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冯仑:路宽路窄在一心

樯马网 2021-09-21 15:32:58
↑点击上方"樯马网"关注我们


 人生在世,难免会遇到负面能量的时候,没必要把这些放在心上,心宽则体胖,可以腾出心来做其他更重要的事儿,而不是一直在无谓的事情上耗着。要学会宽容,才能在社会上有更广的生存道路。“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心变大了,那些烦心的事儿就不是个事儿了,就能做到包容,把所有的是非恩怨搁在肚子里消化。

 

 我们丌始受教育的时候,不管是在中学、小学还是大学,得到的都是正面词汇,像勇敢、善良、积极、热情等,全是好词,但是一走到社会上,就经常碰到负面词汇,什么奸诈、诡异、摧残、折腾、蹂躏、关系、不『F当竞争等,负面的东西越来越多。一个人能不能做成事,很大程度上要看他对负面词汇怎么把握。比如打击,这听起来是负面的词,但受打击以后怎么面对,是把丧事当喜事办,还是把丧事当绝路走?家罩突遭横祸,像庄子那样击缶而歌还是直接找个绳吊死?这都是个人不同的选择,在遭遇挫折、困难的时候,在最负面的情绪、事件加在你身上的时候,你用什么方式处理,决定了你人生的宽度。

 

 当别人认为是灾难的时候,你看到机会;别人认为是坟墓的时候,你看到鲜花:别人认为是挫折的时候,你认为是转机;别人认为是腐败的时候,你认为是锻炼;别人认为失败的时候,你却认为是成功的丌始……


 

 老子《道德经》里讲怎么处下、怎么把守势变成进攻。就是说,如果没有“行在宽处”这种思考问题的方法和人生念度,见到生只知道生,见到死只知道死,那人生的路就特别窄:但是见到了死发现了生,见到生想到了死,人生的路宽了一倍。要积极地面对那些负面的东西,用正确的价值观来引导自己走出这些麻烦,如果实在不行,就忍着。忍受本身也是对生命宽度的一种考验。

 

 路的宽窄在心里,怎么安排,就要问一问自己的内心了。比如欠债,有两利-选择,一种是跑路或者切债(即赖账),一种是认账、还钱。如果跑路或者切债,你的路就窄了。你不是积极地面对,而是消极地处理。你欠人钱,你跑了,人家说:“这孙子,不仅欠钱,他还跑了。"但是如果你积极面对,人家说你虽欠钱,但念度还不错。有能力就一点点还。我最感动的,有一个人欠我的钱,他清华毕业,学理工的,他是我碰到的債务人里面最真诚、最好的人。十几年前他刚从清华毕业,出来学做生意,结果被人骗了,当然,我借给他的钱就没了,我就追他,我不屈不挠地安排追这个钱,他每次都随叫随到,这个态度很好,让我想到当年,我的债务人叫我,我也随叫随到。

 

 第二,他坦白,他还有什么资产,他都带我去看,绝不隐瞒。他因为破产,弄得离婚了,确实很惨。但他说,他有生之年,只要活着,这个债他都认,这让我很感动。他每年都还我几十万,但是架不住利息在涨,一直得还。所以,后来我跟安排追他债的人说,如果本金还完了,利息就算了。这样看来,他的路宽了,如果他当时跑了,我肯定报警抓他,因为我没办法和股东以及董事会交代。可他认账,他每次都还一点,他还在做生意,因为这笔债和之前受骗的经历,他会警惕,把事情处理得更好。虽然他媳妇跟他离婚了,但总有姑娘喜欢他,这样一个诚信的人,一定会有人爱他,他也不缺快乐。如果有一天见面,我也可能还会帮他做一点事情,这就是“行在宽处”。

 


在和世界产生巨大矛盾时,儒家的渔父们选择积极鸡贼地面对。生在盛世,努力的方向用张载的话概括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充分用好自己这块材料,让世界因为自己而更美好。生在乱世,努力的方向用孟子的话概括就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照顾好自己,有机会就让自己的牛屄闪烁一下,没机会就管理好自己的命根子,不要让自己的大毛怪控制了自己,带着自己做很多傻屄的事儿。到了时局实在不可收拾,尽管无限贪恋豆浆油条院子妹子,渔夫们也选择离开,保命第一,保身心自由第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小杖则受,大杖则走”,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看过太多的事,知道太多历史和故事,去过世界太多地方,包括阿富汗、巴勒斯坦,我上过山,徒步走戈壁,骑自行车旅行,体力、精神上所有延展丌的,我都了解。加上我的性格一贯把丧事当喜事办,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能在我这儿停下来。再不好的事,总能找到一个对照,这件事历史上怎么样,人家怎么处理。要有一个宏观的、大历史的格局。佛的“大肚能容”是容得已经很多了,才能再容,我是儿人,但理解这个原理,我已经容得很多了,再来一个也不在乎。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知道一个有逻辑的结果,就不会紧张和恐惧,也不会郁闷。人之所以会痛苦,很大程度上是你的经历、经验和思维与现实的一些事件是拧巴的,这需要理性,需要历史,也需要体验。我对历史和哲学很上心,历史和哲学可以让人的心变得巨大无比,因为历史是讲永恒,时间上的永恒而哲学讲无限,范围的无限。有了永恒和无限,眼前的一切都是浮云,眨眼就过去了。心胸开阔了,眼界才能开阔,才能做到治大国如烹小鲜。


冯唐:带着诗和香水离开

如今,我四十五岁,我以每两天一章的速度重读渔父们皓首穷经写成的《资治通鉴》,这一遍,渐渐不再在意那些渔父们重点提示的帝王术,而是越来越贪看这么多生死纠缠里面的荷尔蒙和人性。我时常想起屈原的句子,比如,“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在和世界产生巨大矛盾时,我越来越认同你的做法,保有精神和肉体的洁癖,不管时俗,不管当天的天气,不再给傻屄们任何时间,不再把欲望推给明天,带一具自身的肉身、一本古老的诗、一瓶饱满的酒、一瓶遥远的香水,找一小时、一天、一周、一月的时间,找一条河、一个湖、一段公路、一座山,用诗罩心,用酒罩头,用香水罩身,暂时不在如同死。







免责声明:上传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意见,本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凡是注明来源的都是非本公共账号文章,均是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觉侵权,可回复本平台我们会尽快处理。欢迎朋友们推荐或者投稿文章给本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