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分享】耳鸣耳聋古代文献资料选录(上)

针灸正骨 2020-11-20 15:33:17

每日推送健康知识推广中医课程关注我们后-免费观看大量针灸、正骨、推拿、按摩、埋线、减肥等医学视频

联系电话:131-9185-7002 【微信】 (肖伟)

洽谈合作:131-9185-7002  

弘 扬 中 医 文 化     服 务 大 众 健 康


目前189286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向往众生@肖伟

长按可添加微信好友

 

《素问》:

阴阳应象大论:年四十,而阴气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体重,耳目不聪明矣;年六十,阴痿,气大衰,九窍不利,下虚上实,涕泣俱出矣。故曰:知之则强,不知则老,故同出而名异耳。智者察同,愚者察异;愚者不足,智者有余。有余则耳目聪明,身体轻强,老者复壮,壮者益治。

五脏生成:徇蒙招尤,目冥耳聋,下实上虚,过在足少阳、厥阴,甚则入肝(成按:《类经》卷十四:“其过在肝胆之气实于上而虚于下也。”)

诊要经终论:帝日:愿闻十二经脉之终奈何?岐伯日:……少阳终者,耳聋,百节皆纵,目瞏绝系,绝系,一日半死。

脏气法时论:

肝病者,两胁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虚则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善恐,如人将捕之。取其经,厥阴与少阳。气逆则头痛,耳聋不聪,颊肿,取血者。

肺病者......虚则少气不能报息,耳聋嗌干。取其经,太阴、足太阳之外,厥阴内血者。

通评虚实论:

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

五脏不平,六府闭塞之所生也。头痛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成按:马莳注:“大肠为传导之府,小肠为受盛之府,胃为仓禀之府。今肠胃痞塞,则升降出入,脉道阻滞,故为头痛耳鸣,为九窍不利诸证,所由生也。”)

热论:

伤寒......三日少阳受之,少阳主胆,其脉循胁络于耳,故胸胁痛而耳聋。

其不两感于寒者......九日少阳病衰,耳聋微闻。

其病两感于寒者......三日则少阳与厥阴俱病,则耳聋囊缩而厥,水浆不入,不知人,六日死。

刺热:热病先身重,骨痛,耳聋,好瞑,刺足少阴。病甚为五十九刺。

厥论:

少阳之厥,则暴聋,颊肿而热,胁痛,骨行不可以运。

手太阳厥逆,耳聋,泣出,项不可以顾,腰不可以俛仰,治主病者。

脉解:

所谓耳鸣者,阳气万物盛上而跃,故耳鸣也。

所谓浮为聋者,皆在气也。(成按:《黄帝素问直解》卷十四:“所谓浮为聋者,是气逆上浮而为聋,皆在气也。”张介宾注:“阳实于上,则气壅为聋。亦以其脉至耳也。”)

刺禁论:刺客主人内陷中脉,为内漏为聋。

缪刺论:

邪客于手阳明之络,令人耳聋,时不闻音,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痏,立闻。不已,刺中指爪甲上与肉交者,立闻。其不时闻者,不可刺也。耳中生风者,亦刺之如此数,左刺右,右刺左。(成按:王冰注:“以其经支者,从缺盆上颈贯颊,又其络支别者,入耳会于宗脉,故病令人耳聋时不闻音。”《黄帝内经素问集注》卷七:“手阳明之络,其别者入耳,合于宗脉,故邪客之,令人耳聋,时不闻音。时不闻者,谓有时闻而有时不闻也。盖邪客于络,络脉闭塞,则有时而不闻。脉气有时而通,则有时而闻矣。”)

耳聋,刺手阳明,不已,刺其通脉出耳前者(成按:王冰注:“耳前通脉,手阳明脉,正当听会之分。”)

气交变大论:

岁火太过,炎暑流行,肺金受邪,民病疟,少气,咳喘,血溢,血泄,注下,嗌燥,耳聋。

岁金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民病两胁下少腹痛,目赤痛,眦疡,耳无所闻。

六元正纪大论:

凡此少阳司天之政……民病寒热疟泻,聋瞑呕吐……三之气,天政布,炎暑至……民病热中,聋瞑血溢。

凡此厥阴司天之政……三之气,天政布,风乃时举,民病泣出,耳鸣掉眩。

木郁之发……民病……鬲咽不通,食饮不下,甚则耳鸣眩转,目不识人,善暴僵仆。

少阳所致为喉痹、耳鸣、呕涌。

《素问·至真要大论》:

岁太阴在泉,草乃早荣,湿淫所胜......民病饮积,心痛,耳聋浑浑焞焞。

厥阴之胜,耳鸣头眩,愦愦欲吐,胃膈如寒。

少阴司天,客胜则鼽嚏,颈项强,肩背瞀热,头痛少气,发热,耳聋,目瞑。

少阳司天,客胜则......呕逆,喉痹,头痛,嗌肿,耳聋,血溢。

《灵枢》:

邪气脏腑病形:

心脉......微涩为血溢、维厥、耳鸣、癫疾。

经脉:小肠手太阳之脉......是主液所生病者,耳聋,目黄,颊肿。

三焦手少阳之脉......是动则病耳聋浑浑焞焞。

手阳明之别......实则龋、聋……取之所别也。

经筋:

足阳明之筋......其支者,从颊结于耳前。其病......卒口僻,急者目不合,热则筋纵,目不开。筋颊有寒则急,引颊移口;有热则筋弛纵缓不收,故僻。治之以马膏,膏其急者;以白酒和桂,以涂其缓者。以桑钩钩之,即以生桑炭,置之坎中高下以坐等,以膏熨急颊,且饮美酒,啖美炙肉,不饮酒者,自强也,为之三拊而已。治在燔针劫刺,以治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季春痹也。

手太阳之筋……其病……应耳中鸣,痛引颔……。

寒热病:暴聋气蒙,耳目不明,取天牖。

癫狂:狂,目妄见,耳妄闻,善呼者,少气之所生也,治之取手太阳、太阴、阳明、足太阴,头两顑。

热病:

热病,身重、骨痛,耳聋而好瞑,取之骨,以第四针五十九刺。

热病不知所痛,耳聋,不能自收,口干,阳热甚,阴颇有寒者,热在髓,死不可治。

厥病:

耳聋无闻,取耳中。耳鸣,取耳前动脉。

耳聋,取手小指次指爪上与肉交者,先取手,后取足。耳鸣,取手中指爪甲上,左取右,右取左,先取手,后取足。

杂病:聋而不痛者,取足少阳;聋而痛者,取手阳明。

口问:

黄帝曰:人之耳中鸣者,何气使然?岐伯曰:耳者宗脉之所聚也,故胃中空则宗脉虚,虚则下溜,脉有所竭者,故耳鸣也。补客主人(上关穴)、手大指爪甲上与肉交者也。

凡此十二邪者,皆奇邪之上走空窍者也。故邪之所在,皆为不足。故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苦倾,目为之眩。

决气:精脱者耳聋,气脱者目不明;津脱者,腠理开,汗大泄;液脱者,骨属屈伸不利,色夭,脑髓消,胫酸,耳数鸣。(成按:《灵素节注类编》卷一:“肾者,受五脏六腑之精气而藏之,耳为肾窍,精气空虚,则窍闭塞,故聋也。……液生髓以滋筋骨,故液脱,则骨属强急,屈伸不利,色夭无华,髓消胫酸;由于阴枯,其虚阳浮动,故耳鸣也。”)

刺节真邪:黄帝曰:刺节言发蒙,余不得其意。夫发蒙者,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岐伯曰:刺此者,必于日中,刺其听宫,中其眸子,声闻于耳,此其输也。黄帝曰:善。何谓声闻于耳?岐伯曰:刺邪,以手坚按其两鼻窍,而疾偃,其声必应于针也。黄帝曰:善。此所谓弗见为之,而无目视,见而取之,神明相得者也。

《伤寒论》:

七十五条:未持脉时,病人手叉自冒心,师因教试令咳而不咳者,此必两耳聋无闻也。所以然者,以重发汗虚故如此。

二百三十四条:少阳中风,两耳无所闻,目赤,胸中满而烦者,不可吐下,吐下则悸而惊。

《脉经》:

卷二·平人迎神门气口前后脉:

肺大肠俱虚:右手寸口气口以前脉阴阳俱虚者,手太阴与阳明经俱虚也,病苦耳鸣嘈嘈,时妄见光明,情中不乐,或如恐怖。

胃虚:右手关上脉阳虚者,足阳明经也,病苦胫寒不得卧,恶寒洒洒,目急,腹中痛,虚(耳)鸣,时寒时热,唇口干,面目浮肿。

膀胱虚:右手尺中神门以后脉阳虚者,足太阳经也,病苦肌肉振动,脚中筋急,耳聋忽忽不闻,恶风飕飕作声。

卷六·肾足少阴经病证:肾病者,其色黑,其气虚弱,吸吸少气,两耳若聋,腰痛,时时失精,饮食减少,腰以下清,其脉沉滑而迟,此为可治。宜服内补散、建中汤、肾气丸、地黄煎;春当刺涌泉,秋刺复溜,冬刺阴谷,皆补之,夏刺然骨,季夏刺太溪,皆泻之。又当灸京门五十壮。

《针灸甲乙经·手太阳少阳脉动发耳病》卷十二:

暴厥而聋,偏塞闭不通,内气暴薄也。不从内外中风之病,故留瘦著也。

耳鸣,百会及颔厌、颅息、天窗、大陵、偏历、前谷、后溪主之。

耳痛聋鸣,上关主之,刺不可深。

耳聋鸣,下关及阳溪、关冲、掖门、阳谷主之。

耳聋鸣,头颔痛,耳门主之。

头重,颔痛引耳中,憹憹嘈嘈(耳鸣之状),和窌主之。

聋,耳中颠飕风,听会主之。

耳聋填填,如无闻,憹憹嘈嘈,若蝉鸣,鴳鴂鸣,听宫主之。下颊取之,譬如破声,刺此。

聋,翳风及会宗、下关主之。

耳聋嘈嘈无所闻,天容主之。

耳鸣无闻,肩贞及腕骨主之。

耳中生风,耳鸣耳聋时不闻,商阳主之。

聋,耳中不通,合谷主之。

耳聋,两颞颥痛,中渚主之。

耳焞焞浑浑聋无所闻,外关主之。

卒气聋,四渎主之。

《集验方·治耳病方》卷十二:

治耳聋方:杏人  葶苈子  盐末各等分  右三味,捣研,以少许猪脂和合煎,以绵裹塞耳。

又方:附子  瓜子  杏人各等分  右三味,捣,以绵裹,塞耳中。

又方:巴豆十四枚,捣。鹅脂半两,火熔,内巴豆和,取如小豆,绵裹内耳中,差,日一易。差三十年聋。

《肘后备急方·治耳聋诸病方》卷六:

葛氏耳卒聋,取鼠胆内耳中,不过三愈。有人云:侧卧沥一胆尽,须臾胆汁从下边出。初出益聋,半日顷乃差。治三十年老聋。(成按:《孙真人海上方·耳聋》:“耳聋久矣不闻言,那怕成灾三五年,鼠胆寻来倾耳内,真如顷刻遇神仙。”)

又方:巴豆十四枚  鹅脂半两火熔,内巴豆和取如小豆,绵裹内耳中,日一易。

治卒得风,觉耳中悦悦者:急取盐七升,甑蒸使热,以耳枕盐上,冷复易。亦疗耳卒疼痛。

又方:瓜蒌根削令可入耳,以腊月猪脂煎三沸,出,塞耳,每日作三,七日即愈。

耳中常鸣方:生地黄切以塞耳,日十数易。

耳聋巴豆丸:巴豆一枚去心皮,斑猫一枚去翅足。二物合捣筛,绵裹塞耳中,再易,甚验。

又方:磁石  菖蒲  通草  薰陆香  杏仁  花麻  松脂等分  捣筛为末,分等,蜡及鹅脂和硬,和为丸稍长,用叉子穿心为孔,先去耳塞,然后内于药,日再,初著痒及作声,月余总差。

附方:

又方:治耳卒聋:巴豆一粒  腊裹,针刺令通透,用塞耳中。

梅师方:治耳久聋,松脂三两(炼)  巴豆一两  相和熟捣,可丸通过,以薄绵裹,内耳孔中塞之,日一度易。

杜壬方,治耳聋,因肾虚所致,十年内一服愈。蝎至小者四十九枚,生姜如蝎大,四十九片,二物铜器内炒。至生姜干为度。为末,都作一服,初夜温酒下,至二更尽,尽量饮酒,至醉不妨。次日耳中如笙簧,即效。(成按:《三因方》卷十六对本方命名为“干蝎散”。)

胜金方:治耳聋立效,以干地龙入盐贮在葱尾内,为水点之。(成按:《普济方》卷四十八命名为“干地龙方”。)

杨氏《产乳》方:疗耳鸣无昼夜:乌头烧作灰  菖蒲等分为末  绵裹塞耳中,日再用,效。

《诸病源候论》:

卷三·虚劳病诸候·虚劳耳聋候:肾候于耳,劳伤则肾气虚,风邪入于肾经,则令人耳聋而鸣。若膀胱有停水,浸渍于肾,则耳聋而气满。

卷十五·五脏六腑病诸候·肝病候:肝气盛,为血有余,则病目赤,两胁下痛引小腹,善怒;气逆则头眩,耳聋不聪,颊肿,是肝气之实也,则宜泻之。

卷十五·五脏六腑病诸候·肺病候:肺气不足,则少气不能报息,耳聋嗌干,是为肺气之虚也,则宜补之。

卷十五·五脏六腑病诸候·肾病候:肾气不足则厥,腰背冷,胸内痛,耳鸣苦聋,是为肾气之虚也,则宜补之。

《养生方·道引法》云:肾藏病者,咽喉窒塞,腹满耳聋,用呬气出。

卷二十九·耳病诸候·耳聋候:肾为足少阴之经,而藏精气,通于耳。耳宗脉之所聚也,若精气调和,则肾脏强盛,耳闻五音;若劳伤血气,兼受风邪,损于肾脏而精脱,精脱者,则耳聋。然五脏六腑十二经脉,有络于耳者,其阴阳经气有相并时,并则有脏气逆,名之为厥,厥气相搏,入于耳之脉,则令聋。其肾病精脱耳聋者,其候颊颧色黑。手少阳之脉动,而气厥逆而耳聋者,其候耳内煇煇焞焞也。手太阳厥而聋者,其候聋,而耳内气满。

《养生方·导引法》云:坐地交叉两脚,以两手从曲脚中入,低头叉项上,治久寒不能自温,耳不闻声。

又云:脚着项上,不息十二通,必愈大寒不觉暖热,久顽冷,患耳聋目眩,久行即成法,法身,五六不能变。

卷二十九·耳病诸候·耳风聋候:足少阴,肾之经,宗脉之所聚,其气通于耳,其经脉虚,风邪乘之,风入于耳之脉,使经气否塞不宣,故为风聋。风随气脉行于头脑,则聋而时头痛,故谓之风聋。

卷二十九·耳病诸候·劳重聋候:足少阴肾之经,宗脉之所聚,其气通于耳。劳伤于肾,宗脉虚损,血气不足,故为劳聋。劳聋为病,因劳则甚,有时将适得所,血气平和,其聋则轻。

卷二十九·耳病诸候·久聋候:足少阴肾之经,宗脉之所聚,其气通于耳。劳伤于肾,宗脉虚损,血气不足,为风邪所乘,故成耳聋。劳伤甚者,血虚气极,风邪停滞,故为久聋。

卷二十九·耳病诸候·耳鸣候:肾气通于耳,足少阴肾之经,宗脉之所聚。劳动经血,而血气不足,宗脉则虚,风邪乘虚,随脉入耳,与气相击,故为耳鸣。诊其右手脉寸口,名曰气口,以前脉浮则为阳,手阳明,大肠脉也;沉则为阴,手太阴,肺脉也。阴阳俱虚者,此为血气虚损,宗脉不足,病苦耳鸣嘈嘈,眼时妄见光,此是肺与大肠俱虚也。左手尺中,名曰神门,其脉浮为阳,足太阳,膀胱脉也。虚者膀胱虚也,肾与膀胱合病,苦耳鸣,忽然不闻,时恶风。膀胱虚,则三焦实也。膀胱为津液之府,若三焦实则克消津液,克消津液,故膀胱虚也。耳鸣不止,则变成聋。

卷三十·妇人杂病诸候·耳聋候:耳聋者,风冷伤于肾,肾气通于耳,劳伤肾气,风冷客之,邪与正气相搏,使经气不通,故耳聋也。

卷三十·妇人杂病诸候·耳聋风肿候:耳聋风肿者,风邪搏于肾气故也。肾气通于耳,邪搏其经,血气壅涩,不得宣发,故结肿也。

卷三十九·妇人产后病诸候·产后耳聋候:肾气通于耳,而妇人以肾系胞。因产血气伤损,则肾气虚,其经为风邪所乘,故令耳聋也。

卷四十八·小儿杂病诸候·耳聋候:小儿患耳聋,是风入头脑所为也。手太阳之经,入于耳内,头脑有风,风邪随气入乘其脉,与气相搏,风邪停积,即令耳聋。

卷四十八·小儿杂病诸候·耳鸣候:手太阳之经脉入于耳内,小儿头脑有风者,风入乘其脉,与气相击,故令耳鸣。则邪气与正气相击,久即邪气停滞,皆成聋也。

《备急千金要方·七窍病下·耳疾》卷六上:

治肾热,面黑目白,肾气内伤,耳鸣吼闹、短气,四肢疼痛,腰背相引,小便黄赤方。羊肾一具(治如食法)  白术五两  生姜六两  玄参四两  泽泻二两  芍药  茯苓各三两  淡竹叶(切)二升  生地黄(切)一升  上九味口父咀。以水二斗煮羊肾、竹叶,取一斗,去滓澄之,下药,煮取三升,分三服,不已,三日更服一剂。(成按:《普济方》卷五十四命名为“白术汤”。)

治劳聋,气聋,风聋,虚聋,毒聋,久聋耳鸣方:山茱萸  干姜  巴戟天  芍药  泽泻  桂心  菟丝子  黄芪  干地黄  远志  蛇床子  石斛  当归  细辛  苁蓉  牡丹  人参  甘草  附子各二两  菖蒲一两  羊肾二枚  上二十三味末之,蜜丸如梧子大。食后服十五丸,日三,加至三四十丸止。皆缘肾虚耳,故作补肾方,又作薄利九窍药即瘥。(成按:《医方考》卷五《千金》补肾丸:“劳聋者,劳火鼓其听户也。气聋者,经气滞塞于听户也。风聋者,风热闭其听户也。虚聋者,气血虚耗而神不用也。毒聋者,脓血障碍,妨于听户也。久聋者,病非一日,邪气痹聚也。凡是聋者,势必耳鸣,故总系其耳鸣也。味之甘者,可以补虚,亦可以却劳,人参、黄芪、羊肾、山萸、干地、菟丝、巴戟、苁蓉、泽泻、芍药、当归、茯苓、甘草,均味甘之品也,能疗虚聋、劳聋。味之辛者,可以驱风,亦可以顺气,防风、细辛、菖蒲、远志、丹皮、石斛,均味辛之品也,能疗气聋、风聋。性之毒者,可以开结毒,亦可以疗久痹,蛇床、桂心、附子、干姜,均辛温微毒之品也,能疗毒聋、久聋。”) 

治耳聋方:生地黄极粗者长一寸半  巴豆  杏人各七枚  印成盐两颗  头发如鸡子大(烧灰)  右五味,治下筛以绵薄裹,内耳中一日一夜,若小损即去之,直以物塞耳。耳中黄水及脓出,渐渐有效,不得更著,不著一宿后,更内一日一夜,还去之,依前。

又方:蓖麻人五合  杏人  菖蒲  磁石  桃人各三分  巴豆一分  石盐三分  附子二分  薰陆香  松脂各十分  蜡八分  通草二分。右十二味,先捣草、石令细,别研诸仁如脂,内松脂、蜡合捣数千杵,令可丸乃止。以如枣核大,绵裹塞耳,一日四五度,出之转捻,不过三四日易之。(成按:《普济方》卷四十八命名为“黄蜡丸”)

又方  磁石(四两)  天门冬  地骨皮  生姜各三两  山茱萸  茯苓  菖蒲  川芎  枳实  白芷  橘皮  甘草  土瓜根  牡荆子各二两  竹沥二升。(成按:《普济方》卷五十四命名为“磁石散”)上十五味口父咀。以水八升煮减半,纳沥煮取二升五合,分三服,五日一剂,三日乃着散纳耳中,如后方:石菖蒲  白蔹  牡丹  山茱萸  牛膝  土瓜根各二两  磁石四两。上七味治下筛,绵裹塞耳,日一易之。仍服大三五七散佳。(成按:《普济方》卷四十八命名为“菖蒲散”。)

又方:酒三升  碎牡荆子二升浸七日,去渣,任性服尽,虽三十年久聋亦差。

又方:薰陆香  蓖麻  松脂  蜡  乱发灰  石盐  右六味等分末之作丸,绵裹塞耳,时易之,差止。

治耳聋方:巴豆十四枚  成炼松脂半两  上二味合治丸如黍米大,绵裹以簪头着耳中,一日一易。药如硬,微火炙之,以汗出乃愈,大效。 

又方:雄鲤鱼脑二两  防风  菖蒲  细辛  附子  芎藭各六铢,右六味口父咀,以鱼脑合煎,三沸三上三下之,膏香为成,滤去渣冷,以一枣核灌耳中,以绵塞之。

又方:竹筒盛鲤鱼脑,炊饭处蒸之,令烊,注耳中。

又方:菖蒲、附各等分,末之,以麻油和,以绵内耳中(成按:《三因方·卷十六》菖蒲丸:“治耳卒痛,及聋塞不闻声。菖蒲  附子(炮去皮脐)各等分  上为末,以醋丸,如杏仁大。绵裹纳耳中,日二易之。”)

又方:矾石  甘草  菖蒲  当归  细辛 防风  芎藭  白芷  附子 乌贼骨  皂夹各半两  巴豆十四枚,右十二味薄切,三升酢浸一宿,以不中水鸡膏九合煎三上三下,以巴豆黄膏成,去渣内雄黄末搅调,取枣核大沥耳中绵塞之,日三易。(成按:《普济方》卷四十八命名为“矾石膏”。)

又方:烧铁令赤投酒中饮之,仍以磁石塞耳中,日一易,夜去之,旦别著。

又方:蓖麻一百颗去皮  大枣十五枚去皮核  右二味熟捣丸如杏人,内耳中二十日差。

又方:芥子捣碎,以男儿乳和,绵裹内之。

又方:取柴胡苗汁灌耳中,再度差。

又方:截箭杆二寸内耳中,以面拥四畔,勿令泄气,灸筒上七壮。

又方:硫黄、雄黄各等分为末,绵课内耳中,数日闻人语声。

又方:桂心十八铢  野葛六铢  成煎鸡肪五两,  上三味口父咀,于铜器中微火煎三沸,去滓,密贮勿泄,以苇筒盛如枣核大,火炙令少热,欹卧倾耳灌之,如此十日耵聍自出,大如指,长一寸,久聋不过三十日,以发裹膏深塞。莫使泄气,五日乃出之。(《千金翼》云治二十年耳聋) 

治耳聋齿痛赤膏方:桂心  大黄  白术  细辛  芎藭各一两  干姜二两  丹参五两  蜀椒一升  巴豆十枚  大附子二枚。(成按:《普济方》卷四十八命名为“丹参膏”)右十味口父咀,以苦酒二升浸一宿,内成煎猪肪三斤,火上煎,三上三下,药成去渣,可服可摩。耳聋者绵裹内耳中,齿冷痛则著齿间,诸痛皆摩。若腹中有病,以酒和服如枣许大,咽喉痛,取枣核大吞之。

又方:以绵裹蛇膏塞耳,神良。

又方:淳酢微火煎附子一宿,削令可入耳,以绵裹塞之。

治卒耳聋方:细辛  菖蒲各八铢 杏人  麴末各十铢,右四味和捣为丸,干即著,少猪脂如枣核大,绵裹内耳中,日一易。小差,二日一易,夜去旦塞之。

治三十年耳聋方:故铁三十斤,以水七斗浸三宿,取汁,入麴酿米七斗如常造酒法,候熟,取磁石一斤研末浸酒中,三日乃可饮,取醉,以绵裹磁石内耳中,好覆头卧,酒醒去磁石,即瘥。(成按:《医方考·耳疾门》卷五:“治三十年久聋方:故铁三十斤,以水七斗,浸三日取汁,入曲酿米七斗,如常造酒法,候熟;取磁石一斤,研末,浸酒中三日,乃可饮取醉;以绵裹磁石内耳中,覆头一卧,酒醒,去磁石即瘥。昆谓磁石引铁,物类以相感也。金石之性寒,可使主内热;金石之性重,可使镇怯气。其酿于酒,欲其无所不之;既饮其酒,复以磁石内耳中,欲其内外交感,而听户随开尔。”)

治耳鸣聋方:当归  细辛  芎藭  防风  附子  白芷各六铢  右六味末之,以鲤鱼脑八两合煎,三上三下,膏成去渣,以枣核大灌耳中,旦以绵塞耳孔。

治耳鸣流水声不治久成聋方:生乌头掘得乘湿削如枣核大,内耳中,日一易之。不过三日愈,亦疗痒及卒风聋。

治耳鸣水入方:通草  细辛  桂心各十八铢  菖蒲一两  附子六铢  矾石六铢  当归  甘草各十二铢  独活一两半  右九味末之,以白鹅脂半合,稍稍和如枣核,绵裹内耳中,日三,旋旋和用。

卷八·诸风:治风,耳鸣,从耳后量八分半里许有孔,灸一切风得差,狂者亦差。两耳门前后,各灸一百壮。

卷三十·针灸下·头面:

上关、下关、四白、百会、颅息、翳风、耳门、颔厌、天窻、阳谷、关冲、掖门、中渚:主耳痛鸣聋。

天容、听会、听宫、中渚:主聋嘈嘈若鸣。

天牖、四渎:主暴聋。

外关、会宗:主耳煇煇淳淳,聋无所闻。

前谷、后溪:主耳鸣,仍取偏历、大陵。

腕骨、阳谷、肩贞、窍阴、侠溪:主颔痛引耳,嘈嘈耳鸣,无所闻。

商阳:主耳中风聋鸣,刺入一分,留一呼,灸三壮,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顷。

《千金翼方·针灸》卷二十六:

耳聋鸣,客主人,一名上关,在听会上一寸,动脉宛宛中,针入一分,主耳聋鸣如蝉。

又听会在上关下一寸动脉宛宛中,一名耳门,针入三分,主耳聋、耳中如蝉鸣。通耳灸,日五壮至七壮止,十日后还依前灸之。慎生冷、醋、滑、酒、面、羊肉、蒜、鱼、热食。

耳聋,耳中如蝉鸣,通耳灸,日五壮至七壮止。十日后还依前灸之。慎生冷、醋、滑、酒、麪、羊肉、蒜、鱼、热食。

又合谷在虎口后,从纹头立指取之,宛宛中,主耳聋飕飕然如蝉鸣,宜针入四分,留三呼五吸,忌灸。慎洗手,凡针手足皆三日勿洗也。

耳风聋雷鸣,灸阳维五十壮,在耳后引耳令前,弦弦筋上是。

耳聋不得眠,针手小指外端近甲外角肉际,入二分关,补之。

又针关冲,入一分半,补之。

又针腋门,在手小指次指奇间,入三分,补之。

《新修本草·诸病通用药》卷二:

耳聋:磁石  菖蒲  葱涕  雀脑  白鹅膏  鲤鱼脑  络石  白颈蚯蚓

《太平圣惠方》:

卷七·治肾气不足诸方:夫肾脏者,元气之根,神精所舍。若其气虚,则阴气有余,阳气不足,故令心悬气少,少腹胀急,目视昏暗,耳无所闻......则是肾气不足之候也。

卷七·治肾虚补肾诸方:夫肾脏者,足少阴之经也。左则为肾,右为命门。肾与命门者,神精所舍,元气所系也。若肾虚则腰背切痛,不能俯仰,足胫小弱,多恶风寒,手足厥冷,呼吸少气,骨节烦疼,脐腹结痛,面色黧黑,两耳虚鸣,肌肉干枯,小便滑数;诊其脉浮细而数者,是肾虚之候也。

卷三十·治虚劳耳聋诸方:夫肾候于耳。劳伤则肾气虚。风邪入于肾经。则令人耳聋而苦鸣。膀胱有停水。浸渍于肾。则耳聋而满也。

卷三十六·治耳风聋诸方:夫足少阴肾之经,宗脉所聚,其气通于耳,其经脉虚,风邪乘之,风入于耳之脉,使经气否塞不宣,故为风聋;风随气脉行于头脑,则聋而时头痛,故谓风聋也。

卷三十六·治劳聋诸方:夫劳聋者,是肾气虚乏故也。足少阴肾之经,宗脉之所聚,其气通于耳,劳伤于肾,则宗脉虚损,气血不足,故名劳聋;为其病,因劳则甚,若有时将息得所,气血和平,其聋则轻,或房室不节,其聋则甚也。

卷三十六·治耳久聋诸方:夫足少阴肾之经,宗脉所聚,其气通于耳。劳伤于肾,宗脉虚损,血气不足,为风邪所乘,故成耳聋;劳伤甚者,血虚气极,风邪停滞,故为久聋也。

卷三十六·治暴热耳聋诸方:夫耳者肾之候也,若肾气实则生热,热则上焦壅滞,经络否塞,不得宣通,邪热之气,入于耳脉,则令四肢满急,腰背强直,胸胁切痛,好忘不安,耳无所闻也。

卷三十六·治卒耳聋诸方:夫卒耳聋者,由肾气虚,为风邪所乘,搏于经络,随其血脉上入于耳,正气与邪气相击,故令耳卒聋也。

卷三十六·治耳虚鸣诸方:夫肾气通于耳,足少阴肾之经,宗脉之所聚。劳动经血,而血气不足,宗脉则虚,风邪乘虚,随脉入耳,与气相击,故为耳鸣。诊其右手脉寸口,名曰气口以前,脉浮则为阳,手阳明大肠脉也,沉则为阴,手太阴肺脉也。阴阳俱虚者,此为血气虚损,宗脉不足,病苦耳鸣嘈嘈是也,眼时妄见光,此是肺与大肠俱虚也。左手尺中,名曰神门,其脉浮为阳,足太阳膀胱脉也。虚者膀胱虚也,肾与膀胱合病。若耳鸣,忽然不闻,时时恶风,膀胱虚则三焦实,实则克消津液,故膀胱虚也,耳鸣不止,则变成聋也。

卷八十九·治小儿耳聋诸方:夫小儿耳聋者,是风入头脑所为。手太阳之经,入于耳内,头脑有风,风邪随气入乘其脉,与气相搏,风邪停积,则令耳聋也。

卷九十七·食治耳鸣耳聋诸方:夫耳鸣耳聋者,肾为足少阴之经,而藏精,其气通于耳,耳宗脉之所聚,若精气调和,则肾气强盛,五音分晓,若劳伤血气,兼受风邪,积于肾脏,而精气脱,则耳聋也,血气不足,宗脉即虚,风邪乘虚随入耳中,与气相击,则为耳聋也。

《圣济总录》:

卷一百一十四·耳统论:论曰肾气通于耳,心寄窍于耳,气窍相通,若窗牖然,音声之来,虽远必闻。若心肾气虚,精神失守,气不宣通,内外窒塞,斯有聋聩之疾,《经》所谓五脏不和,则九窍不通。

卷一百一十四·耳聋:论曰耳聋之证有二,有肾虚精脱而聋者,肾气通于耳也;有经脉气厥而聋者,经脉络于耳也。肾虚而聋者,其候面色黑;气厥搏入于耳而聋者,其候耳中辉辉焞焞,或耳中气满是也。辉辉焞焞,过在手少阳;耳中气满,过在手太阳。以至五络,皆会于耳中,各有证候,审而治之。

卷一百一十四·风聋:论曰风聋者,本于足少阴经虚,风邪乘之,令气脉不通,风邪内鼓,则耳中引痛,牵及头脑,甚者聋闭不通,故谓之风聋。

卷一百一十四·劳聋:论曰劳聋者,肾气虚劳所致也,足少阴肾经,宗脉所聚,其气通于耳,肾气虚弱,宗脉耗损,则气之所通,安得聪彻而不聩哉,旧说谓因劳则甚,要当节嗜欲,慎起居,而无损肾脏。

卷一百一十四·久聋:论曰久聋者,肾脏虚,血气不足,风邪停滞故也。足少阴经,宗脉所聚,其气通于耳,若肾脏劳伤,宗脉虚损,血气既虚,风邪乘之,是为耳聋;积久不差,劳伤过甚,邪气留滞,故为久聋也。

卷一百一十四·五聋:论曰五聋不同,曰风聋,曰干聋,曰劳聋,曰虚聋,曰聍聋是也。肾气通于耳,足少阴其经也,经虚受风邪,及劳伤血气,停滞津液,皆能致聋,惟所受不同,故其证各异。葛氏所谓风聋者痛掣,干聋者生耵聍,劳聋者出黄汁,虚聋者肃肃作声,聍聋者脓汁出,可不辨哉。

卷一百一十四·耳聋有脓:论曰耳聋有脓者,盖肾脏虚,劳伤血气,与津液相搏,热气乘之,则结聚于耳中,腐化脓汁,气不开窍则致人聋。

卷一百一十四·耳虚鸣:论曰耳者心之寄窍,肾气所通也,府脏和平,则其窍通而无碍。肾气既虚,风邪干之,复以思虑劳心,气脉内结,不得疏通,则耳内浑焞与气相击而鸣,或如钟磬雷鼓,或如蝉噪,皆肾虚所致也。

卷一百一十五·耳诸疾:论曰肾开窍于耳,足少阴之经,宗脉所会也,若精气调和,元脏充盛,则耳聪而诸疾不生,或劳伤气血,客受风邪,则肾虚而为耳病,有肾间积水而耳聋者,有心气虚热而耳聋者,有脑脂下流成耵聍耳垢而耳聋者,其证不一。

卷一百九十三·治耳疾灸刺法:

听会二穴,在耳前陷中,张口得之,动脉应手,各灸五壮,主耳聋无所闻,《甲乙经》云:手少阳脉气所发也。

下关二穴,主聤耳,《甲乙经》云:在客主人下,耳前动脉下空下廉合口有穴,张口而闭,足阳明少阳之会,各灸三壮,炷以小箸头为之。

耳鸣,百会及颔厌、颅囟、天窗、大陵、偏历、前谷、后溪主之。

耳痛聋鸣,上关主之,刺不可深。耳聋鸣,下关及阳溪、关冲、腋门、阳谷主之。

耳鸣聋,头颔痛,耳门主之。

聋耳中颠飕颠飕若风者,听会主之。

耳聋无闻,天窗主之。耳聋嘈嘈无所闻,天容主之。

耳中生风,耳鸣耳聋时不闻,商阳主之。

耳聋,两颞颥痛,中渚主之。

耳渾渾淳淳,聋无所闻,外关主之。

猝气聋,四渎主之。

作泥饼子,厚半分,复耳上,四边,勿令泄气,以箸刺泥饼,作一小孔,以艾灸之百壮,候耳中痛不可忍,即侧耳倾却黄水,出尽即瘥,若泥干,数易之。治耳病,又截箭簳二寸,纳耳中,以面拥四畔,勿令泄气,灸簳筒上七壮。又捣豉作饼,填耳内,以地黄长五六分,削一头令尖,纳耳中,与豉饼底齐,饼上着楸叶盖之,剜一孔如箸头,透饼于上,灸三壮。

《幼幼新书》卷三十三:

耳聋:《宝鉴》儿耳聋鸣聍耳痛不痛歌:太阳入耳听损聪,气滞多时耳必聋,鸣是风与气相击,痛应脑户有邪风,肾热郁蒸停耳患,日深疼痛出稠脓,不有稠脓非此患,只缘滴水入耳中。

《素问玄机原病式·六气主病·火类》:

耳鸣有声,非妄闻也。耳为肾之窍,交会手太阳、少阳、足厥阴、少阴、少阳之经。若水虚火实,而热气上甚,客其经络,冲于耳中,则鼓其听户,随其脉气微甚而作诸音声也。《经》言:阳气上甚而跃,故耳鸣也。

聋之为病,俗医率以慓悍燥烈之药制之,往往谓肾水虚冷故也。夫岂知水火之阴阳,心肾之寒热,荣卫之盛衰,犹权衡也,一上则必一下。是故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此平治之道也。夫心火本热,虚则寒矣;肾水本寒,虚则热矣;肾水既少,岂能反为寒病耶?《经》言:足少阴肾水虚,则腹满身重,濡泻,疮疡流水,腰股痛发,腘腨股膝不便;烦冤,足痿,清厥,意不乐,大便难,善恐心惕,如人将捕,口苦,舌干,咽肿,上气,嗌干及痛......以此见肾虚为病,皆是热证……又曰:肾热者,色黑齿槁。凡色黑齿槁之人,必身瘦而耳焦也。所以然者,水虚则火实,而热亢极则害承乃制,故反兼水之黑也;肾水衰少,不能润泽,故黑干焦槁也,齿耳属肾故甚也。

故老人之气衰,多病头目昏眩,耳鸣或耳聋,上气喘咳,涎唾粘稠,口苦舌干,咽嗌不利,肢体焦痿,筋脉拘倦,中外燥涩,便溺秘结,此皆阴虚阳实之热证也。

所谓聋者,由水衰火实,热郁于上,而使听户玄府壅塞,神气不得通泄也。其所验者,《仙经》言双手闭耳如鼓音,是谓鸣天鼓也。由脉气流行,而闭之于耳,气不得泄,冲鼓耳中,故闻之也。或有壅滞,则天鼓微闻;天鼓无闻,则听户玄府闭绝,而耳聋无所闻也。故一法含浸针砂酒,以磁附耳,欲导其气令通泄也。或问曰:聋既为热,或服干蝎、生姜、附子、醇酒之类辛热之物,而或愈者何也?答曰:欲以开发玄府,而令耳中郁滞通泄也,故《养生方》言,药中其效,则如闻百攒乐音,由阳气开冲耳中也。凡治聋者,适其所宜,若热证已退,而聋不已者,当以辛热发之,三两服不愈者,则不可久服,恐热极而成他病尔。若聋有热证相兼者,宜以退风散热凉药调之,热退结散而愈。然聋甚闭绝,亦难为矣。慎不可攻之过极,反伤正气,若非其病,不可服其药,饮食同法。

《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大头论·耳附论》卷下:

论曰:耳者盖非一也,以窍言之,是水也;以声言之,金也;以经言之,手足少阳俱会其中也。有从内不能听者,主也;有从外不能入者,经也;有若蝉鸣者,有若钟声者,有若火熇熇然者,各随经见之,其间虚实不可不察也。假令耳聋者,肾也,何谓治肺?肺主声。鼻塞者,肺也,何谓治心,心主臭。如此推法,皆从受气为始,肾受气于已,心受气于亥,肝受气于申,肺受气于寅,脾王四季。此法皆长生之道也。

《小儿卫生总微论方·耳中诸病论》卷十八:

耳聋:小儿有忽患耳聋沉听者,由风邪乘于手太阳之经也。邪随其经,入于耳内,邪正相搏,气停塞滞,则令耳聋,不能聪听于音声也,轻者则为沉听,谓耳中沉沉然,轻小之音则不辨,重大之声才闻也。

耳中鸣痛:小儿有耳中或鸣或痛者,由风邪入耳,与正气相干,搏于血气者,即为鸣;搏于经络者,即为痛也。

《针灸资生经》:

卷六·耳鸣:

上关、下关、四白、百会、颅息、翳风、耳门、颔厌、天窗、阳溪、关冲、掖门、中渚、主耳鸣聋。

天容、听会、听宫、中渚,主聋,嘈嘈若蝉鸣。

腕骨、阳谷、肩贞、窍阴、侠溪,主颔痛引耳,嘈嘈耳鸣无所闻。

前谷、后溪、主耳鸣,仍取偏历。太陵、商阳,主耳中风聋鸣,刺一分,留一呼,灸三壮,左取右,右取左,如食顷。

络却,治头旋耳鸣。

浮白,治耳鸣嘈嘈无所闻。

和髎,治耳中嘈嘈。

上关,治耳中如蝉声。

耳门,治耳鸣如蝉声。

听会、听宫,治耳蝉声。

瘈脉,治头风耳鸣。

偏历、阳溪、商阳、络却、腕骨、前谷,治耳鸣。

颔厌,疗耳鸣。

肩贞,主耳鸣无闻。

颔厌,疗耳鸣。

人之耳鸣,医者皆以为肾虚所致,是则然矣。然亦有用气而得者,用心而得者,不可一概论也。若欲无此患,盖亦不使肾至于虚,且不使气、不用心可也。或微微耳鸣,只用葱管置在耳中,令气透,自不鸣矣。

天牖(又主耳不聪)、四渎,主耳暴聋。

外关、会宗,主耳浑浑淳淳,聋无所闻。

商阳,主耳中风聋鸣。

天牖,主耳不聪。

明下云,疗暴聋。

上关等,主耳鸣声。

商阳、阳谷、百会,治耳鸣耳聋。

束骨、翳风、上关、后溪、颅囟,治耳聋。

风池,治耳塞。

听会,治耳聋,耳中如蝉声。

听宫,治耳聋如物填塞,无所闻,耳中嘈嘈。

外关、天窗,治耳鸣聋无所闻。

窍阴,治卒聋,不闻人语。

三阳络、液门,治耳暴聋。

侠溪,治颊颔肿,耳聋,胸痛不可转,痛无常处。

明下云,疗耳鸣聋。

浮白,疗耳聋,嘈嘈无所闻。

下云,耳鸣声。

耳门、翳风、脑空,疗耳鸣聋。

外关、听会,疗耳淳淳浑浑,聋无闻。

天牖,疗暴聋。

《脾胃论·三焦元气衰旺论》卷上:

《黄帝针经》云: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倾,目为之瞑。中气不足,溲便为之变,肠为之苦鸣。下气不足,则为痿厥心悗。补足外踝下留之。

此三元真气衰惫,皆由脾胃先虚,而气不上行之所致也。加之喜怒悲忧恐,危亡速矣。

《仁斋直指·耳》卷二十一:

耳属足少阴之经,肾家之寄窍于耳也。肾通乎耳,所主者精,精气调和,肾气充足,则耳闻而聪,若劳伤气血,风邪袭虚,使精脱肾惫,则耳转而聋。又有气厥而聋者,有挟风而聋者,有劳损而聋者。盖十二经脉,上络于耳,其阴阳诸经,适有交并,则脏气逆而为厥,厥气搏入于耳,是为厥聋,必有时乎眩晕之证。耳者,宗脉之所附,脉虚而风邪乘之,风入于耳之脉,使经气痞而不宣,是为风聋,必有时乎头痛之证。劳役伤于气血,淫欲耗其精元,瘦悴力疲,昏昏聩聩,是为劳聋,有能将适得所,血气和平,则其聋暂轻,其或日就劳伤,风邪停滞,则为久聋之证矣。外此,又有耳触风邪,与气相击,其声嘈嘈,眼或见光,谓之虚鸣。热气乘虚,随脉入耳,聚热不散,脓汁出焉,谓之脓耳。入耳间有津液,轻则不能为害,若风热搏之,津液结聊成核塞耳,亦令暴聋,谓之耵耳。前是数者,肾脉可推,风则浮而盛,热则洪而实,虚则涩而濡。风为之疏散,热为之清利,虚为之调养,邪气屏退,然后以通耳调气安肾之剂主之,于此得耳中三昧。

耳病证治:

治厥聋方:和剂流气饮加石菖蒲,每服三钱,以生姜、葱白同煎,食后服沉香降气汤,或降气汤、不换金正气散、指迷七气汤通用。轻者吞来复丹,重者吞养正丹。凡治耳聋皆当调气。

加味宣风散:通利肾脏风气。

芎芷散:治风入耳虚鸣。

耳鸣方:草乌头(烧带生)  石菖蒲。上等分为末,用绵裹塞耳,一日三度。

耳鸣暴聋方:川椒  石菖蒲  旧松脂各一分  巴豆肉五分上为细末,熔蜡,丸如枣核大,塞入耳。

耳鸣方论:肾者,宗脉所聚,耳为之窍。血气不足,宗脉乃虚,风邪乘虚,随脉入耳,气与之搏,故为耳鸣。先用生料五苓散加制枳壳、橘皮、紫苏、生姜同煎,吞青木香丸,散邪疏风下气,续芎归饮和养。

附诸方:

犀角饮子:治风热上壅,两耳聋闭,内外肿痛,脓水流出。

清神散:治风气壅上,头目不清,耳常重听。

复聪汤(姚方伯传):治痰火上攻,耳聋耳鸣。

滚痰丸:治热痰、湿痰耳聋。

神芎散:治湿热、湿痰耳聋。

槟榔丸:治湿热、湿痰耳聋。

龙荟丸:治肝火上升耳聋。(成按:《杂病证治》卷四)谓此方:“治久聋火闭,脉洪数者……火闭清道,热壅听户,故两耳无闻,谓之火聋。大黄荡涤热结以通肠胃,胆草泻湿热以清肝胆;芦荟清久积之蕴热,青黛解郁结之伏火;黄连清心脾之火,当归益肝胆之血;黄柏清肾膀胱之火,黄芩清肺肠之火;木香调诸气,麝香通诸窍也。蜜丸滚水下,使火闭一开,则热中壅自释而听户肃清,久聋无不自愈矣。此泻热通窍之剂,为火闭久聋之端方。”)

《秘传证治要诀及类方·耳》卷十:

耳为肾窍,耳病皆属于肾,肾虚故耳中或如潮声、蝉声,或暴聋无闻,宜鸣聋散,或嚼蜡,用酒下,及黄蜡粥食之。

肾经久虚,耳中潮声蝉声无休止时,妨害听闻者,常坠气补肾,正元饮咽黑锡丹,间进安肾丸。

耳聋皆属于热,少阳厥阴热多,当用开痰散风热,通圣散、滚痰丸之类。大病后耳聋,须用四物汤降火。阴虚火动耳聋者,亦用四物汤。因郁而聋者,以通圣散纳大黄酒煨,再用酒炒二次后,入诸药,通用酒炒。耳鸣因酒遏者,大剂通圣散加枳壳、柴胡、大黄、甘草、南星、桔梗、青皮、荆芥。不愈,用四物汤妙。耳鸣必用龙荟丸,食后服,气实,入槟榔丸或神芎丸下之。聋病必用龙荟丸,四物汤养阴。湿痰者,神芎丸、槟榔丸。耳湿肿痛,凉膈散加酒炒大黄、黄芩、酒浸防风、荆芥、羌活服,脑多射少。湿加枯矾吹。耳内哄哄然,亦是阴虚。

戴云:亦有气闭者,盖亦是热,气闭者,耳不鸣也。

〔附录〕耳,属足少阴之经,肾家之寄窍于耳也。肾通乎耳,所主者精,精气调和,肾气充足,则耳闻而聪。若劳伤气血,风邪袭虚,使精脱肾惫,则耳转而聋。又有气厥而聋者,有挟风而聋者,有劳损而聋者。盖十二经脉上络于耳,其阴阳诸经适有交并,则脏气逆而为厥,厥气搏入于耳,是谓厥聋,必有眩晕之证。耳者,宗脉之所附。脉虚而风邪乘之,风入于耳之脉,使经气痞而不宣,是谓风聋。必有头痛之证。劳役伤于血气,淫欲耗其精元,瘦悴力疲,昏昏瞆瞆,是为劳聋。有能将息得所,血气和平,则其聋暂轻。又有耳触风邪,与气相搏,其声嘈嘈,眼见光,为之虚聋。

附方:

《和剂》流气饮(成按:指“木香流气饮”):治厥聋。方见气类,内加菖蒲、生姜、葱,同煎服。治聋皆当调气。

桂星散  地黄丸  益智散  芎芷散 

耳鸣方  草乌(烧)  石菖蒲  上等分为末。用绵裹塞耳,一日三度。

耳鸣暴聋方  川椒  石菖蒲  松脂各二钱半  山豆肉半钱  上为末,溶蜡丸如枣核大。塞入耳。

少阳厥阴热多,皆属于热,耳鸣者是。

大病后耳聋,须用四物降火,有阴虚火动耳聋者,亦如上法。

《丹溪治法心要·耳》卷五:

耳聋、耳鸣,有痰、有火、有气虚。耳聋,少阳、厥阴热多,皆属于火,宜开痰散风热,通圣散、滚痰丸之类。大病后耳聋,须用补阴与降火,有阴火动而耳聋者,同法,四物汤加黄柏之类。一方,雄鼠胆汁滴入耳中。聋病必用龙荟、四物养阴。亦有湿热痰者,槟榔、神芎。耳中哄哄然,亦是无阴者。耳因郁而聋,以通圣散,纳大黄用酒煨,再用酒炒三次,然后入诸药,通用酒炒。多饮酒之人耳鸣,木香槟榔丸。耳鸣因酒过者,用大剂通圣散加枳壳、柴胡、大黄、甘草、南星、桔梗、青皮、荆芥,不愈,四物汤。耳鸣必用当归龙荟丸,食后服。气实人槟榔、神芎下之。

《普济方》:

卷四十二·膀胱虚冷:左手尺中神门以后脉阳虚者,足太阳经也,病苦脚中筋急,腹中痛,引疼腰背不可屈伸,转筋恶风,偏枯腰痛,外踝后痛,肌肉振动,耳聋忽忽不闻,恶风飕飕作声,小便利多,项背尻痛,小便不禁,尿多白色,面黑胫酸,两胁胀满,名曰膀胱虚冷也。《内经》曰:膀胱不约为遗溺。

卷四十八·耳门·耳聋诸疾:夫肾开窍于耳,足少阴之经,宗脉所会也,若精气调和,元藏充盛,则耳聪而诸疾不生。或劳伤气血,客受风邪,则肾虚而为耳病。有肾间积水而耳聋者,有心气虚热而耳聋者,有脑脂下流,成耵聍耳垢而耳聋者,其证不一。耳聋之证有二,有肾虚精脱而聋者,肾气通于耳也;有经脉气厥而聋者,经脉络于耳也。肾虚而聋者,其候面色黑;气厥搏入于耳而聋者,其候耳中浑浑淳淳,或耳中气满是也,浑浑淳淳,过在手少阳,耳中气满,过在手太阳,以至五络皆会于耳中,各有证候,审而治之。盖肺虚而少气不能报息,耳聋嗌干,肺之络会于耳中故聋,此说非也。盖气涩必寒盛,则气血俱涩,滞而不行也,耳者宗气也,肺气不行故聋也。耳聋有五,曰风聋,曰干聋,曰劳聋,曰虚聋,曰聤聋是也。肾气通于耳,足少阴其经也,经虚受风邪,及劳伤血气,停滞津液,皆能致聋,惟所受不同,故其证各异。葛氏所谓风聋者痛掣,干聋者生耵聍,劳聋者出黄汁,虚聋者肃肃作声,聤聋者脓汁出,可不辨欤。

《卫生易简方》:

卷一:治精血耗竭,面色黎黑,耳聋目暗,口干多渴,腰痛脚弱,小便白浊,上燥下寒。用鹿茸酒蒸、当归酒浸,等分为末,煮乌梅肉丸如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米饮下。

卷一:治阴盛阳虚,耳作蝉声,并一切冷气。用鹿角霜四两,菟丝子酒浸、茴香炒、枸杞子、五味子、川楝子各一两,为末,酒糊丸如桐子大。每服五七十丸,空心温酒下。

卷七:

治耳鸣,用生地黄截如枣核大,湿纸裹,微火炒煨过,塞耳数易之,以差为度。

治耳鸣及痒,用乌头烧灰,菖蒲等分为末,绵裹塞耳中,日再易。

又方:用生乌头乘湿削如枣核大,塞耳中,旦易,夜易,三日愈。

治耳聋,用雄黄、硫黄等分为末,绵裹塞耳中。

又方:用菖蒲根一寸,巴豆一粒去心,合捣作七丸,绵裹塞耳内。

又方:用骨碎补削作条,火炮,乘热塞耳中。

又方:用槐胶、地龙煨热,绵裹塞耳中。

又方:用杏核烧微烟出,打破取仁,绵裹塞耳内。

又方:用驴油滴入耳中;或蛇油、猬油皆好。

又方:用乌头削如枣核,苦酒中渍一宿,稍干塞耳中,大效。

又方:用干地龙一条,贮葱尾中,入盐少许,为水,滴耳中。

治聋多年不闻者,用牡荆子一升,酒三升淬之渍七宿,去渣,任性饮尽即闻,大验。

治耳卒聋,用巴豆一粒腊裹,针刺令通透,塞耳中。

又方:用甘遂如枣核大,绵裹塞耳中,却以甘草于口中徐嚼。

又方:用楼子葱尖,插耳内。

又方:用香附子为末,以砂铫煎萝卜种汤,饭后、临卧服二钱,干萝卜亦得,莫见铁器。

又方:用凌霄叶捣烂杵自然汁,灌耳内。

治耳聋,用细辛为末,熔黄腊丸和丸如鼠粪大,绵裹,塞耳中。

又方:用鼠胆倾入耳中。

又方:用草麻子五十个去皮,每用一丸,与熟枣一枚,同捣丸如小枣大,更入小儿乳汁就和,绵裹内耳中。觉热度,一日一易,如药难丸,日中曝少时。

又方:口噙甘草一枚,耳中塞二块,用绵裹。

又方:用全蝎四十九个,去虿泡湿,以糯米半升,于大瓦上铺平,将蝎铺于米上焙,令米黄为度,去米不用;又切生姜四十九片,每片放蝎再焙,姜焦为度,去姜不用;将蝎研为末。三五日前,每日先服黑锡丹三、五服,临服药时,夜饭只半饱,看人酒量勿令大醉,酒调服毕,令其睡,切无叫醒,待熟睡却轻唤醒,如不听得,浓煎葱白汤一碗令饮,耳即鸣。

又方:用苍术一块长七分,将一头截平,一头削尖,将尖头插耳内,于平头上安筯头大艾炷灸之,轻者七壮,重灸十四壮,觉耳内有热气者效。

又方:用驴脂和生椒熟捣,绵裹,塞耳中。

又方:用杏仁七个去皮,研碎分三处,入盐一小豆许,绵裹,以器盛于饭甑中,蒸之候饭熟取出。令患人仰卧,和绵将一裹捻油汁滴入耳中,良久又以一裹依前法。

又方:用附子削尖,醇、醋微火煎良久,塞耳中。

又方:用水苏叶生捣,绵裹,塞耳中。

治耳聋鼻塞,用干柿三枚细切,粳米三合,豉少许,煮粥空心服。

治肾气虚损耳聋,用鹿肾一对去脂膜,细切于豉汁中,入粳米二合煮粥,以五味调和,空服食之,作羹及酒服并可。

治两耳虚聋,用白茯苓二两,山药炒三两,杏仁炒去皮尖二两半,黄蜡一两。将三味为末研匀,熔蜡丸如弹子大,盐汤嚼下。

治风虚耳聋,用柘木白皮及东行根白皮煮汁,蘸酒服有验。

《医方类聚·耳门·神巧万全书》第四册:

夫耳虽为肾主候,其耳聋鸣,非一途也。有宗脉虚聋鸣者,有肾虚而聋鸣者,有手少阳之脉逆而聋鸣者,有手太阳厥而聋鸣者,有风聋者,有劳聋者,有上焦热而聋者。夫气血虚损,宗脉不足,为风邪所乘,邪入于耳,与真气相击,则耳鸣嘈嘈然者,宗脉病也。足少阴肾之经,虚损而精脱,其候颊颧黑而耳聋者,肾自病也。手少阳之脉,动而气逆,耳内浑浑焞焞然者,三焦病也,三焦属手少阳也。手太阳厥而耳内气满者,小肠病也,小肠属手太阳也。风入于耳脉,使经气痞塞,不得宣通,聋而时头痛也。肾实热,上焦气壅,邪热入耳,耳因而聋,此为热聋。治法各随其证而治之。

《明医杂著·耳鸣如蝉》卷三:

耳鸣证,或鸣甚如蝉,或左或右,或时闭塞,世人多作肾虚治,不效。殊不知此是痰火上升,郁于耳中而为鸣,郁甚则壅闭矣。若遇此症,但审其平昔饮酒厚味,上焦素有痰火,只作清痰降火治之。大抵此症多先有痰火在上,又感恼怒而得,怒则气上,少阳之火客于耳也。若肾虚而鸣者,其鸣不甚,其人多欲,当见劳怯等症。

愚按:前症若血虚有火,用四物加山栀、柴胡;若中气虚弱,用补中益气汤;若血气俱虚,用八珍汤加柴胡;若怒便聋而或鸣者,属肝胆经气实,用小柴胡加芎、归、山栀,虚用八珍汤加山栀;若午前甚者,阳气实热也,小柴胡加黄连、山栀,阳气虚用补中益气汤加柴胡、山栀;午后甚者,阴血虚也,四物加白术、茯苓;若肾虚火动,或痰盛作渴者,必用地黄丸。《经》云头痛耳鸣,九窍不利,肠胃之所生也。脾胃一虚,耳目九窍皆为之病。

《医学正传·耳病》卷四:

凡耳鸣耳聋,皆是阴虚火动,或补肾丸,或虎潜丸,或滋阴大补丸皆好。

《周慎斋遗书·头鸣》卷九:

午后头鸣困倦,乃阴中之阳不足也。阴中之阳不足则脾不升,脾不升则肺不降。肺者,秋之脏也;午后者,秋之令也。秋为金,金主声,不降故头鸣也。脾不升则阳衰而阴盛,所以困倦也。宜升、柴、芪、术醒脾而补阳。阳者,胸中真气,所谓膻中之阳也。

《疠疡机要·兼证治法》卷上:

耳鸣耳聋,若左寸关脉弦数者,心肝二经虚热也,用四物汤加山栀、柴胡生阴血。右寸关脉浮大者,脾肺二经虚热也,用补中益气汤加山栀、桔梗培阳气。若因怒便作,用小柴胡汤加山栀、芎、归清肝凉血。若午前甚用小柴胡汤加参、芪、归、术补气清肝。午后甚用四物汤加酒炒黑黄柏、知母、五味子补阴降火。如两足心热属肾虚,用六味地黄丸壮水之主。两足冷属阳虚,用八味丸益火之源。

《名医类案·耳》卷七:

耳暴聋者,用全蝎去毒为末,酒调滴耳中,闻流水声即愈。

《古今医统大全·耳病门》卷六十二:

耳聋有六候。诸书论聋证有六候,有气聋、热聋、风聋、厥聋、劳聋、阴聋,又有耵耳、脓耳。大抵耳属足少阴之肾经,肾寄窍于耳也。肾通乎耳,所主者精,精气调和,肾气充足,则耳闻而聪。若劳伤血气,精脱肾惫,必主耳聋。且十二经脉上络于耳,其阴阳诸经适有交并,则脏气入于耳而为厥,是为厥聋,必有眩运相兼。耳者宗脉之所附,脉虚而风邪乘之,经气痞而不宣,谓之风聋,必有头痛之证。劳役伤于气血,淫欲耗其精元,瘦瘁力疲,昏昏聩聩而哄哄然者,是谓劳聋,必兼虚怯等证,此好色肾虚者有之。有痰火上升,郁于耳中而鸣。有热乘虚随脉入耳,结为脓汁,谓之脓耳。或耳间有津液风热搏之,结硬成核塞耳,亦令暴聋,此为耵耳。前是数者皆当推其肾脉,风则浮盛,热则洪大,虚则涩而微。风者散之,热者清之,肾虚者补益之,痰火者凉而降之,各随其宜而治之,岂有不聪听者也?

耳聋耳鸣属热者多。《原病式》曰:聋之为病,俗医卒以慓悍燥烈之药制之,往往谓水虚冷故也。夫岂知水火之阴阳,心肾之寒热,荣卫之盛衰,犹权衡也。一上则必一下,是故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此平治之道也。夫心火本热,虚则寒矣;肾水本寒,衰则热矣。肾水既少,岂能反为寒耶?世俗又云:老人多是虚冷而无热,此世之误也。凡老人之气衰,多病头目昏眩,耳鸣或聋,上气喘咳,涎唾稠粘,口苦舌干,筋痿脉促,二便秘结,此皆阴虚阳实之证。故《经》云:年四十而阴气自半,惟是孤阳独盛,见证皆火,又以热药与之,是以益火也。大寒之药故不可服,而惟以温平调理,计出万全。

耳鸣有声,非妄闻也。耳为肾窍,交会于手太阳、少阳,足厥阴、少阴、少阳之经。若水虚火实而热上甚客其经络,冲于耳中,则鼓其听户,随其脉气微甚而作诸声音也。丹溪云:耳聋属热,少阳、厥阴热多。有气秘者亦是为热。气秘者耳不鸣。

痰火怒甚以致耳鸣。王节斋云:耳鸣证,或鸣甚如蝉,或左或右,或秘塞。世人多作肾虚治,不效。殊不知此是痰火上升,郁于耳中而为鸣,郁甚则壅闭矣。遇此证当审平昔饮酒厚味,上焦素有痰火,只作清痰降火治之。大抵此证多因先有痰火在上,又兼恼怒得者最多。怒则气上,少阳之火客于耳。若肾虚而鸣者,其鸣不甚,人必多怒,当见劳怯证。

气虚耳聋当见于大病之后。凡人大病之后而耳聋者,多是气虚。若老人耳听渐重,亦是气虚。重而兼鸣者亦有痰,不宜峻补。

脉候:两寸脉洪大,痰火耳鸣。肾脉洪盛为肾火。心脉微涩为耳癫痰。肾脉濡涩为虚,短而微者阴虚。左心洪数心火上炎,两尺洪数相火上炎,其人必梦遗耳鸣或聋。耳聋脉缓大而涩者死。

治法:治耳聋者当以通气开郁为主。耳聋证,乃气道不通,痰火郁结壅塞而成聋也。凡用清痰降火之药,须兼味辛行气通窍之药,方得治法之要。古方用酒浸针砂一日,至晚去针砂,将酒含口中,用紧磁石一块绵裹塞耳,左聋塞左,右聋塞右,此欲导其气而通其闭也。有峻用痰火药则反伤脾胃,亦不能开其塞。有急补气虚则火愈上,而亦不能开。惟以前法,痰火药中佐以辛温之味,细细平治,自然痊愈。予见攻之太过反伤正气,变生他疾者有之,此又不可不察也。

耳聋治法宜泻南方补北方。忧愁思虑则伤心,心虚血耗必致耳聋、耳鸣;房劳过度则伤肾,肾虚精竭亦必致耳聋、耳鸣;药宜泻南方补北方,滋阴降火为主。心虚当宁心顺气,宜辰砂妙香散、平补镇心丹选用之;肾虚者宜益精补肾,肉苁蓉丸。

治耳聋,以茱萸、草乌尖、大黄三味为末,津调贴涌泉穴,以引火下行。

《万氏秘传片玉心书·耳病门》卷五:

凡耳暴聋者,此气闭也,通窍丸主之。

运气耳聋有四:一曰湿邪伤肾三焦聋。《经》云:太阴在泉,湿淫所胜,民病耳聋浑浑焞焞,治以苦热是也。二曰燥邪伤肝聋。《经》云:岁金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民病耳无所闻是也。三曰火邪伤肺聋。《经》云:岁火太过,炎热流行,肺金受邪,民病耳聋是也。四曰风火炎扰于上聋。《经》云:少阳司天之政,风热参布,云物沸胜,民病聋瞑;三之气,炎暑至,民病热中聋瞑,治以寒剂是也。

针刺耳聋有五法:其一取手足少阳、手阳明。《经》云:耳聋取小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先取手,后取足。又云:三焦手少阳之脉是动则病耳聋浑浑焞焞,视盛虚热寒,陷下调之也。又云:聋而不痛者取足少阳,聋而痛者取手阳明。又云:耳聋刺手阳明,不已刺其通脉出其前者。其二取手阳明络。《经》云:手阳明之别,名曰偏历,去腕三寸,别入太阴,实则龋聋,取之所别也。又云:邪客手阳明之络,令人耳聋时不闻者,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壮,立闻;不已刺中指爪甲上与肉交者,立闻。其不时闻者,不可刺也,左刺右,右刺左。其三取手太阳。《经》云:手太阳之脉所生病者,耳聋目黄颊肿,视盛虚热寒陷下调之也。又云:耳聋无闻,取耳中是也。其四取肝。《经》云:肝虚则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善恐,取其经,厥阴少阳;气逆则头痛,耳聋不听,颊肿,取血者是也。其五取肺。《经》云:肺虚则少气不能报息,耳聋嗌干,取其经太阴足太阳之外厥阴内血者是也。

运气耳鸣皆属风火。《经》云:厥阴司天,风行太虚,云物摇动,目转耳鸣;三之气,天政布,风乃时举,民病耳鸣。又云:厥阴之胜,耳鸣头眩。又云:少阳所至为耳鸣,治以凉寒是也。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zypx114重在分享,除署名外其余内容均来自网络,本公众号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版权属于作者,如有侵权烦请联系针推医学康复论坛-肖伟(微信号:w131-9185-7002)删除,谢谢!


推荐课程

【按摩推荐】打造零基础华人一绝松筋点穴正骨形体矫正+调理绝技实战精英通知点击查看链接

【针灸推荐】舌下取栓  点击查看链接

【按摩推荐】宗筋“落藏”教你如何解决疾病的源头点击查看链接

【针灸推荐】【杜嵩】独针-初级班、高级班、研修班点击查看链接

【针灸推荐】夏连红 (夏氏脐诊)盘龙针法 治疗妇科病点击查看链接

【正骨推荐】李强-扪筋切骨十字定位法点击查看链接

【美容推荐】【吕晓峰】面部祛皱微雕针刺技术解决损美性问题点击查看链接

【针灸推荐】【关爱君】关氏绝针速治高血压及颈肩腰腿痛点击查看链接

【针灸推荐】邱雅昌董氏奇穴点击查看链接




针推医学康复论坛

zypx114

强烈推荐: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每天都有精选医学好文章免费分享!

131-9185-7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