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龙门原创】保增长是一场危险的游戏

龙门 2021-09-12 13:40:41

龙门
ID:Longmen518

龙门聚集了一批在事业、生活等方面取得了成功的精英人士。他们已经获得了财富自由、身心自由,或者正努力行走在追求自由生活的路上……

关注龙门(Longmen518),就是关心您的生活品质!

合作接洽QQ:610314011

本文为龙门原创作品,欢迎分享转载,转载此文时,请在正文前注明“转自微信公众号‘龙门’(longmen518)”,否则将视为侵权。


李映宏/文

政府又在保增长了。阅读不久前结束的政治局会议的公报,很强烈的一个感受:通过刺激性政策来保增长的力度空前绝后!

所谓的空前,是我们在各类媒体上阅读到一个数字:据财政部测算,即将展开的京津冀一体化,在未来6年的投资额为42万亿元人民币。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异常的数据。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这个数字说明,国家未来6年内,每年仅仅在“京津冀一体化”这么一个区域性一体化建设中的投入,就为7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国家未来6年内,每年投入京津冀一体化的资金总额,是当年温总理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4万亿的1.75倍,而温总的4万亿规划是分数年来实施的。如果把其他地区的规划也计算在内,比如,长江中下游经济带等等的投入计算在内,国家未来每年的投入还不将达到10万亿以上?

上述数据真是太可怕了!仅仅京津冀一体化每年就投7万亿,要连续投6年。比照温总当年的4万亿,京津冀一体化6年内的42万亿资金的投入,将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

第一,货币投放将急剧增加,恶性通胀即将汹涌来袭。

温总当年连续数年陆续投出的4万亿,就将M22008年底的25万亿,迅速增加到2012年的100万亿。那么,仅仅京津冀一体化连续6的总额42万亿的投入,将在目前2015120万亿的M2存量的基础上,在6年后的2022年增加到1000万亿、2000万亿,还是3000万亿?如此,未来6年,为了京津冀一体化,中国的通货膨胀将达到多高的水平?我们在此预言,如果国家真的以超过当年温总的、备受诟病的“4万亿”的“魄力”来实施“42万亿”的一个狭小区域的一体化战略,将毫无疑问地将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无限地扩大,迎接我们的将是人民币供应量的无限增加,中国将很快出现恶性通货膨胀。如此,我们的前途和命运,实在令人堪忧。

第二,实现京津冀一体化投入的42万亿的资金从何而来?

A股市场每年提供7万亿的融资规模,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只有一个渠道:继续加杠杆。中国目前的整体负债率已经畸高了,债务危机一触即发,继续加杠杆将会对中国脆弱的债务结构雪上加霜。事实上,类似京津冀一体化这样的看起来大手笔的规划,最大的问题在于投资的资金的来源上——它只能通过加杠杆的方式来完成;而中国已经难以承受哪怕微小的加杠杆行为了。

第三,这个分6年投入的42万亿,将投入到什么领域?


京津冀三地,原来其实都是属于河北省的地盘。在一个省域的范围内,要在6年的时间内连续每年投资7万亿,以我们的智慧,实在是难以想象出应该投向何种领域;但是,以我们有限的智慧,我们知道,如此天文数字的资金,无论投入到哪个领域,那个领域都绝对将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

总之一条,类似京津冀一体化的战略,其根本的目的是为了保增长,而其实现的手段,是利用一个新的问题,来掩盖一个旧的问题。最终的结果是,问题将永远存在,而且,问题将越来越严重。

那么,问题来了:中国为什么要保增长?中国有必要保增长吗?中国保增长的做法,将给我们带来什么?

中国经济为什么要保增长?原因有三。

第一,为了确保就业,为了确保每年能够新增1000万个就业岗位。而保就业,最终的目的是为了确保社会的和谐稳定,或者可以这么说,保增长,是确保执政党执政合法性的关键手段。

第二,是为了确保达到党的工作部署,也就是为了实现或者达到2020年的GDP总额比2012年翻一翻的战略目标,而这一目标是写进了的党的代表大会的决议里去的,是党对全国人民的尊严承诺。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决策层就必须计算每年的GDP的增速,这个增速是必须要保证的,是有条件要完成、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完成的政治任务。

第三,是为了不至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对于中国的最高决策层来说,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是永远停留在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止步不前,进入不了高收入国家系列;而进入不了高收入国家系列,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梦将很可能难以实现,中国就无法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

如何保增长呢?众所周知,拉动GDP增长的是净出口、消费和投资,俗称“三驾马车”。在现实的经济活动中,中央政府绝对不是如赶车的马车夫那样,挥动手中的鞭子,哪匹马偷懒了,就对着它抽上几鞭子,GDP这驾马车就能持续快速的奔跑了。不是这样的。在三驾马车中,政府唯一能挥舞手中的鞭子驱赶其前行的,只有投资这匹马——但是,请千万记住,投资这匹马,也绝非中央政府可以无限制的驱赶的。限制中央政府使用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最大的限制性因素主要有二:一是资金的来源问题,政府主导的投资,最大的问题是经济问题债务化,带来杠杆的无限增大,最终带来严重的债务危机和恶性通货膨胀——这在温总当年的4万亿之后,这两大危机其实已经出现并很严重了。其二,政府主导的投资,通常都是低效的投资,最终的结果是产生巨大的过剩产能。我们要告诉大家的是,即使如高铁这样看起来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投资,投过了,也是将成为过剩产能——读过美国经济史的人都应该知道,当年美国大量修建铁路,兴起了一股铁路高潮,并曾经带动了美国股市的一波大牛市的兴起。但是,美国的铁路后来很快就过剩了,在高速公路兴起后,很多铁路变成了废铁。

最高决策层的不淡定,保增长还将带来一个严重的后果——继续被迫走“国进民退”的老路。克强总理号召万众创业、万众创新,原本是一个伟大的创举。但是,在政府“保增长”的措施下,民间创业、创造、创新的空间将被挤压,万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民间活力,将受到严重打击。

事实上,我们认为,保增长已经沦落成为一场极其危险的游戏。我们认为,中国其实是没有必要保增长的。除了上述原因外,其它原因陈述如下:

第一,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的汹涌来袭,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是逐渐下降的,或者说,老龄化社会的到来,直接决定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是必须下降的。原因很简单,随着中国人口结构的老化,整个社会的消费能力、创新能力、创造能力是逐步下降的。其逻辑是,一,16岁到60岁的劳动力人口,从2012年开始,每年都以340万的速度在快速递减,而社会财富(经济增长)是由这个年龄段的人口创造的。劳动人口的快速递减,必然造成经济增速的趋势性下滑。换句话说,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的下降,是趋势性的、规律性的,任何逆趋势和拟规律而动的举措,都将是违背规律和趋势的,都将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的。去年(2014年),中国经济增速迅速下滑到7.2%的历史低点,但是我们依然实现了1000万的就业人口的既定目标,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中国劳动力人口已经开始进入到了一个紧平衡的状态,即开始从供过于求的状态,向供需平衡和供小于求的状态在发展。二,中国劳动力人口的快速减少,导致了工资(人力资源成本)的快速增长——这在最近几年是极为明显的趋势,工人工资从2012年开始,就已经进入到了快速增长的趋势,以至于类似富士康这样的劳动密集型行业,都开始考虑用机器人代替活人的事情了。工资的持续、快速增长,使得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失去了过去的人口红利,人工变得越来越昂贵了,如此,经济的增长速度也必然趋势性、规律性的下降。第三,随着60岁以上老龄人口的快速增加,中国整个人口的消费能力是持续下降的。原因很简单,老年人不但不再创造财富,而且其消费的意愿、能力都必然比年轻的人口要小得多,其活动的半径也将大为缩小。老年人还有一个特点是,其创造能力、创新能力、创业冲动,是递减的。

第二,中国的环境的承载能力,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中国经济继续以较高的速度继续增长了——即使是7%这样的速度,环境也无法承载。经济增长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人的福利的最大化。如果经济增长的结果,是环境的恶化,是大部分国土面积环境的恶化,那么,这样的增长有必要吗?

第三,中国经济的总量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数量级别了,如果按照购买力评价来计算,早在去年的10月份超过了美国,成为了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按购买力评价,2015年中国的GDP将超过18万亿美元,接近20万亿美元。如此巨大的基数,即使是5%的增长,其绝对数也将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我们需要的是有价值的增长,需要的是有质量的增长,需要的是结构合理的增长,需要的是不带来问题或者是带来较少问题的增长。为了增长而保起来的增长,将是一场危险的游戏。

是的,中国经济的保增长,是一场危险的游戏。弄不好,它很可能将我们带入到一个无法预知的世界里去。我们需要慢下来。是的,我们需要慢下来,等一等我们落后了的灵魂。

而从我们本文所持的观点来看,我们对于A股市场的中长期走势,报以谨慎的悲观。千万别持“人定胜天”的观念,更不要以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6年,在一个狭小的地区,投资42万亿,每年7万亿,这不是大跃进,是什么?

最后我们要重申:我们的文字纯属于财经类的文章,表达的仅仅是我们的专业意见或建议。多一种不同的声音,对于中国的经济未必是坏事。


本文写于512日,从深圳到北京的航班上。

本文不代表任何机构的意见或建议,也不构成任何操作建议,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的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做参考,据此入市,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