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关于成吉思汗及元代帝陵所在地的几点推断

新玉书坊 2021-04-06 11:56:30


关于成吉思汗及元代帝陵所在地的几点推断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少多舛难,起兵立国,一生征战,横扫欧亚,铁蹄之下,“灭国四十”,成就了蒙古帝国百年大业,其传奇人生历为世人所推崇景仰。而其“身后”之事(陵墓所在),亦成为数百年来历史考古学上的一大谜团。不仅仅是成吉思汗陵墓元代的14位皇帝陵墓至今都未曾被发现这是元代皇家秘葬制度造成的。


据说,成吉思汗薨后,由其最忠心耿耿的将领遵循“密不发丧”的遗诏,把遗体运回故乡,下葬到赶造好的陵墓中。葬后,又出动上万马匹来回奔跑,将墓地踏平,然后植木为林,并以一棵独立的树作为墓碑。随后,为首的将领命令800名士兵将造墓的1000多名工匠全部杀死,而这800名士兵旋即也遭灭口,这一“天”字号机密最终被带进了坟墓。



目前,各国考古专家关于成吉思汗墓地确切位置的圈定,比较认同的有四个地点:一是位于蒙古国境内的肯特山(不儿罕山)南,克鲁伦河以北的地方;二是位于蒙古国杭爱山;三是位于中国宁夏的六盘山;四是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鄂托克旗境内的千里山。


本人尊重专家,更不愿为了自己人微言轻、毫无考凭的“一家之言”而去否定所有人。但为了下述推断的展开,也不得不依照逻辑思维,对以上四点进行逆向反推:


首先说内蒙古鄂尔多斯鄂托克旗境内的千里山。其缘由始自一个传说:700多年前,成吉思汗率军远征西夏途经伊金霍洛(今鄂尔多斯高原),目睹这里水草丰美,花鹿出没,心里特别高兴,陶醉之际,失手将马鞭掉在了地上。部将刚要拾起马鞭,却被成吉思汗制止了,并即兴吟诗一首:“梅花幼鹿栖息之所,戴胜鸟儿孵化之乡,衰亡之朝复兴之地,白发吾翁安息之邦。”


后来成吉思汗远征西夏时病死途中。成吉思汗的话不能违背。诸子和诸将据大汗命令,先后决定将遗体葬在萨里川,在伊金霍洛地方葬衣冠。据说,路经伊金霍洛,灵车突然深陷泥潭中,用五匹马拉仍纹丝不动。大家即以此为衣冠冢,并建陵园,那里有八个白色的蒙古包,被蒙古族视为全民族的圣迹,称为“八白室”。留下卫队中的500户在此专门侍奉,称作“达尔扈特”。


成吉思汗的第34代嫡孙、中国最后一位蒙古王爷、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奇忠义生前曾对外界宣称,“成吉思汗死于现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六盘山,当时是夏季,气候炎热,遗体不可能运出很远,秘葬在鄂尔多斯境内的可能性很大”。


2002年,内蒙古社科院曾对鄂尔多斯境内的千里山元代遗址进行考古调查,发现这里的地貌、地名等特征,与《蒙古秘史》、《史集》、《蒙兀儿史记》等文献中有关成吉思汗埋葬地点的描述极为吻合。但很显然,十几年过去后,这一调查尚无进一步定论。若依蒙古密葬的习俗及成吉思汗去世时所留遗嘱“让我的陵墓永远不让世人知道”来看,鄂尔多斯境内既然已有一座衣冠冢供后人顶礼膜拜,便不该会再有真墓存在,将世人关注的眼光引到此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弱智行为,显然不是雄韬伟略的大汗的风格。况且,数百年里,世界各国的考古学家们的“寻找成吉思汗之旅”早已对整个蒙古大草原进行过无数次地毯式搜索,鄂尔多斯必然是重点区域,如果有墓,怕是早被发现甚至发掘了。



再看宁夏的六盘山。其理由仍然出于“就近考虑”。有记载说,成吉思汗是1227年盛夏时,攻打西夏时死于六盘山(一说甘肃清水县)附近。有考古专家据此认为,按照蒙古族过去的风俗,人去世3天内就应该处理掉,或者天葬,或者土葬,或者火化,为的是怕尸体腐烂,灵魂上不了天堂。因此,成吉思汗去世后就地安葬的可能性很大。


但另一说法是:西夏皇帝派遣使者准备投降,但请求宽限一个月,成吉思汗答应了。谁知七月初四成吉思汗病情忽然加重,七月十二日病逝。临终留下密旨,“密不发丧,务等西夏国王前来请降”,同时说,要“每饮则言,殄灭无遗,以死之,以灭之”。为了继续威慑夏主,成吉思汗立遗嘱死后秘不发丧,待夏主投降统统杀掉。在此等高度保密的情况下,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引致前功尽弃,万千将士血流成河。所以,断不会在此关头就近安葬在他国枕畔。况且,面对一个尚未完全征服的敌对国,一个陌生的国度和众多异族国民,想达到“密葬”目的是不可能的,他就不怕日后被掘坟戮尸吗?同因,四大观点之外的“新疆阿尔泰山”说也难以成立。另一点,阿尔泰山是有名的金山,自唐代始,便有人在此掘沙淘金,万一不小心把大汗挖出来了呢?


六盘山是1935年毛泽东主席率领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时翻越的最后一座大山,数万大军翻山过境,狩猎挖草根借以裹腹,也就等于把此山翻了一个遍。1988年,国务院批准设立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经多年综合考察发掘后已对外开放,未见有关成陵报道。



杭爱山肯特山都位于蒙古国境内。156.65万平方公里的蒙古国土,多是沙漠戈壁,自然环境恶劣,符合“墓地踏平,植木为林”条件的地区并不多。杭爱山位于蒙古中部,向被视为蛮荒地带,做为一代天骄安息之地似乎欠佳。肯特山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地方,《蒙古秘史》也有成吉思汗葬于肯特山起辇谷的记载,同时这里又是铁木真出生、长大、避难、加冕称汗的地方,被世界各地的蒙古族人视为“金色圣山”,似乎与成吉思汗陵寝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是谁都能想到的事情,便不足以称之为“秘”,更不足以保“密”至今。如果我是成吉思汗,死后不欲人知,则不会选在埋在人人都能想到的家乡,并把知情、看到的部落族人全部杀掉。《蒙古秘史》本系由《元史》演绎而成的历史文学,其严谨性、自然不及《元史》,在元史正本中对成吉思汗及元历代帝陵避而不提的前提下,加之后来被多次加以译注,《蒙古秘史》的作者、准确性均不可考。时隔数百年,当时的地名也未必就是今天的地名,肯特山、起辇谷或许是元人为转移世人视线,而刻意移植嫁接而成,也不一定。


有秘密,就有人探秘。蒙古国境内的“寻陵之旅”并不比内蒙古地区更少。据说,两百年来,有100多个考察队为寻找成吉思汗的墓地不远千里进行实地探寻,有些国家的机构为此不惜动用精密仪器、调动各种手段:1990年至1993年,蒙古、日本联合考察队对蒙古国的一万多平方公里进行了探测,找到了350013世纪以前建造的古墓,但其中并没有成吉思汗陵;1995年起,美国考古学家动用卫星遥感、GPS卫星定位等先进手段在蒙古国东部搜寻多年,一无所获;20007月,美国“考古探险特别小组”来到蒙古,按照根据《蒙古秘史》绘制的“历史地图”进行挖掘,发现了150座不同时期的古墓,却仍然没有寻找到成吉思汗陵;20024,这个考古队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东北322公里处的肯特省巴士利特镇发现了一个由城墙环绕的墓地,里面至少包括30座没有打开过的陵墓。这个古墓被称为“非常可能是成吉思汗的陵墓”。然而,4个月后,考古队突然放弃挖掘行动并撤出蒙古。



从事实来看,成吉思汗生于“外国”,葬在“国外”的依据尚不充足。从感情来说,我们也不希望这个缔造了蒙古帝国,“孵化”了统治中国一百余年的大元王朝的大人物原来与中国毫不相干。


至于有些对从成吉思汗驾崩的宁夏六盘山或甘肃清水县到杭爱山肯特山之间路途遥远,又逢夏季炎热,根本无法在三天之内运到的说法,倒是不足为凭。原因有四:第一、未必只有三天;第二、可取宁夏高山冰雪降温护体,进入草原后气温也会较低;第三、现蒙古国与宁夏六盘山、甘肃清水均有接壤,中部杭爱山距离驾崩之地不过数百公里,北部肯特山也不过一千数百公里,做为世界上第一支“快速反应部队”的蒙古骑兵,又遇到大汗驾崩这样天大的事,必当换马不换人,昼夜驰奔行,三天时间不要说到杭爱山肯特山,再远一倍的距离也到了;第四、未必是走西部高原、沙漠、戈壁这条线,茫茫大草原上,一路向东、向东北都会好走的多,也快的多,水草也更加丰沛,适合埋人的地方更多。


当然也有另一种说法是:成吉思汗及其后元代各帝的陵墓之所以至今没有任何发现,是因为他们都按照蒙古族的传统习俗进行了天葬,压根就没留下什么“帝陵”。这一点上我和各界专家持一致意见,做为蒙古帝国和大元王朝的缔造者和统治者,又融入了诸如宗教文化、中原文化的大汗和各帝,不太可能选择这种和普通牧民一样的死法。而且,在我国之前的考古中,也曾发现过元代蒙古贵族的大型墓葬。



20151230日,内蒙古军区边防六团边防一连(“中国北疆第一哨”伊木河连)连长杜宏在查哨中坠崖牺牲,2016年全年,军报、军网等各大军地媒体纷纷奔赴一线,对杜宏及其连队事迹进行了持续深入地报道。做为一名退役老兵,一个军事、历史、地理、“探宝”迷,我本人跟踪阅读了所有的新闻报道,却在媒体的文字里“嗅”到了一丝渺渺的历史尘烟,并据此做出大胆推断:成吉思汗和元代各帝的陵墓不仅存在,而且很可能集中在同一区域,生而相承,死而相守,要么一起被后人发现,要么一起湮没在历史的角落。这一区域,很有可能就在(逐步缩小范围):我国境内——内蒙古——呼伦贝尔——额尔古纳、根河——黑山头、莫尔道嘎、室韦、恩和哈达——伊木河、奇乾之间170公里范围内,也就是中国版图“雄鸡之冠”的位置。


推断原因如下:


一、区域关系说明

1.呼伦贝尔(百度词条,摘选综合整理)

位于中俄蒙三国的交界地带,额尔古纳河右岸,大兴安岭西麓,总面积26.2万平方公里,是全国面积最大的一个地级市,也是世界上土地管辖面积最大的城市。距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193公里,与肯特山同属漠北地带。


呼伦贝尔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被称为世界上最好的草原,又有“最纯净的草原”、“牧草王国”之称。除呼伦贝尔草原东部(约占草原总面积的10.5%)为森林草原过渡地带外,其余多为天然草场。这里地域辽阔,风光旖旎,水草丰美,有3000多条纵横交错的河流,500多个星罗棋布的湖泊,发源于肯特山东麓的克鲁伦河在此流进呼伦湖,经海拉尔河汇入黑龙江。


成吉思汗先祖蒙兀室韦部在额尔古纳河流域日益成长壮大起来后,公元8世纪他们西迁到斡难河、土拉河、乌尔逊河发源地肯特山地区。当成吉思汗登上汗位后,他又重返呼伦贝尔,从塔塔儿人手中夺取了呼伦贝尔,并最终统一了北方蒙古高原,建立了统一的、强大的蒙古民族。蒙古帝国建立后,成吉思汗将呼伦贝尔先后分封给他大弟拙赤·哈萨尔,二弟赤温·额勒赤及德薛禅家族,三弟帖木哥·斡赤斤弟。元亡后,成吉思汗的子孙们退守蒙古草原,先后游牧于呼伦贝尔草原的是元顺帝的后裔和成吉思汗大弟后裔,直至归附后金。



2.额尔古纳和根河


额尔古纳位于大兴安岭西北麓,呼伦贝尔草原北端,额尔古纳河右岸,淡水和珍稀动植物、矿产资源丰富。区域内有原始森林,天然草原、河流,是全国罕见的全生态、原生态区域之一。额尔古纳河位于内蒙古呼伦贝尔地区,意为鄂温克江,是黑龙江的正源。唐朝称之为望建河,元朝称之为也里古纳河,清代以后称之为额尔古纳河,其右岸山岭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故乡,也是其母亲、妻子、儿媳出生的部落。在额尔古纳河的根河河道中有一座小孤山,传说有个洞,洞里藏放着成吉思汗的财宝。


根河原称“额尔古纳左旗”,位于大兴安岭北段西坡,呼伦贝尔市北部,是中国纬度最高的城市之一。也是中国最冷的城市,年平均气温-5.3℃,极端低温-58℃,年封冻期210天以上,境内有气温低于“中国北极”漠河的“中国冷极”。根河是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等骁勇善战的“索伦部落”少数民族主要聚居生活地区。



3.黑山头、莫尔道嘎、室韦和恩和哈达


黑山头为受封于呼伦贝尔额尔古纳的成吉思汗大弟拙赤·哈萨尔故城。据传说成吉思汗率领乞彦部族骑士,曾经在此地举行过出征仪式,向祖先立下了振兴部族的誓言。


莫尔道嘎镇位处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中,森林覆盖率为93.3%,相传为成吉思汗上马出征处。现为内蒙古军区呼伦贝尔军分区边防六团团部驻地。镇内有国防公路70公里,林业运材公路551公里,铁路37.2公里,是全市唯一通火车的乡镇。


室韦位于额尔古纳市的北端,大兴安岭北麓,额尔古纳河畔,是蒙古族的发祥地。


思和哈达位于呼伦贝尔大草原最北端,面积5913平方公里,无常住人口。年平均气温-6℃,最低气温-50℃以下。思和哈达镇是我国纬度最高的地区之一,大部分面积是鲜有人类足迹的原始森林,资源极为丰富。


4、伊木河和奇乾

思和哈达镇伊木河,紧邻额尔古纳河,为中国版图“鸡冠”上的“冠顶”位置。“北疆第一哨”和“中国最冷的哨所”(边防六团一连,北京军区、内蒙古军区、呼伦贝尔军分区重点表彰、支持单位)驻地,最低气温-50℃以下,每年4月解冻,9月飘雪,10月封山,全年大多时间处于封山期。方圆三百公里无人烟。除驻军哨所官兵事迹(立功受奖、连队生活、连长牺牲等)常见军地各大媒体外,其余难见报道。


莫尔道嘎镇奇乾——一个从历史上上万人的县,一路降格至乡、屯,直到最终裁撤,现仅留有几户“钉子户”。驻有边防六团二连、军区边防巡逻艇大队、边防派出所、武警森林大兴安岭支队奇乾中队(我国唯一一支常驻原始森林腹地的武警中队),为军事禁地,外界不得进入。内有一山名“苍狼山”,相传为成吉思汗练兵地,网上未见更详细的介绍。



综上,上到呼伦贝尔,中到额尔古纳、根河两个县级市,再到黑山头、莫尔道嘎、室韦、思和哈达四个乡镇,再到伊木河、奇乾两个“无人村”,无不与成吉思汗和蒙古族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里是他的祖籍、故乡,是他母亲、元配蒲儿帖皇后的家乡,是他从漠北蛮荒之地重返草原的第一站,是他捕鱼狩猎、屯粮、练兵、扬鞭远征的荣光之地,也该是他深深眷恋并愿意埋葬在这里的地方。在这里,他东倚逶迤千里的大兴安岭龙脉和肥沃的东北平原、松嫩平原,西接水草充沛的呼伦贝尔草原,北依流淌不息的额尔古纳河和黑龙江源头,南望中原辽阔富裕的土地,垂顾他的子孙后代在此厉兵秣马,庇佑着他们早日灭金平宋,一统天下。


二、在当时蒙古大一统的时代格局下,呼伦贝尔及上述地区和肯特山不儿罕山)、克鲁伦河”之间山同脉,水同流,并无绝对划界区分,说是肯特山、克鲁伦河也是没有错的,但是呼伦贝尔的草原平原、江湖河流、淡水、飞禽走兽、矿藏以致风水走向、战略位置等等无疑都是要远胜肯特山的,而且人口稀少,适合“密葬”。而其与呼伦贝尔等地区的渊源也更深于出生、长大的肯特山,所谓“落叶归根”,不知蒙人有无此种观念?



    三、如铁木真位置之崇,征战年龄之高,身后事必当早早定下,不该是死后草草下葬。如前所述,据说成吉思汗死后,由一名最忠心耿耿的将领遵循“密不发丧”的遗诏把遗体运回故乡下葬到赶造好的陵墓中。葬后,又出动上万马匹来回奔跑将墓地踏平然后植木为林并以一棵独立的树作为墓碑。随后命令800名士兵将造墓的1000多名工匠全部杀死而这800名士兵旋即也遭灭口。按照这个说法,我们设想一下,此“忠心将领”会是谁呢?我以为是拙赤·哈撒尔。


科尔沁部始祖哈撒尔为也速该次子,是成吉思汗的大弟,生于公元(1164年)。他从少年时代起辅佐成吉思汗,为蒙古民族共同体的形成和大蒙古国的建立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哈撒尔以“神箭”著称,“勇力善射”、“矢无虚发、应弦而倒”,有“大曳弓,九百步,小曳弓,五百步”之说。成吉思汗曾说:“有哈撒尔之射,有别里古台之力,此朕之所以取天下也”。哈撒尔是蒙古历史上出类拔萃的一员猛将,成吉思汗不可多得的谋臣,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和军事家。


成吉思汗称帝前,曾在其帐殿周围设立一支卫队,哈撒尔为兀勒都赤(指挥者),负责斡耳朵(大汗营帐)的警卫和监督的重任,成为大汗的佩刀保卫者、勇猛的扈从、得力的助手。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后加强和扩大“怯薜”制度,扩编带弓箭的“豁儿臣”即科尔沁护卫军,从各“千户”、“万户”中精选年轻力壮、武术高强、箭法出众者组成二千人的“科尔沁”,连同“各千户内选拣得宿卫八千人”共同组成一万人的亲军。科尔沁这个军事机构,平时是负责护卫"帅帐"的卫队,战时为冲锋陷阵的主力。到了15世纪初,“科尔沁”由军事机构的名称演变成哈撒尔后裔所属各部的泛称,成了著名的科尔沁部。


成吉思汗驾崩后,护卫灵柩之人当然就是这位忠心耿耿、勇猛无敌的“大内带刀侍卫”拙赤·哈撒尔和一干手下了。而拙赤·哈撒尔的封地恰恰就在呼伦贝尔的黑山头,当地还有这样一个传说:成吉思汗功成名就,回室韦祭祖,游猎于此,夜作一梦,但见一只苍狼和一只白鹿,伤痕累累,奔跑哀鸣。醒后召集随从解梦,得悟莫忘祖先劫难,大业未就,且勿高枕无忧。于是派其弟拙赤·哈撒尔带兵讨伐兴安岭的“林中百姓”。凯旋后,便将额尔古纳流域包括这两个小岛分封给了哈撒尔。这两个岛就是今天的“苍狼”、“白鹿”。也许从这时起,成吉思汗就已看上了这块风水宝地,所以命哈撒尔带兵驱走林中原住民,并将此地分封给哈撒尔,由其负责秘密建造陵墓,提前为自家“身后事”做好了准备。一朝驾崩后,即由哈撒尔护送运回此处安葬。


元亡后,先后游牧于呼伦贝尔草原的也正是“正室”元顺帝的后裔和拙赤·哈撒尔的后裔,忠心耿耿地护卫着他们的祖先之灵。



四、蒙元史料中多记哈撒尔骁勇善战,至成吉思汗死后再无记载。或是归隐,全职护陵?今日已知鄂尔多斯境内的“成陵”为成吉思汗衣冠冢,那么现在已划归成陵管理局的原“500达尔扈特”则非真正护陵人,而只是专司祭祀。同成陵一道,转移世人的视线。


个人认为,如成吉思汗陵墓在呼伦贝尔的推论成立,则护陵人会由两大部分共同组成:陵区内部由精挑细选出的“索伦部”(后分化为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等,也就说明了这几个少数民族的起源)脱去军籍,接替已被驱逐的“林中百姓”,成为此地“原住民”,以渔、樵、狩猎为“职业”避人耳目,守护陵区核心。外围由大汗贴身护卫军拙赤·哈撒尔的科尔沁部和托雷的察哈尔部为军户,环绕陵区周边草原进行游牧、生活、作战,阻止他人渗入,并互相牵制。直到清康熙年间,将察哈尔部迁居至今大同、张家口、承德一带。而从能查到的蒙古族人迁移资料来看,原科尔沁部、察哈尔部、索伦部以及后来的达斡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确实都是生活在这一地区的。


这样的话,则当今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一致认定的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元上都”便也经不起推敲。最简单的一个理由,和史料记载“上都之地极北、极高、极寒”以及“元代各帝三月离京、九月便回的避暑办公”、“离京、回京有水陆两条线路”均不符。我们可以把上都设定为呼伦贝尔地区的海拉尔,或者是黑山头,再来进行考证,或许很多原本百求不得的蒙元之谜便会迎刃而解。



    五、《元史·祭祀六国俗旧礼》载,帝王崩后:“凡宫车晏驾,棺用香楠木,中分为二,刳肖人形,其广狭长短,仅足容身而已。殓用貂皮袄、皮帽,其靴袜,系腰、盒钵,俱用白粉皮为之。殉以金壶瓶二,盏一,碗碟匙箸各一。殓讫,用黄金为箍四条以束之。舆车用白毡青缘纳失失为帘,覆棺亦以纳失失为之。行前,用蒙古巫媪一人,衣新衣,骑马,牵马一匹,以黄金饰鞍辔,笼以纳失失, 谓之金灵马。日三次,用羊奠祭。至所葬陵地,其开穴所起之土成块, 依次排列之。棺既下,复依次掩覆之。其有剩土,则远置他所。送葬官三员,居五里外。日一次烧饭致祭,三年后返。” 也就是说,密葬的方式为——以香楠木挖空一人大小将人葬入;挖墓穴时要一块一块地取土,墓穴要深;埋葬后不留痕迹……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要一块一块地取土呢?什么样的土是整块整块的呢?若以完全自然形态的土壤结构来看,则属冻土。


    地处祖国雄鸡版图鸡冠处的伊木河,背靠额尔古纳界河,前拥森林,最冷的地方,最低气温曾有过零下57摄氏度的纪录,至今还保留着一副被冻裂的直升机螺旋桨。九月飞雪,十月封山,每年长达七个多月大雪包裹期,除了对岸的俄罗斯哨所,方圆几百里再无人烟。这里的永冻层终年不融,即便在春意盎然的4月末,路上也被厚厚的冰雪覆盖。即便每年仅有的80天无霜期,通往团部的300公里国防公路也被山间清溪冲刷出条条沟壑,崎岖难行。当地驻军认为去往伊木河最好走的时候在一年中最寒冷的一二月份,可以去闯额尔古纳河上的冰道,但由于河道地势复杂,冰层厚度不一,冰道上时常出现类似陷阱一样的清沟,一不小心就连人带车落入水中,发生伤亡事故。转年四月,河道冰层开裂,陆上冰包未融,此时的伊木河,进出两难,与世隔绝,成了名副其实的“雪域孤岛”。


可以想象,假使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各帝以此为陵,单枪匹马不得进入,千军万马难以开掘,加之林内游牧民族忠心守护,外围本族部落星罗拱卫,即便墓地秘密为人所知,也可保陵寝平安无虞。


在奔赴伊木河哨所采访的各路记者报道中,零星可见对这里的描述。除了极远、极寒、雪厚……之外,他们还发现这里的林木较大兴安岭其他区段要为低矮易折,压弯的树枝,连根拔起的树木随处可见,挡住车辆前行的道路。或许正因为成吉思汗及元代各帝在此下葬时掘冰(冻土)为陵,并新植树木,致使此地段树木和其他原始森林树龄不一,且地下“虚空”,树木根基不深,难以扎入,出现此景。也有可能,整个大兴安岭西北段本就是“迁移”而来,岭即为墓,墓在岭中,岭墓合一,看似天成,实为人工。而八万里兴安独树一帜、鹤立鸡群的天外来客“飞来松”(西伯利亚红松)正是当初做为成吉思汗陵标志的那棵“不一样的树”,以此纪念大汗当年远征西伯利亚的丰功伟绩。同时,厚厚的冻土层阻隔也让所谓的现代科技仪器失去了作用,无法探测,无从寻找。


提及伊木河,最多的字眼是遥远,远到神秘莫测;伊木河周边三百公里,地图上却找不到任何标注;伊木河是一个村庄,但是没有一个常住居民;伊木河没有河,它的名称由来或许是根据明清时期附近汉族居民的俗称“依(背靠)墓(陵墓)河(额尔古纳河)”。


自元亡至今数百年里,中国的北疆领土多次变更,但这里却始终被“保护”下来,最终成为我国的“雄鸡之冠”。为什么明清、民国、共和国都要在此驻扎军队,却陆续将原住民全部迁出?日军当年为何要在此毫无军事价值地带秘密构筑要塞?为什么我国近年在这里一边使劲往外撵人,一边又要在此无人之地大兴土木,修路筑屋?这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根据所上,本人大胆推断:成吉思汗陵当位于伊木河附近;元代各帝陵则以此为中心,沿大兴安岭西麓延伸至奇乾一带;周边的西口子、室韦、恩和哈达、莫尔道嘎、根河、漠河等区域则可能分布着大量蒙、元王公贵族陪葬墓。如此,鄂温克、鄂伦春种族及漠河“飞来松”的由来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六、呼伦贝尔做为内蒙古自治区12市、盟之一,面积占到全区约1/5,驻军单位和人数占到全区约1/3,超过首府呼和浩特和包头、鄂尔多斯两个重镇。固然与其疆域面积大、国境边防线长有关,但得如此“偏爱”仍显“唐突”。


做为“北疆第一哨”的伊木河边防连(六团一连)是军委、总部、北京军区、内蒙古军区重点单位,连年受到表彰奖励。一个最基层的连队能够得到这样规格层次的重视和荣誉,要么是其自身的功绩,要么则是其守卫目标的重要。和平年代,后者重于前者。


伊木河连队的营门呈古代兵营规制,营区很大,可纳数百上千人,虽经现代化改造,但处处仍可见浓郁的蒙古特色,营区周边多见蒙古图案、文字的石、木图腾。在“极北”、“极寒”之地,交通、施工都极其不便的前提下,对于一个只有几十人的基层连队来说,这样的规制,这样的规模,这样的特色,都未免太过于“奢侈”,也不符合我军营房标准化建设管理的要求。依史而溯,反倒像极了传说中“一千守陵士兵”的起居之所。而连通伊木河、奇乾、莫尔道嘎的300公里简易国防公路或许就是当年蒙古骑兵往返陵区的通道?


而在另一端的奇乾,除驻有六团二连外,尚有一支鲜为人知的神秘部队——武警森林部队大兴安岭支队奇乾中队。了解武警部队的人士知道,武警部队分为若干系统:如各直属的内卫部队(省、自治区、直辖市总队、地级市支队及所属大队、中队)和机动师;列入武警序列由公安部门管理的边防、消防、警卫现役部队;列入武警序列,受国务院有关业务部门和武警总部双重领导的黄金、水电、交通、森林部队。森林部队的公开任务为森林防火、灭火,但同黄金、水电、交通部队一样,也同时担负着我国“寻宝奇兵”的不公开职能。而伊木河一连、奇乾二连担负的则是“护宝奇兵”的任务。一护一寻,耐人寻味。


2006年,北京军区、内蒙古军区曾调动数千兵力,在三个月之内铺设完成自莫尔道嘎至伊木河的300公里通信光缆,实现八千里边防“全网贯通”。积年之赘,为何如此匆促上马完成?军用卫星网络广泛应用的时代,有无必要再去耗费如此庞大的人力物力?局外人不得而知。但我军也有过借演习、施工名义进行考古发掘的先例(如1974年发现的北京丰台花乡大葆台汉墓,即是由北京军区以军事演习名义进行开掘)。


历朝历代,历史都是为统治者存在并服务的。历史的真相,从来都不掌握在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科学家……手中,它永远只属于最高统治集团的极少数人。但是世界上没有永久的秘密,一个个偶然背后,往往潜藏着一个天大的必然。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后代的陵墓秘密,也不可能永远无解,永远不为人知,随着时光流转,山河进退,总会有石破天惊、拨云见日的那一天。




新玉书坊,中国文化+养老践行者

ID:yushufanghu   感谢关注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