宗一向错解佛意,每欲将意识心修除分别性,故藉打坐而欲修除意识心之分别性,或藉双身法之淫乐一心而欲修除分别性,或欲藉诛杀之法而诛杀分别性,皆是错会佛法之人也。



是故诸佛菩萨所证之无分别智,乃是以本来能分别之意识觉知心,分别自己之真正无分别心--自无始劫来即不曾起分别性之第八识如来藏心--证知此第八识之本来无分别性,而了知意识自己之虚妄,故断我见及我执--断除虚妄分别、证知真心之本来无分别,是名证得无分别智。



是故证得无分别智时,无妨意识自己仍有分别,而现观第八识真心之无分别性,如是意识分别心便生起般若慧,了知般若经之旨意,此慧即名无分别智(意识之分别性仍在,因证得本来无分别之第八识如来藏而生起般若智慧,远离邪分别);乃是一向即能分别之意识,与一向即离分别之自心如来藏识同在,非如密宗古今诸师之欲将意识分别性修除也;意识现起时必定能了知六尘故,了知即是分别性故,别境五心所法即是意识相应之心所法故,佛地亦必定有第六识而具有分别性故,佛非「不能分别之白痴」故。由是正理,故说密宗诛法所诛之「我执分别形色」,非是佛法中所说之我执与邪分别,亦非真能诛杀我执与分别也;故说密宗所传诛杀我执等法,乃是虚妄之想,与佛道修行完全无关也。



诛杀他人者,如云:《《至于无上密部不共之诛法,世人罕知其意含,故余择要条举于下:一、发心必为维护正法,不夹私怨。 二、对象必有破坏正法之行实,且为弘扬正法之重大障碍。 三、虽是诛法,减彼寿命,而有超渡之功能,能迁彼识至佛之净土。 若是因私怨而妄修诛法,或并非欲毁灭佛法之重要公敌,而对之行诛法,则行者反自招早夭之恶果,因惹护法不喜故。陈师生平只曾修诛法一次,以诛灭其自己之我执。故行者对于诛法,宜避免轻试。至于冒滥者,自其咎,吾人在此已先行警告,只有悲悯其愚,代其忏悔而已。》》(34-319~320)



虽然诛法确是虚妄之法,但密宗诸人信以为真,故主张不得挟怨报复而行诛法,亦限制修诛法者之所诛对象必须是破坏正法严重之人。然而密宗古今法王上师诸人,却万万不曾料到:西藏密宗四大派法王自身正是破坏佛教正法最最严重之人,早应以此诛法诛杀自身之无量邪见与种种妄想。余今将密宗之种种邪见与妄想,加以辨正而披露之,密宗诸师及诸行者,普应速速修彼诛法,诛杀自己之邪见与妄想,然后归投显教正法之中,努力弥补往昔由于无知所造「无意之中破坏正法」之恶业,改修显教正法,永离密宗邪见。



诛杀他人者,复有其余限制:《《不得为本国侵略他国而举行诛法火供。不得为好杀之政治野心家举行怀法火供,以增长其权位,而增加其杀人机会。不得为邪业施主--如贩卖鸦片、白面、吗啡等施主,举行增长财利之增法火供。不得为未断杀戮家禽之施主,举行长寿火供;彼长寿一年,必多杀害若干家禽;发愿断杀者,则可接受。》》(34-177)



行诛法时,须于夜间行之,并不许他人观见:《《息增二种火供,可容人参观。怀法所用供品,恐人批评(以生鲜之血淋淋五肉及五甘露作供品故,五甘露乃是邪淫及极秽之物故,详第一辑举说);诛法所行各法,恐被泄漏(行诛杀他人之法,皆不欲为人所知故),宜避免他人参观。诛法常在夜间行之。》》(34-178)



行诛法之后,应念百字明消罪:《《一切供品皆当保持清洁、整齐、完美,供后宜多念百字明,以忏除供时一切大小过失。》》(34-178)。然而诛杀他人后念百字明者,其实不能消除过失,百字明乃是鬼神所传法故,无有功德能消他人过失故;后当别述,此勿先举。



第三节 行诛法后应以浊食施诸鬼神

 

修诛法后,须以浊食施诸鬼神:《《又:亦有说「息增怀三法中,净食置浊食(密宗行者享用饮食时,不可全用,须留少分,逮自下而上收后,成「浊余供」,而供鬼神)上;诛法,浊食置净食上。」



阿阇梨若具「见地密意(已确实证得双身法之乐空双运密意)」者,持主尊佛慢,观父马头明王、母瑜伽女之交合际中流降菩提心甘露(流降佛父母交合淫乐之淫液),混合三昧耶后噀津(以酒混合自己于双身法中受乐而有之淫液--又名三昧耶甘露--而以口喷于供物上);一般以洒药血亦可加持(洒药血亦可加持所供之供物)。守护时相及冲犯故燃灯火,呼唤下七处名号(呼唤罗剎等下七处鬼神名号)后,供养并嘱咐事业(嘱咐彼等作诛杀他人之事业),彼众以随念三昧耶(彼鬼神众随念此咐嘱而如住定一般不敢忘),于我顶戴如髻珠般,无碍成办任何嘱托之事(能诛杀他人而无障碍)。最后事业金刚(此谓修诛法之人)戴冠着履,至修室外七十步之地(行至修诛法室之外七十步处),为罗剎煞栏处(此处为供养罗剎所设之栏),放置(放置供物)复又漱洗食皿(放妥后复又以瓶水冲洗供物之盛皿);此处说漱水(献余供食予室外七十步之罗剎后,以瓶水冲洗盛皿时之洗皿水)不需回施,最后上七处(天众)之五种姓摄入自身,余宾客(其余邀请来之上七处天众等宾客)归逝、渐销。



又:略有不同者,真实坛城仪轨云:「观余食上七处天众立即明现,由食子天众现种种供施而作供养天众;食子天众融入自身已,观食子汇成甘露海。其次迎请下七处众,供五种姓聚会,且于浊余噀津后回施(于浊余供之物品上,以混合自己双身法中受乐而有之淫液─又名三昧耶甘露─而以口喷于供物上,用以回施之)。」》》(158-357、359)



以上所述即是修诛法后,应向诸罗剎众等慰劳,是故应以浊食噀津而供罗剎等凶狠贪淫之鬼神。复次供罗剎之栏不可设于室中,必须设于室外,并须远至七十步外,不令彼罗剎等鬼神接近自己之住处,以免后患。此是密宗修诛法者之共识。



所谓佛慢者:《《夫起分之精意,在于佛慢坚固。何谓佛慢坚固?即行者自观为佛,一心不疑是也。如修此法者,即自观为那洛空行母,一心作此想,丝毫不怀疑。如有人向己顶礼,即想自己心间放光、消除来人之罪业魔障,毫不犹豫怀疑。如修法而不自观为佛,必无是处。》》(62-61)



然而此诛法所观天界众生受食子(以食物捏成一团名为食子)之供养者,其实无义;谓欲界诸天之天人,彼等日常所受五欲及饮食,皆胜妙人间多倍,何有肯受人间粗食之供养者?譬如大富长者日常饮食精妙,不肯接受乞丐向他人乞来食物之供养;诸欲界天之天众亦复如是,岂肯受人间粗食供养?是故以彼食子供养天众等,受供者实非欲界天众也。



亦非色界天众来受彼供,何以故?谓色界天众不食欲界六天及人间之饮食,日常亦不饮食,唯以禅悦为食、长养天身,故绝非色界天人来受彼供。更非无色界天人来受彼供,无色界天人无色身故不受任何食物,唯是识食;复又常住四空定中,不与人类之祈求相应,焉有可能来受人间粗食之供?无是理也!是故诛法所供「天众」者,乃是大福鬼等鬼神众,绝非天人前来受供也。



密宗所说「佛法」自始至终皆以双身法为其主轴,是故乃至修诛法而欲诛杀他人时,亦仍以淫液等五甘露而用口喷于食子上,以供鬼神;诛法所遣之鬼神乃是罗剎、夜叉之属,彼等皆好乐血食及人类淫液精气,是故仍以彼法而供养之,须以此物方能差遣之。诛法如是,息、增、怀法亦难免淫液甘露之供焉,若有人不以五肉及五甘露而行火供者,即非如法修荟供者;有智之人由此可知密法中息增怀诛等火供法之邪谬,亦可了知密宗法义之邪谬也。



一般而言,息、增、怀、诛等四法,通常分别举行,不宜同时举行。然在藏地亦有四法俱举者:《《息、增、怀、诛亦如初、二、三、四灌。在西藏亦有混作一次举行者,如噶马巴不动金刚所造《速成四种事业》一书,即将息等四法,混编一起而举行之。贡师曾应湘人请求译出,本人以为不合法理。》》(34-173)。此是例外之说,故陈健民以为并举之说不合法理,违于世间常理故。



第四节 修此四法前造坛所应注意事项

 

行此息增怀诛四法之前,应先造坛。造坛亦有诸多应注意之事项--譬如寻地,宗喀巴如是云:《《『总续』中说:非处绘坛者死。故当观察处所可否作坛。『鬘论』中说东方绘坛、国王死伤,国多灾患;南方所为者死,西方阿阇梨死,北方入坛者死,火方(东南)降雨,罗剎(西南)饥馑,风方(西北)风雨;近塔则死,近有龙处则发洪水,树阴、死亡幼童。知彼众过,避前一切,当于城邑、村园、寺庙、居家自在(东北)方作。或于悦意东北方偏北而作。》》(21-177)



宗喀巴又云:《《『金刚空行经』四十六品云:「寺院与园囿、山巅及盘石,宫殿等顶上,尸林及天祠,凡此诸地址,经中咸赞许。」谓在寺院等内作法,不须观方。》》(21-178)。此谓若于如上所说之地点而修息增怀诛四法而造坛者,不须观察方位,随意皆可。



寻地时,应以种种观法,观察彼地是否可用?是故宗喀巴又云:《《用土观者,如鬘论说:掘穴一张手量,速以原土填满,有余者善。总续则说:掘没膝量,仍填原土,若有余土即有成就,反尔,不应作法,作则招苦、不获善果。又金刚手灌顶经云:「智者掘肘许,咒师以所掘,原土而填满,有余为最上,平满为中等,不满则应舍,不应于彼修。」



用水观者,鬘论中说:即于前穴再掘一手量,满注净水,他去百步返回观察,水满则善,水减应舍,若有声响、表有龙难。金刚空行经说:东行百步转回观察,水满者善,涸者应舍。释论则说:涸至半量以下者凶,余者良善。又说:水若右旋者上,不旋者中,左旋者舍。若有魔碍,以甘露、军荼利、辟魔钉、金刚橛(普巴杵)。三昧耶论师说:掘孔注水时诵甘露军荼利咒,向东行时诵三字咒(嗡阿吽)已,由方相观知可用。……。



色观者,如金刚手灌顶经云:「白色修息灾,许红为自在,当知黄增益,黑修猛利行(黑色宜修诛法)。」(21-178~179)

觅得适宜地点时,应向地主乞地借用,并须供养基地诸鬼神、获其同意,故宗喀巴云:《《总续中云:「得地主听许,轨范绘坛场。」此说须得地主听许。是故观知可用之地,若属王等,当从现主乞请听许。次于上午先行施食,于所观地用妙香等作曼陀罗,善修曼陀罗轮而为供养,举升虚空。次于彼处地祇神等奉施供食,如是三请「住此诸天龙,药叉罗剎等,我今乞此地,建坛汝应施。」次诵:「嗡姆集利娑诃,嗡摩哈尼娑诃,嗡当底利娑诃。」口咒左手二十一遍。供养世间自在为先。头南面东,着新净衣、卧洁净处。若梦凶恶,可诵甘露军荼利咒,胜解一切诸法胜义无性。或再观梦。若彼施与或未遮难,可用其地,遮则莫用。次日上午白前举虚空诸尊,请其听许。午时修守护轮,钉诸魔碍,或烧猛利护摩、驱逐魔碍。若如后作,则为守护弟子。午后当在火界(东南方)灶中举行息灾护摩。用一切业咒加持之芥子水灰,于彼洒净。次结金刚跏趺,修如下所说之地神:先献浴足、漱口、阏伽、供品。诵「嗡请来」及「救护」等,三返祈请。想彼答云:「可如是作。」举升虚空。》》(21-179~180)



如是作已,尚有净地之法,应须知之;谓一、掘净地:除地中之地箭,即诸剌、骨头及诸不净物等。二、以咒而净,并于台之中心点掘一小穴,安置谷宝等,诵咒加持,此名安地库也。三、善观蟒神而作不同之掘地法,「若掘蟒神王,所压九分土,丧父母子女……」等,故当善观而作。四、须修天瑜伽,自观为天身等,并向天众启白,然后举坛作法。五、复须生起天慢,召来魔等、而以普巴杵及咒钉住彼魔,令其不能为碍。六、作金刚步、行天众之步,而行此四法等。此中细节极繁琐,所为皆是与鬼神相应之世间法,与佛教法义无关,故不录之。密宗行者欲知者,可径阅宗喀巴着《密宗道次第广论》自知,此处从略。



修此息增怀诛四法之时间,亦有一定限制:《《总续云:「以正寂静心,于寂静时日,而行咒迎请,如意得成就。」又云:「凶日与非时,非处无轨则,智不应绘坛(若有智慧者,即不应以诸色沙绘制坛场),绘者决定死。」又云:「一切续仪轨,须臾而吉祥,常于吉祥日,主吉而绘坛。不吉时作事,全无成就者。」此说善恶时日于作坛法有大利害,故应观察。



应于何月中修?如总续云:「自仲秋十五,至季春月圆,智者于此时,如法绘坛场。为除碍治病,及自修诸坛,夏季亦可绘,智者不须观。」此说七个月中可作灌顶坛场,余坛夏季亦可作之。

七月上下弦、何时作?及上弦何时作?前经云:「智者于所说,诸月上弦中,十五或十三、初八或十四、初十与十一,或于初一日、初五及初七、初三亦可作,于此十日中,善绘曼陀罗。下弦吉期中,绘坛亦无妨。」善住经云:「若与宿曜合,黑月亦可行。」



何曜可用耶?前经云:「木曜与月曜,金曜日曜吉,作诸猛利事(可作种种诛法),余曜日亦可。」宿可用者,即前经云:「鬼柳与氐星、轸角及娄尾,于此诸日中,绘坛最吉祥。彼等主寂静,是诸吉祥宿,智者应绘坛。凶日作猛事(若欲修诛法者则于凶日绘坛而作)。」



诸凶结合(二十七结合中有八主凶)与凶作用(十一中有一凶),亦应回避。余殊胜时如总续云:「日蚀与月蚀,及有奇相时,并于神通月,精勤绘坛场。」又说用具完备(仪轨中所须之用物悉皆完备),信心深厚,精勤事业(修法者应每日精勤修双身法),无诸损害,花果繁盛,以及弟子承事师长欢喜之时,亦皆可作也。『苏悉地』说:师长欢喜时所授诸咒易于成就。鬘论说:于如是吉日上午作绘坛事。》》(21-175~176)



如上宗喀巴所言,乃是捡择时日及处所之法,若符合者,即可绘坛场而作息增怀诛等四法。于修此四法时,若有需用数珠者,所用数珠亦因所修四法之异而有别:《《…至疲倦时当修念诵。念珠之料,结合经第三十品云:「泥珠母珍珠,及余白界等,于息灾羯摩,数珠殊胜相。金银与诸铜,以及莲花珠,增益法殊胜,知者应数用。红花等妙香,一切香和丸,善为制造已,许为爱敬用。金刚子患子,如是男子骨,用修降伏法。」白界谓骨。等者谓白石及余白珠等。四座经云:「红花或余香,各别或一切,作丸复染色,许为爱敬用。」金刚空行亦说用珊瑚及紫檀。男子者指人。通一切法皆吉祥者,如前经云:「息增爱降伏,菩提子皆通。」念珠之数,即前经云:「修咒用五十,爱敬彼半数;息灾用一百,增益再加八。降伏用六十,持配诸羯摩。」言修咒者,谓随顺诸羯摩,即修一切业咒。念珠之索,金刚空行经说:用金丝或童女所捻绵线九股为索。》》(21-525)



如上所举宗喀巴之言,为密宗行者欲修息增怀诛四法时,所须注意事项。此中有许多知见乃是妄想,及与鬼神相应之世间法,无关佛法,非是学佛之人所应为者。而彼密宗行者欲藉增法而得增益其世间财报等者,悉不成就。此因世间财报,要依往世之布施为因,而成就此世依报;及此世之努力为缘,然后方能得此世之财报,非由密宗诸师所修之增法能增益之也,此乃三界中之因果律故,违此因果律者所为即是妄想故。



第五节 内护摩

 

密宗古时多代祖师长期创作结集而有之《大日经》中说,护摩有二种--内护摩及外护摩:《《护摩有二种:所谓内及外;业生得解脱,复有芽种生;以能烧业故,说为内护摩。外用有三位,三位三中住,成就三业道,世间胜护摩。若异此作者,不解护摩业,彼痴不得果,舍离真言智。》》(《大正藏》密教部18-32下)



内护摩者,相对于前四节所举,为修息增怀诛四法所作事火之法,说彼为外护摩,说此为内护摩:《《复次于内心,一性而具三;三处合为一,瑜祇内护摩:大慈大悲心,是谓息灾法;彼兼具于喜,是为增益法。忿怒从胎藏,而造众事业。又彼秘密主!如其所说处,随相应事业,随信解焚烧。》》(《大正藏》密教部18-43下)



《《…眼耳鼻舌身,及与语意业,皆悉从心起,依止于心王。眼等分别生,及色等境界,智慧未生障,风燥火能灭;烧除妄分别,成净菩提心,此名内护摩,为诸菩萨说。》》(《大正藏》18-44上)



外护摩者,所谓息增怀诛等四法,皆悉必用诸物而焚烧,以供「诸佛菩萨」及诸「天众」与诸鬼神、罗剎、夜叉等;藉彼焚烧诸物为供,而由诸鬼神为密宗行者成办诸事,是名外护摩。如是,「内护摩」者,谓仿效外护摩之「事火法」,由密宗行者自心而作观想--想息增怀诛四法成就,及想业障、妄分别等消灭,而生智慧、成就净菩提心。



此乃虚妄之想,何以故?谓观想之法唯是内相分,绝非心想自身大慈大悲即能息灾,要须于诸事相真实利益冤家债主,因此而消彼怨,然后灾息;或于诸业之因,造诸能消彼业之因,而后能消,非由观想之法而作护摩者所能消之也。息法如是,增、怀、诛法亦复如是,皆非由自意之观想而能达成目的也。故说密宗所言如是内护摩者,乃是妄想者所说法。



复次,如上所举《大日经》中「大毗卢遮那佛」所说:经由观想之法,而烧除往昔及今世所造身口意诸业,并烧除虚妄分别者,皆是虚妄之想。此谓犯戒之戒罪可依忏悔之法而灭除,然业种乃是性罪,必须受报方得灭除;或因世间业行中真实利益怨家债主--确实作诸补偿怨家债主诸事,令彼等平复怨心及生欢喜,然后乃灭,非可如密宗诸师所说之经由观想而灭除也。



复次,虚妄分别之灭除,要依亲证二乘菩提--现观十八界空相无我--方灭解脱道修证之妄分别。要依佛菩提道之修证--亲证第八识如来藏而领纳其中道性、涅盘性--方起般若慧;起般若慧已,对于佛菩提道之虚妄分别始灭。密宗《大日经》中「大毗卢遮那佛」所说:欲藉「内护摩」观想而灭诸虚妄分别、出生智慧者,乃是妄想者所说,绝非真正之 大毗卢遮那佛所说也,乃是密宗古时上师集体创作后,假名为大日如来所说者。所以者何?若有化身佛出现人间,尚且不说如是妄想法,何况法身佛之 毗卢遮那佛焉有可能说此妄想之法?无是理也。复次,报身佛所说者,纯说一切种智妙法--如来藏所涵一切种子之智慧--纯说唯识等一切种智妙法,尚不说二乘解脱道及大乘般若中观诸法,何况说此「内护摩」观想灭罪之邪见妄想法?



如是等妄想法,而由密宗所说之「毗卢遮那佛」口中说出,可见彼《大日经》所说之大毗卢遮那佛绝非真正之 大毗卢遮那佛,而是密宗诸师以自己之妄想、托言为 毗卢遮那佛之所说也。由此亦可证明《大日经》乃是伪经,绝非 佛口亲说者也,何以故?谓彼经中「毗卢遮那佛」所说,唯能说缘起性空表义、而不能真解缘起性空之真义故,彼经中之「毗卢遮那佛」实非真证解脱道者故,错会解脱道之正义故。



复谓彼经中「毗卢遮那佛」所说,不能触及第一义谛根本之如来藏法,而以缘起性空说为第一义谛之空性故。如是所说,尚不及大乘初见道者(初明心者)之所说也,何况能言及通达种智之初地菩萨所说法?不知、不及大乘初见道者所说之般若慧,焉得自我高推为显教行者所不能知、不能学之无上密法?而名之为法身佛之 毗卢遮那佛所说法?颠倒之至!是故,密宗所说内护摩之法,不可信也,本质完全是虚妄想故。



第六节 诛法所遣金刚部主之本质

 

密宗诸师修诛法时,派遣出去杀害众生之「金刚部主」,其实只是山精、鬼神、夜叉、罗剎之属--皆好乐鲜血生肉等食及淫液等不净物故--遇我身旁护法龙天诸菩萨时,唯能恭敬礼拜而退,皆无所能为也;何以故?谓此等「金刚部主」皆好乐不净物故,皆好乐生鲜之血食故,乃是欲界中层次甚低之鬼神故。密宗行者若修诛法而派遣「金刚部主」往远方杀害众生者,皆须用鲜鱼、鲜血、带血之生牛羊肉、五辛、淫液、酒等供之,而后始喜故。是故密宗自古以来,常有「是否须用此等不净物供养」而生异见者:



《《多杰尊者慈悲逾恒,随顺众生,亦曾改变成规,以尊重汉人茹素之善举,故于护法部第二《荡金确嘉念诵法》第一页前「设供」一项下,有注曰:「狗肉、牛肉、五辛等,改用素更好。」其后于鱼、血、牛羊肉、五辛、酒等下,又有注曰:「改用素菜供,不供亦可。」究竟供肉、酒、血、蒜等,乃随顺护法之本性,供之能得感应,不供则不易感应;供而不顺其本性,令不欢喜;对已证空性之大护法,或可免其忿怒而加惩处;对于未证空性之大力鬼、药叉等,可能受其报复,此属缘起之秘密。行者在学习后得定中缘起秘密哲理时,可以推理了知。不可以「根本定法中法性秘密诸法平等、荤素无分」而忽略之。譬如请客,当请用荤者,必以荤供之;请用素者,必以素供之,则各遂所愿,各尽所能,以图报答主人之诚意。今供护法,原图其保护,逆其所好而供之,何能感得其应命报效之功德耶?昔有人茹素,而托余行怀法火供,见余购海参鲍鱼、取其缘起形相秘密--类似莲杵(类似男女性器官);其价既昂,超过预算,余拟就自己囊中补足之,彼仍反对,强调其本人茹素,不愿供此等物质。余对曰:



「我等所预备之供品,投之火中,供咕噜咕噜,伊本食肉,并不茹素。先生之茹素,乃先生本人之慈悲,如先生死而为神,余自知以素相供也。」彼仍坚持取消。余乃改变方法:另购七级圆柱形食品,内裹白色糖质等,类似精髓(类似精液),外形不唯似杵(似男性阳具),且其大小亦有可观;再购船形食品,船舱闯开,如莲口肉(犹如阴户张开),涂红色樱桃酱泥,极类具有血色之莲宫(极似具有血色之女性阴道)。该二物皆无肉,然亦极似莲杵,如此变通方便。然依缘起言之,其形虽似,其质大异;海参之性能壮阳,鲍鱼之性能补血,则非彼二食品所可代也。今改用素菜,驯至曰不用亦可,未免过于顺人而忽于感神。》》(34-219~220)



如上所举实例,可知息增怀诛四法所请或所遣「金刚部主」,其实只是山精、鬼魅、夜叉、罗剎之属,于其所食之物,已示现其本性故。乃至于彼等「金刚部主」所示现之形像中,亦已明示其鬼魅属性,唯是密宗浅学行者自己愚迷而不知尔,今举吓噜噶身相之实例而告:



《《『善逝集会』云:「能胜铁、铠甲自在、猛兽豹、变化金刚、凶暴蛇、凶猛虎、威光人皮、凶猛铠甲、大力狮子、猛暴熊,共十衣。另:略有不同者,『马头三界游戏要用灌顶』云:「勇猛禅定锐利虎皮衣,回遮凶暴交股杵铁衣,智慧禅定金刚嘱咐衣,自在赤红铠甲威光衣,勇威纤柔黑蛇庄严衣,自在噉食禅定獠牙衣,金刚皮裘绀青红绫衣,能摄猛兽凶暴豹皮衣」,谓八解脱。



尸林八装束中着披三衣:表十力摧灭愚痴之相为大象肩帔,表菩提心摧灭贪欲之相为人皮腰带,以英勇猛烈事业摧灭瞋恚之相为虎皮裙裾。



着佩二饰:蛇饰为白剎帝利种姓之发箍,黄龙吠舍离种姓耳珰,红龙婆罗门种姓双股链及颈饰,绿龙戍陀罗种姓腰带及璎珞,黑龙旃陀罗种姓环钏。



颅饰为五枯颅之顶严,五十鲜湿滴血头颅为璎珞,颅骨碎片为肩饰。



涂敷三饰:额上大灰团块,两颧鼻尖三处血、明点,喉脂膏臙脂;或有说两颧额上血、明点,或眉间处血、明点,下颔脂膏臙脂。彼八者后再加智慧火聚及金刚翼,合为吉祥十装。…。



依方便为主中六骨饰为:顶上束箍散发之具、三十二网目骨制网络,喉具十六网目骨制颈饰,前胸后背紧挂百零二骨鬘之璎珞,或达及下身虎皮裙上六十四网目骨饰下皮之绊胸网络,腰腕踝上骨环、骨钏共六种;或有环钏合计一,另加耳珰为六种,表六波罗蜜。



又有说左右肩上骨珠,乳上骨莲,背部骨杵,肩胛骨轮,腰骨吉祥结,脐骨交股杵,共六种。》》(158-241~245)



密教内地位无比崇高之吓噜噶尚且如是,则受血食等供养而往诸方诛杀众生之夜叉、罗剎、鬼魅、山精等,其状可知。云何密宗诸上上根器、远超显教之大修行人,而不知此等皆是凶神恶煞之辈耶?密宗行者生时常与此等凶神恶煞为伍,共造诸业,将来舍报时,岂真欲与彼诸凶神恶煞为伍?同其种类?无智若此!吾人宁无披露事实之悲心?宁无令其了知而远离之悲心?是故凡此事实,皆当如实披露,令彼等密宗一切上师学人悉知。



凡佛法中之护法神,皆已茹素,乃至最乐血食之夜叉罗剎鬼子母众,一旦归依三宝,佛亦禁其食肉,何况付以重责大任之佛教护法神、而续食生鲜血肉?故知密宗所供之金刚部主,皆是鬼神之属,非是佛教中之护法神也。此事具载于《楞伽经、楞严经…》中,非余强言之也,密宗诸师及诸学人云何而不能知?仍与彼诸凶神恶煞鬼神为伍、同其共业?非有智之人也;一切已归命三宝之鬼神药叉众等悉已遵行佛语而茹素故,尚乐血食及众生肉之鬼神必非已归命三宝者故。



复次,密宗行者常言诛法之殊胜:《《诛灭断绝:敌军之摧灭、驱逐、诛杀、勾召等。……。最胜成就中,四特殊事业为:息业惑及含藏垢染,增教证功德,怀摄解脱及一切智智,以证诛自己后、以悲诛他,及自在与神通、总持、辩才等,富饶地道一切功德,…》》(158-403)



然若诛法真能犹如密经密续所说之灭魔及灭敌军者,不应天竺波罗王朝之「晚期佛教--密宗」灭于回教国家军队之手,更不应中国「佛教」之藏密诸大修行者被驱离中国也。可知密宗所修诛法所遣之鬼神,其实仅是层次极低之山精鬼魅等尔。如是诛法,伤天害理,尚不能求得天人之协助,何况能求得慈悲为怀之佛菩萨协助?何况能求得尊重佛戒之护法神协助?而密宗诸师自矜有此诛法,以炫显教,而轻显教之无有此法?真乃颠倒之宗教也。



复次,密宗诸师常言:以其诛法可以诛魔乃至降魔。然而依彼密宗诛法所遣之「护法神」身相而观之,复由其所造之行及所受供物而观之,可证密宗诛法所遣之「护法神」本身即是冒充佛教护法神之魔也;自己已是魔身魔属,当知绝无可能真正坏魔也。如是而言降魔者,殊属无义之言;如是而欲行降魔之举者,真乃妄想之行也。



由诸正理,说密宗上师修诛法而诛杀他人,乃是幻想之法,所派鬼神大多不能达成其任务也。乃至鬼神至其所应诛杀之对象面前时,发觉所面对者是大菩萨或大护法,唯有自取其辱,凡事皆无所能为,则必对修诛法之密宗上师生大瞋恚,返回密宗行者修诛法处,便对彼修诛法者报复,宣泄怨气。是故密宗上师欲修诛法者,必须详细审思,谋定而后动,以免自招其害。



诛杀他人已,所修迁识法、欲迁死者之根本识往生极乐世界者,亦是妄想之法,何有能力迁彼亡者之根本识耶?所以者何?谓密宗诸师尚且不知不证自己之根本识,何况有力能迁被杀者之根本识?无是理也!



纵使修彼诛法,真能驱遣鬼神而杀他人者,其心险恶,绝非学佛之人所应为也。而彼等密宗之迁识法既是妄想,非真能迁移被杀者之本识往生极乐,则彼等密宗上师诛杀他人后,而言以迁识法观想被杀者之根本识往生极乐,谓为慈悲者,即成无义。无义之法,密宗行者应知远离,莫再为彼所惑。



复次,纵使密宗上师真能驱遣鬼神而杀他人者,彼诸鬼神往诛弘传正法之人间菩萨时,必定未至近处即已观见护法神也。彼等既属层次甚低之鬼神(犹嗜血食荤腥淫液等不净物故),若见正法之护法神时,见护法神或护法菩萨之威德神力,必定迅速逃窜而回,于弘传正法之人间菩萨无所能为。举凡弘传正法之人间菩萨,必定皆有护法神随身护持,此乃彼等护法神积极修集功德法财之所在,无有怠于职守者。



复次,若所弘正法层次越高,则护法神层次随之越高、威力越大,乃至有时由大菩萨而护持之。凡此皆属事实,我会中诸同修等,已有多人因于种种缘故而知而见故。是故,密宗上师虽有因瞋而修诛法、欲不利于余者,反遭所遣鬼神之不悦,反受彼苦;彼等被遣鬼神,欲杀他人而不能成功,反遭其辱,必生瞋恨于修诛法者故。



复次,密宗诸师及密续中,既言修诛法者可诛自己之烦恼而生智慧,然而现见天竺及西密东密古今诸师及诸学人,迄未见有一人真能诛除「我见我执」烦恼;亦未见有密宗古今诸师及诸学人能证如来藏而生般若慧者,更未见有能证种智而通达唯识者(皆于唯识增上慧学错会故),由此可证密宗所言诛杀我见烦恼之法,真是妄想,非真佛法也。



于此普劝密宗一切上师学人:既然息增怀诛四法皆属邪谬之法,当即迅速远离密宗邪法妄想,回入显教之内、修学真正之佛菩提道,修学真正之解脱道,方是有智之人也。

 

(第三辑完。全部四辑,于公元2002/1/5完稿,2002/2/9凌晨3.30润饰完竣。)



--------------------------------------------------------------------------------

·禅门孤子 佛运谨制·
2005.1

(待续)


传播西藏特色宗教,历史,文化,风俗等内容。坚决反对邪教,反对分裂,反对迷信,反对宗教极端。远离喇嘛,活佛,堪布,法王,保护妇女儿童不受侵害。

如果您有与我们平台相应的文章,如果您的身边有被喇嘛骗财,骗色,威逼,侵害的事例请您记录下来,投稿到3163669273@qq.com

让更多善良的人们知道藏密喇嘛教的危害,远离喇嘛教的侵害,我们一起来营造祥和清静的生活!


附录说明:


1、投稿之文稿,视为作者已授权我们有刊载权,并得转授权其它刊物或媒体(包括其它网站)刊载。但以上授权,不妨害作者刊印或结集出版自己文稿之权利。

2、基于编辑需要,我们对来稿得作适度的删修;若不愿修改请于投稿时特别声明。

3、来稿是否采用,以及是否作适度的删修,系由审稿的相关人员而决定。无论采用与否,均不退件,请预先留存底稿。

4、因我们纯为自利利他而非是商业性质,故对您的来稿仅表示谢意,无法支付稿酬。非常赞叹您与我们共同成就这份功德。



免责声明


1、本公众平台属于个人的非赢利性平台,转载的文章遵循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如果原文没有版权声明,按照目前互联网开放的原则,我们将在不通知作者的情况下,转载文章;如果原文明确注明“禁止转载”,我们一定不会转载。如果我们转载的文章不符合作者的版权声明或者作者不想让我们转载您的文章的话,请来信告知:3163669273@qq.com

2、本公众平台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凡在本公众平台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公众平台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信息的正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正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

3、任何透过本公众平台而链接及得到的资讯、产品及服务,本公众平台概不负责,亦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4、本公众平台所刊发、转载的文章,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公众平台下载使用,请在转载有关文章时务必尊重该文章的著作权,保留本公众平台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长按二维码即可自动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