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作家 黄家鹏 || 长篇专着连载35《朱子传》|| 第三十五章 两宫不和

达观天下 2020-11-20 14:25:58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达观天下关注聚集万人脉的人文底蕴运动健康科技创新圈子。


长篇专著连载35《朱子传》 


       文/黄家鹏 


第三十五章 两宫不和

 

两宫失和宁宗即位,恩威并用瑶民招安。

 

太上皇赵眘内禅退位移居重华宫后,与光宗皇帝赵惇发生了一些猜忌。一次,太上皇赵眘买了一种名贵药丸,准备等儿子光宗皇帝赵惇来重华宫朝拜时给他。光宗皇帝非常宠爱李后,宦官便跑到李后面前进馋,说的太上皇赵眘要毒害光宗赵惇:“太上合药一丸,俟宫车过,即授药。万一不虞,奈宗社何!”

因此李后怀恨在心,不久在一次宫宴上,李后向赵眘请求立自己生的儿子嘉王赵扩为太子,赵眘不肯,李后泼劲大发,当面诉说:“妾,六礼所聘,嘉王,妾亲生也,何为不可!”

说完拂袖而去,跑到光宗皇帝赵惇那里哭诉,说太上皇赵眘有“废立意”。赵惇本来就怕李后,李后是有名的悍妇,一次,赵惇在宫中洗手,看到那宫女一双雪白粉嫩的小手,眼睛直瞪瞪地看,顿生一丝爱意,流露出了一点爱慕之心,看得宫女都不好意思。第二天,李后派宫女给赵惇送来一只食盒,赵惇满心欢喜,以为李后疼爱他,送什么好吃,打开一看,竟是一双血淋淋的白手,吓得一丢,掩面而退。之后,李后又乘光宗皇帝赵惇到太庙祭祖时,下毒鸠杀了赵惇的宠妃黄贵妃,从此更加害怕李后。现在李后这么一说太上皇“有废立意”要用药丸毒害他,遂生厌恶。从此赵惇不再往重华宫朝见赵眘,也不上朝理政,满朝文武对赵惇不朝重华宫惶惶如丧,认为是天大的不孝不忠,上起宰辅大臣,下至布衣寒士,纷纷上书奏请,一次次叩头泣血,光宗皇帝赵惇不为所动。留正率领百官到重华宫劝进,兵部尚书罗点、给事中尤袤、中书舍人黄裳、御史黄度、尚书左选郎官叶适接连上疏,吏部尚书赵汝愚入对规劝,在文武百官一再规劝下,赵惇这才答应去朝重华宫,但一转身又再不肯去了。

父子两宫不和直接引发朝廷一场政权危机,李后干政有增无减,她自封先祖三代为王,单是一次归谒家庙,就推恩亲属二十六人,使臣一百七十二人,连李氏门客都补官。

绍熙四年九月,百官再请赵惇皇帝朝晋重华宫,中书舍人陈傅良,给事中谢深甫饱含深情用远古圣贤孝道之事,缓缓劝说赵惇忠孝治国的至理名言,终于说动了赵惇,但是赵惇刚走出御屏,便被李后一把拉住说:“天寒,官家且饮酒。”

百官鹤立,眼瞧着皇帝被李后拉住不敢出声。只有陈傅良拉住帝袍不放,跟进屏后,李后气得大怒:“此何地,秀才欲砍头耶!”

陈傅良不畏所惧,便在庭中嚎啕大哭起来,哭诉:“子谏父不听,则号泣而随之。”这使李后苦笑不得,在众臣极力劝解下,光宗赵惇终于起驾朝见了重华宫,拜见父亲太上皇赵眘,一场朝廷风波暂时平息下去。同时,重新起用留正为左相,赵汝愚知枢秘院事。留正一回朝便举荐朱熹除荆湖南路转运副使,朝廷在给朱熹的告词中说:

“湖南之民,困以海甸,使者之任,不轻付予,尔以儒林之选,号称秀杰,有能吏之才而不薄,有长者之风而不偷。其服新职,以莅一道。往从其责,以宽吾忧。”

他希望朱熹能为朝廷解忧,安抚一方。然而,朱熹此时正遭受痛失长子朱塾之痛,加上漳州经界未行,心里怨恨不平,就以年老衰病为由上表辞免。朱熹在《辞免湖南转运使状》中说:

“长沙除命,深感上恩,但老病衰懒,昏塞废忘,恐不能堪一道之寄。某晚衰不夭,长子夭折,忽已踰年,念之痛割,无复生意,以卜地未定,尚未克葬。初被湖南之命即以此辞,未报之间,议格不行,不免自劾。希上收还成命,令熹且食祠禄以终余年。”

辞状上呈临安,但很快就被批驳下来。冬十二月,朱熹再上《辞免湖南转运使状》。越年春二月,光宗皇帝下诏日:“漳州经界议行已久,与湖南使节事不相关,可依已降指挥,疾速之任。”希望朱熹抛弃已见,到长沙赴任。然而,朱熹乃以补祠职为请,光宗见朱熹一再推辞,也就不勉强,遂许之。

是冬,这时,朱熹的大儒的名声已经传到了金人那里,北方金国也大力推行崇儒,他们也关心起朱熹来。这一年冬,金朝向南宋派来的使者问道:“南朝朱先生出处如何?”使者无言以对,归来后向朝廷报告了情况,引起朝廷对朱熹的重视。留正推荐,光宗皇帝又任命朱熹为潭州荆湖南路安抚使,管辖潭州、衡州、道州、永州、邵州、郴州、茶陵郡、桂阳郡、武岗郡等六州三军,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光宗皇帝赵惇在诏书中对朱熹说:“矧长沙据湖湘上游,赐履甚广,视邦选侯,尤难其人,以尔学古粹深,风节峻特,可以为世之师;仁心仁闻,威惠孚洽,可以为时之帅。兼是二者,往临藩方,声望所加,列城耸服。儒先相望,士气方振,尔其为朕教之;楚俗虽安,尚有凋瘵,尔其为朕抚之。”

朱熹以辞远就近,不为无嫌,力辞。上不允。绍熙五年春正月,朱熹再辞,光宗下诏日:“长沙巨屏,得贤为重,往袛成命,毋执谦辞,可依已降指挥,疾速之任。”

这时,长沙农民起义不断,朱熹恐其蔓延扩展,遂拜命,于四月从建阳考亭启程,往长沙赴任。

 

阳春四月,闽赣古道上,几匹快马疾驰而来,坐在马上的正是朱熹以及弟子黄义刚、杨至、晃渊等。大儒出山江西湖湘,长沙百姓闻朱夫子到长沙就任荆湖南路安抚使,弹冠相庆,老稚相携扶,属路以引,几填塞不可行。

南宋偏安东南,失掉淮水以北广大土地。却把负担加给东南百姓,加上湖南地区自然灾害连年不断,灾民流离失所,饿殍遍地。朱熹沿途目睹十室五六空,甚至有食草根的悲惨景象。两日行善化、宁乡道中,境界可畏,使人不忍开眼,其见存者无人色。有位者终未肯滞然拯救济,坐视天民挤壑,为之奈何。因此湖南地区,接连爆发农民起义,建炎四年,钟相、杨么起义,乾道元年,李全少数民族起义。

潭州,古之苗民之地,洞庭、彭蠡之间,乃三苗所居,溪洞蛮猺有四种:獠、猫、狞、猽,最轻捷者:猫,近年数出剽掠为边患,据江山之险,自长沙至辰州,别有山道不甚崎岖,并不经州过治,而商旅多道于此,多受其害。湖南一路九郡都接溪洞,南部从衡州常宁沿桂阳及郴、连、贺、韶四州绵亘千余里,都散居瑶人;西部武岗同湖北、广西接壤,有溪洞八百余所,瑶民犷悍难驯。湖北辰州、沅州、靖州也邻接溪洞,瑶民不堪朝廷盘剥欺凌,往往一呼云集,攻州掠县,涌入湖南境内,绍熙五年,辰州瑶民蒲来矢率众起义,从辰州攻入湖南邵州、武冈一带,震动朝廷,辰州守林洪被罢免。

 

朱熹一到任,就升堂视事,立即召集所属官员商讨对策,朱熹说:“熹蒙圣上隆恩到潭州差遣,今瑶民蜂拥四起,掠民夺财,扰乱乡民,民不堪其苦,汝等都是朝廷命官,当为朝廷着想,安抚一方百姓,有何良策速速说来。”

潭州副将黄俊说道:“古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瑶民暴乱,发兵围剿就是了。”

其他官吏也附会说:“是啊,对付这般山贼,只有发兵平定。”

朱熹想了想说:“发兵围剿是容易,但不能从根本根治,只怕是你今日发兵围剿了,明日他又蜂拥而起,吾等不堪忍受。昔日武侯诸葛七降七降,终使边境安定。熹的想法,最好采取恩威并重的方法,招安瑶民,使瑶民心服口服,永不无端生事。汝等认为如何?”

潭州副将黄俊说道:“大人说得很好,卑将听令差遣。”

朱熹道:“好,黄俊英勇,你率本部兵马和绍州通判蔡咸领兵丁往山前,只可前去围住山道,不要发兵攻击,鼓动乡民呐喊,凡下山归顺者,既往不咎,使其动摇军心,不战自退。”

绍州通判蔡咸答道:“在下听令,但是,差谁前往瑶洞招安?

黄俊道:“部下有一军校田升,熟悉瑶情,可差前往。”

朱熹即刻令田升到堂,少顷,田升到堂。朱熹见那田升魁梧机灵,心中由是暗许。就发问:“田升,你熟悉瑶民嘛?”

田升答道:“回大人的话,小的自幼在瑶乡长大,瑶民习俗尽熟。”

朱熹道:“好,本官派你前往瑶洞招安,你敢去乎?”

田升慷慨答道:“这有什么不敢,瑶贼蒲来矢还与小的一面之交。小的前去,保证叫他归顺朝廷。”

朱熹严正道:“你不要说大话,你如果不能劝说瑶贼归顺,我砍你头。”

田升说:“小的怎么敢欺瞒大人,如果不成,小人提头来见,”

朱熹见此高兴地说:“好,军中无戏言,你持吾的招安信,再吾拨精壮军士随你前往,吾在军中等候你的佳音。”

田升率领数十精骑直奔蒲来矢所居洞穴,蒲来矢闻得故友田升率兵来,出洞迎接。一阵寒暄之后,田升将朱熹书信呈上说:“蒲兄,这个朱熹与以往贪官污吏大不相同,他是当代有名的鸿儒大师,清正廉明,他来潭州,是为潭州百姓作事。深得百姓拥护的。朱熹大人说了,只要归顺朝廷,他保证向朝廷举荐你,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蒲来矢也早已闻得朱熹大名,见朱熹不发兵围剿,就对朱熹有好感,再加上山下官兵呐喊,山中部下军心涣散,就答应了招安,遣散其他瑶民,带领家眷随田升下山。

蒲来矢招安后,朱熹亲自出城迎接,官给衣冠,并向朝廷上奏,汇报了此事:“臣昨招到猺贼蒲来矢等,已赴安抚司公参,其人衰弱,初天能解,但恃险阻,敢尔跳梁,今已伏降,则于事理不得不加存恤,欲乞圣慈行下本司,常切照管,毋失大信,庶几异日复有此辈,易以招纳,伏候圣旨。”

朝廷见朱熹出师顺利,招安了起义瑶民,解除了多年未决的边患,准朱熹所奏。朱熹按照朝廷旨意对在镇压招降蒲来矢的立功的部将黄俊、通判蔡咸、军校田升等一一升官奖励,并在岳麓山建一座“谕苗台”,讲述招降蒲来矢、安抚瑶民的胜利过程,宣谕大宋绥靖四夷,恩被四海的大德。

通过招安事件,使朱熹更加了解地方军备的废弛空虚,将兵的腐朽无能。朱熹决定从整兵备、清吏治、正学风三方面展开。这天,朱熹升堂问事,所属各州官员、潭州八指挥、飞虎军各将领分班站立。朱熹往下注目巡视一番,见有的官员精神抖擞,有的官员却萎靡不振,尤其潭州八指挥陆景任连站都站不住。

朱熹开明宗义道:“此次招抚,蒙皇上圣恩,众将鼎立相助,大功告成,使一方百姓免于兵灾。熹在此多谢诸位了。”

潭州副指挥黄俊回道:“此次,招抚还是依仗朱大人指挥有方,运筹帷幄得当,运用诸葛孔明之计,以天威降服瑶贼, 使瑶民心服口服,归顺朝廷。”

朱熹道:“在此次招抚中,各路兵马起了不少作用,本朝养兵蠹国,更无人去源头理会,只管从枝叶上去添兵添将,而潭州有八指挥,其制皆废弛,只有飞虎一军独盛,人皆谓辛幼安之力。以某观之,当时何不整理亲军,自是可用,却别创一军,尤增其费。”

原来,这飞虎军是辛弃疾当年帅湖南时创建的一支地方军队力量,飞虎军多招熟悉溪洞地形的当地土人,便于同瑶民在山间周旋作战,飞虎军英勇善战,经常阻击金兵,被金兵视为虎儿军,是一支雄视江上、威振荆湖的劲旅。

朱熹接着道:“但飞虎军却不隶属本路帅司,虽然近在咫尺,却不能随时调遣,本官已向朝廷乞拔飞虎军隶湖南安抚司节制,庶使夷獠知有军威,望风慑服,诸位认为如何?”

飞虎军将领答道:“大人英明,在下早已如雷贯耳,下官愿凭调遣,唯大人之命是从。”

朱熹高兴道:“好,这事就这样了。本官为了整顿军纪,振肃军威,特发《约束榜》,以后凡本路军士严禁赌博,欺压善良,毁打百姓,生事作闹,从七月起,各县弓手士军分作三番轮训,专习弓弩。潭州指挥陆景任平庸无绩,又赢弱多病,不堪重任,免去本兼各职。”

朱熹这一宣布,使所属大小官吏无不震惊,陆景任当场昏厥倒地,被军士扶了出去。

朱熹一鼓作气,接着说:“潭州乃荆湖重镇,金兵如突破江淮南侵,必趋长沙。但潭州城池已有五十年不修,残破摧圮,本官决定重修潭州城池,建筑牢固防线。以后官员不论大小,要尽心尽力,勤勉职事,不可懈怠。本官到潭州不久,发现大小官员,尽不见客。甚至月十日不出,不知甚么条贯如此。是礼乎?法乎?可怪!以后大小官员要立定见客日子,接待百姓来访,关心百姓疾苦,并要一一记录在案,本官将予以考核。”

朱熹一番刚正治风,仿佛给湖南各州注入生气,各级官吏不敢懈怠,一早就到衙门视事。湖南地方赌博斗殴成风,市街公然有不法之徒设柜坊聚赌,官兵出入赌坊,成了赌棍,朱熹耳闻揪心。更有街巷一些地痞流氓不逞之徒行凶凌弱,税务官吏串通牙商作弊,牙铺掺用砂毛钱坑人,豪强大姓侵夺贫民田业,官府对民讼拖延不理。

朱熹一到任就接连发布了一道道的诉讼约束榜,规定各县府处理民讼的期限,不得违期。朱熹把讼案分为“使厅引押”与“都厅引押”两等,“使厅引押”审理官吏受财枉法,将吏侵剋役使,杀人行劫,杀略奸盗,聚众斗打,或抵拒官司,豪家大姓侵扰占夺细民田业,奸污妇女的,允许贫困老病幼小寡妇可以投白纸告状,着力打击那些贪官奸商豪民。

为了防止税赋官吏从中贪污盘剥百姓,朱熹每天公布收到的河市税钱。以往,县吏对于大量诉理婚田债负的讼案,受到贿赂的官吏大都百倍回护大户,都以当前正值青黄不接为借口,拖延到十月再审理,朱熹针锋相对,传命长沙十二县,敦促审理这一类讼案。

为了刹住赌博歪风,这天,朱熹亲自带领军士衙役到长沙街巷,逢赌坊必拆,驱散赌徒。百姓无不拍手称快。长沙有一个凶横霸道的张姓恶棍,专门平白无故杀人,他家屋门前有一座木桥,人从桥上过,只要用柱杖柱了一下桥,他就要抓来捆绑吊打。朱熹接到受打百姓告状,大怒,立即派军士抓来,同时,以此为例,对那帮恃强杀人作恶的地头蛇,朱熹一口气抓了数十名投入大牢。顿时,长沙世风大振,作奸不法收敛不少,百姓安居乐业,商肆货栈兴旺。

 

长沙湘江西岸有岳麓书院,当年朱熹与张栻在岳麓书院会讲,开创理学在湘湖学派的影响。朱熹此次为湖南帅司,理所当然也要关心岳麓书院的教育。朱熹到任后,先到城南祠吊祭了张栻,又往宁乡枫林张浚张栻父子墓祭拜了先贤,哭诉张浚张栻父子的英灵。

祭拜了张浚张栻父子墓,朱熹心情惆怅西渡湘江重访岳麓书院,登上书院台阶,二十七年前,朱熹与张拭岳麓会讲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如今却物是人非,书院里生员寥寥无几,书院内杂草丛生,有些院墙还坍塌破损,一片颓废的萧条残景,只有他当年手书的“忠孝节廉”四个大字牌匾犹在。诉说当年朱张会讲的盛况,朱熹叫书院的管事询问,书院学录郑一之听说湖南安抚使来书院视察,急忙跑来拜见,左右向学录介绍:“这位是新任荆湖南路安抚使朱熹,朱大人。”话还没有讲完,学录惊诧一声:“朱大人,莫不是当年朱张会讲的朱熹大人。”左右说:“是啊,那还有两个朱大人,不成。”

学录闻道是朱熹,顿时失声哭了起来:“朱大人,你可要管管书院,自从先师张栻去世后,湖南使司不再爱管岳麓书院教育,钱粮拨给不足,教授缺乏,生员流失,书院就日趋衰败,如今就留下吾等几人看管书院。”

朱熹闻之痛心不已,扶起学录,安慰说:“学录放心,朱熹决不会坐视不管,熹决心重修岳麓书院,决不能让这一四大名院毁于我辈之手。

听说醴陵贡士黎贵臣学识纯厚,熹想请来充书院讲书职事,和学录共同措置重修岳麓书院。如何?

学录郑一之哪有不允之理,连声应道:“好啊,书院人手不够,黎贵臣在下也相识,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朱熹又问:“现在书院生员名额多少,书院供给如何?”

学录答:“本来岳麓书院在乾道年间由帅臣刘珙建斋,定养士名额二十人,淳熙年间潘帅湖南,增加名额十八人,到现在,虽然有名却无供,书院维持日艰啊。”

朱熹断然道:“不行,岳麓书院不能如此兴办,熹决定扩大书院规模,增加生员名额十名,加上原定的三十八名,就达到四十八名,为了确保书院开支,由潭州府每日给米一升四合,钱六十文,不采取补试办法,由书院职事考察搜访,直接选入,另外又置学田五十顷,供书院祀祭、师生俸廪之用。”

学录高兴得连连叩头致谢:“大人英明啊,英明,岳麓书院重修有望,岳麓书院将象一颗璀璨明珠绽放在湘江之上,名垂千古。”

为重振岳麓书院学风,朱熹发布一道《潭州委教授措置岳麓书院》牒,委教授一同措置书院修复扩建事宜,并把《白鹿洞书院学规》作为岳麓书院的院规,把《四书集注》作为岳麓书院的主要教材。

每逢书院讲课,朱熹自己亲自到岳麓书院听学讲课,学子们知道朱熹亲自讲学,一个个鱼贯而入,分坐在八个斋室中,教授鸣鼓开讲,鼓声一起,书院顿时鸦雀无声,教授高声道:“诸生起立,敬大成至圣先师孔圣人,”诸位整齐站立恭恭敬敬,“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诸生齐刷刷地一拜二拜三拜。“礼毕,现在请朱大人训蒙。”

诸生一齐仰望朱熹,这个看上去右足微跛、两目昏花的白发老儒却正襟危坐,威严逼人,一身傲然正气,朱熹缓缓道来:“前人建书院,本一待四方士友,相与讲学,非为科举计。某自到官,甚欲与诸公与讲明。一江之隔,又多不暇。意谓诸公必留意,每日抽签,从每斋抽出一人开讲四书五经。诸生可用心听讲,若只此不用心,听其所之。学校本是来者不拒,去者不追,岂有固而留之之理,且学问自是人合理会底事,不理会学问,与蚩蚩横目之氓何异!”

朱熹的一番话,开明宗旨指出学习的意义,要学生自觉学习,用心学习,不要抱着功利之心来学,对于别有用心者,来去自由,朱熹不勉强。接着朱熹从一百余根的签筒中抽出八根签子,决定每斋出一人出来讲解四书五经。讲完以后,教授们恭请朱熹评点讲解大义要领。这时,朱熹却一反刚才正襟危坐,威严逼人样子,同后生小辈侃侃交谈,无所不论,天文地理,经史百家,古今佚秘,他都能滔滔引经据典,思如泉涌,学生们听了如饥似渴,如雷灌顶,顿开茅塞,不解之处纷纷求救问询,朱熹对好学的学生历来喜欢的很,有教无类,每天都有数十上百学生拥进他的斋事求教。

不久,世上盛传朱熹开学情况,岳麓书院顿时成了三湘士子向往的问道圣地,四方学子负笈赶来朝拜道学之魁,以至学者云集至千余人,各质所疑,论说不倦,时人云,道林三百众,书院一千徒,岳麓书院重现盛况,名闻遐迩。

 

正当朱熹醉心于岳麓书院教学之极,突然接到赵汝愚从临安发来秘报,原来是太上皇赵眘驾崩西去,已立嘉王为太子,当一经筵招朱熹入朝,要朱熹早作准备。

太上皇赵眘驾崩,朱熹百感交集,悲愤交加,有一种爱恨交织的复杂情绪。赵眘对朱熹有知遇之恩,但赵眘对朱熹也疑忌不用,朱熹也当面骂过他一心不正。但赵眘毕竟是有中兴之志的皇帝,对朱熹也曾多次给予殊眷厚恩,朱熹虽然骂过他,但骂是爱,是恨其不争。所以当知道赵眘驾崩的消息时,朱熹还是禁不住默念平生,仰孤恩遇,无路补报,感激涕泗,不能自己了。朱熹知道新皇登基,必将大赦天下,恐大赦令至,而大恶脱网也,贻害无穷。朱熹将秘报藏至袖中,竟入大牢,取张姓恶棍等十八人,宣布其罪状,立斩之。执行完毕,刚刚回到衙门公堂,朝廷大赦令就发下来了,朱熹暗暗惊喜,接着,尚书省降扎命朱熹赴行在奏事。

朱熹真的是有的舍不得离开潭州,到长沙才四个月,吏治、兵备、学风刚刚有了起色,就要离开了。但圣命难违,此去,是福是祸,一切尚不可知,朱熹深知朝廷政治险恶,前面的路有多大风浪,在等着朱熹去闯。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黄家鹏


    黄家鹏  资深记者  作家 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南平市朱子文化研究会会员,建阳考亭文学书画研究院研究员。


八十年代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福建思想》《武夷文化研究》《武夷山文学》《生活 创造》《福建公安》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五十多万字。2012年出版长篇历史小说《朱熹传奇》,2016年出版学术专著《朱子后学》。










阅读是种品味    分享是种美德

 

以下是我的公众号二维码(公众号码:aazzss528),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扫一扫,关注一下;支持一下;达观君等你很久了呢.一个聚集数万人脉的人文底蕴运动健康科技创新圈子。  

     

一、转载文章免责声明

  本公共账号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其余均摘自网络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我们不对其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合法性负责,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版权属原作者,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请作者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本文小编有部分内容重新原创编辑整理。


二、本平台原创文章版权声明

⊙本平台原创整理文章,欢迎转载,转载本文须注明,来源:达观天下(微信IDaazzss528),侵权必究。⊙部分图文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投稿合作及商务合作936620493@qq.com   (欢迎您原创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