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物流信息联盟

【占森. 散文诗群】作品展:第7期

诗殿堂 2022-01-18 08:41:53



本期参与:

   占森,毒一无二,羽衣甘蓝,郭大将军,黄药师,忆留空间,娄文明





           《我们》

                

              文/占森


1


我觉得我们是雕塑,是巨大的思索的脸,是从未获得过答案、但仍在进取的水流。

我觉得我们是山峦,走的路从不曾直过,但允许背上有少许的载重,允许有几匹马,在不适宜的场合偶尔搅乱一下心智。

我们的力量是一致的,看到的远和光,总不在这个时空里…


2.


我们不再轻易提起内心的蝴蝶,就让它安静地守于沉默者的面前。我们也没有提起流星,那是怕自己比它略为微渺、略易失去。

我们本身就是一场雨啊,滑过石头的时候,就总想剥落些什么下来,或总想停在凹凸的缝隙间,寻找标记和咒语。

我们在等,哪怕只是——为等而等。


3


没人能代替或阻止我们。我们是永安街上手拿火把的人。拿着木锁,但没丢弃药引和地图。

总有人会认识我们,如同熟识渔夫、铁匠和医生。

前面的队伍看着稀少,但却刚刚好,撞破那堵墙本无需多大力道。

我们要对峙的东西太多,你看见了吗?——那样多的狼烟滚滚。


4


我们有时拖着船,水和岸边的林子都是黑的。这让我们想起无数的病痛者,想起他们经历过的无奈与绝望。

我们不忍心,也不敢去惊动夜晚窗前的沉思者。那是一棵棵正成长的树。

总有一些声音让人急躁、让人把身子相互挤了又挤。

比如钟声,比如那火: 刚开始烧完前面草芥的时候。


5


我们会在不同的地方看到戏子。不坚实的舞台,多年荒废的技艺,他们的旗帜也很残缺。但有一些真实的喊,藏在台下。

我们不再信任大刀阔斧和畏首畏尾者,他们一定也曾扮演过对方,也憎恨彼此。

我们,越来越倾赖于一张白纸。

它才是那些笔、墨迹、折叠和邮递之前的——真相。


6


我觉得我们更应该是平静的。经历了那么多事件,往后出人意料的或许很少了…只是纠结于去做撑开来的路灯,还是沉默之铁?做雏鸟还是火车?

很多的事物总试图向我们展示它的另一面、更多面,而我们已疲倦。

喔,那个挥刀斩马之后,伏趴在琴架上的,也是我们的人。

可过了今晚,怕很难记得他的相貌…







        《树》

     

     文/毒一无二


1

都是往土里生长的,要习惯被烤打过的身体,一下雨就分离成三片叶子(柔软,坚硬,苦笑)。
都是被人间豢养的奸细,不及洗白,只来得及收拾残局。

2

瓶颈之曲,却剽窃青花瓷之背。它们撑住了天空,往另一个世界散步时,急躁、恐惧,也安稳。

3

是一个句号。斧头无法对一棵树解释:山坡已迷路。
风吹过的时候,草都低着头不敢出声。
“城市也许知道答案”——每一次,人们都这么想。

4

雨寒,葡萄架下掉樱桃的时候,树也沉默。
,与沙哑碰头?
看着屋顶不亮的灯,你拧开新的日子换了上去。像紧握着一株嫩芽。

5

听到的歌声,是宿醉的鸟在树上,清理自己的肺。
听到的马蹄,是要赶回前世,不和木桥下
任何一条河有纠葛。
树和月光如此倾斜,依在客栈门口。

6

一把折扇绕着发梢,林里的鸽子也在交换体温。
不常看到的,羽毛漱漱的落。
人们端出体内的雨滴和眼泪时,风吹枝叶,才有了刀声。






   

   《症候群》

      

      文/羽衣甘蓝



“做不到以伤害回应伤害,以虚伪周旋虚伪,我至少可以关起门,不让它们再靠近。”
                                                                  
1、较劲

未及天黑,她逃回房间的姿势像逃回果核,逃回小时候妈妈的怀里,甚至子宫。
夜是巨大的腹壁,潮水涌动。只属于她的地方,蜷缩也是一种舒展。
但,她疲累至极却不愿睡去,一些喧嚣潜下,另一些浮动,似乎在想很多,又什么也想不起。
她在房间踱步,找零食,找烟,找酒,找影片或书,找所有提神的法子,迎合夜,却抗拒睡眠。
 欲逃离的,是不能把控的梦境,还是无梦的假死?
“哦,不!”她的声音又从夜的深处传了过来,“我的未来并不迷茫,也没有你想象的大不幸或大欢乐,我只是,日复一日,不要命地要揪住这夜的衣角……”
“或者我拉长了今天,同时拉长了更多的无意义,明天也还会继续。但一定有个出处,或一副解药,在某处等我。”


2、深锁的重门


它试图隔绝。人声依旧从缝隙钻入:“哦,我们担心她,天天这么关着……”

阳光打在灰色的轴上仿佛嘲弄,它像遮蔽了宿醉的盖子,静止在满街的喧嚣中。
 哦,城市失血的脸,如同一个补丁。在路口,它有过的曾经是一面旗,有过比阳光明亮的欢声笑语----“市场经济下越趋完美的和谐,越体现当时相互作用下的价值。”
现在,它像倒空了的罐子的嘴,幽闭一堆梦的陷阱;如同背后的她也是自身的陷阱,最终只被她自己收留。
门的重量又落了回来。落下来的,还有它掩起的人,和故事。
----她和它们,如片片燃尽的烟花碎,已不复当初。



3、灯下,第一万个念头



她仿佛一面暗色的镜子,夹在一只高脚杯,和几本失却名字的书当中,成为室内的静物。
她呆呆久久地盯着从门缝挤进来的几缕光束,那里飞着的,是尘埃还是无数小生物?
“但跟这灯光究是不同。”她这么想着,“我该放些阳光进来……可我无力阻止人们前来,他们无节制的唠嗑、以及孩子们的叫喊声令我不适。”
她坐着,按住心里一万个同样的念头:  “我不能开门!不会有人同情我用尽力气之后的虚脱,和背过身去的呕吐。”
“----这屋子于我的确太大了些。闭上眼,能看见各种幻影(那个朝我奔来的小男孩,他还穿着白跑鞋。)睁开,只有这受够了的白炽灯……”






   《一切结束之前》

         

          文/忆留空间


1.


在什么结束之前,你会找来一件衣服做庇护?或是带着半信半疑,自信着。

你的质疑有时也接近于水性。看那顺水的鱼群里,你也时常在其中、时常又想摆脱出来。

你所坚持的秉性又好似一把镰刀,准备凌乱身体里的每一种速度。当那张脸孔要从自己的褶皱中沉湎下去,你期待隐形在一块石头里。

终将要从记事簿中看出些蛛丝马迹吧——人们所珍爱的一切,都无一特例。


2.


你所预备好的苦痛,婉如那只不分昼夜的陀螺。

旋转出来的旋涡,溜走的是一条鞭子的渴求、一个少女的初吻,或那些无所不在的变样了的陌生人。(这种寂寞正向你无声的地靠近)

有人在对岸摆弄着一些灯笼,在青石桥上留下刻痕。

并试图与这较量的风,保持随性、自然。尽管有些虚言,还挡在前方你必经的路口。


3.


某处,总是你造梦的地方,又是你击碎那面镜子的地方。

就算你不说,一些碎屑早晚也要遗露出来。

那个把烛台攥在左手的人,掩藏的是忧伤,两难的局面。

那个不断被盛宴款待的身体,从一段旧事中收回果实并剥开内核。

哦,好多未知的耳朵,正在窃听一群婴孩与夜莺交织的叫声。







《我的前半生:爱能承受的真实》

     

        文/郭大将军



1.


像从坟墓走向另一座坟墓,没有搞明白背后的暗影。自以为爱情的本质,是迷茫,也是碰撞…

我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挣扎在边缘。内心的念头仿佛是难言的遮羞布。

难以抉择的路口、幸福的标记难道都是那累累的伤口吗?


2.


一把伞撑不起两个人的爱情,潮湿的面孔不一定是弱者的真实。每天面对的日子像戏剧,你我只是配角,一次次将自己逼到墙角。

无法呈现的火光,沉于内心深处。期待的春天被淹没在花瓶中,无奈的洒落一声叹息。

一条路,不长也不短,没有哪一个风景会成为你的留恋。路过的屋檐,是不是我最后的归宿?短暂的安宁脆弱的不堪一击,就像夜幕下两条铁轨,延伸在未知的黑。


3.


在一面镜子前,静静的想起曾经的感动。你可以轻视镜子的渺小。——而它像一把利刃,毫不留情面的揭露婚姻中的血腥。你可以表现的,比一只苍蝇更盲动,但无法填补镜子中的那道裂缝。

是否清晰的看到与你有关的虚无?很多次,那个走进心内的影子,在路口熄灭,遥不可及的等待。


4


你的沉默传递着一种力量。像修行者的无声火焰,而你唯一能证实的,是你对谎言之间,是否可以读懂存在的意义?

生活像风筝,一心的投入蓝天的美好,可未思考如何挣脱现实的绳索。现在,连记忆都粗糙起来,走近又走远了的假象。

我只能学会接受: 抓不住的春天,像一个沉睡的种子,被雨水一次次抛弃…






       《路途》


         文/黄药师


1


在衡阳东高铁站门口等我的,是一大群人,他们笑容可掬,像久别的人。

而我们会真正离别,也可能会把那种离别提前到任何一次。就像九寨沟离去的人,终会归结为命。

人生是一个洼地,感情的水注多了,就没了波澜。


2


手上拿着的是一张到大浦镇的公交车票,我不知道车上有多少人也是不归人。

你一直追求的,或许就是别人要逃离的。尽管这只是一个单程,尽管我知道返程也是一个新的征途。


3


窗外是大片大片的农田。我羡慕这很快成熟的庄稼,每一棵种子总能找到去处。我羡慕它们不知喜悦过后漫长的寂寥和空茫…

一个小孩牵着一头老牛,站在路旁。我有过那么一刻的恍惚。因为在路的一头,我的母亲还在殷切等我。


4


最后一趟公交车在十八点,等我赶到时,车站空荡。车窗打开,任由晚风穿来穿去。

晚风比人简单,空着心肠,总是避开奔忙和躁动。就像你看见我,会带着失望之后的淡然。

有些事似已注定,但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惊喜哪个会率先到来。

“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希望啊”。我看见夜色落下来时,星星就升了上去,像我们迫不及待的眼。






    《时间启示录》


          文/娄文明


1

        

她是快绝望的女人,有强烈的个性,心碎了就不会回头。

她的美丽只存于一瞬,从她身上流走了的,只能等下一季轮回。

,都被阻拦,都败下阵来。


 2  


她主持了一场较量,富有的人和贫穷的人都一样。 

她用中立的心态区别着勤劳、懒惰,绝望与卑贱。

快与慢,在悄悄竞标成功或失败的发言权。而她的愤怒源于向不该聆听的人宣读意义——“天平一端的优势,永远不属于徘徊不前。”

现在,任何让人犹豫的废话,她都没兴趣听。


3


他们总是自以为是,设法阻止时间流逝,来换回生活的苟延残喘。

他们在河里修了堤坝,想把什么围起来。

她只是保持一个受伤女人的一意孤行,她总是以各种方式: 甩掉对手的追逐,甩掉莫名的纠缠。    

太阳升起又落下,落下又升起,默默刷新它自认不变的轨迹。


4


而她在往昔的重复中找到了方向,她很担心再失去。只是仿佛没人在乎她的喜怒哀乐,生死那是自己的事,是关于远方的事。

“时光,都消耗在无限的虚度长河里。”她说这些大道理时,他们还会摇头。

在她眼里,认命者虽是一个弃婴,但从来都不会显得卑微。

她在你的身边,是你苦苦寻找的那个人,是爱人、也是导师。







    占森.散文诗群

            

“以纯诗诗性为基,以深入内核为石

以细节现场为蔓,以思辨探索为光


 ——生命、存在、万物、本质、内核、干预、事件、现实、现场、落实、细节、提炼、关联、立体、矛盾、深刻、隐喻、客观、思辨、探索、宽泛、合理、暗示、引导、多角度…”


  简谈 “占森.散文诗群” 的特点

                  文/占森


    我们其实并未有意去区别短诗与散文诗的形式。因为从诗性诗意、诸思想观点呈现上来说,它们都只是其中一个载体。但我们做的: 是在用诗的长短句来诠释和消解每一个主题,继而使它耐品、得到无限拉伸与多重意义的放大。

    我们的成员,基本都是从短诗步步深熏与历练过来的,且短诗写作质量与成绩也是不差的。因为篇幅更短,所以对文字文本结构和技术的运用更为复杂。我们知道,诗歌写作中只有平衡和圆融多项写作注意事项,才可能出来一首佳作。

    而必须说明的是———“我们远离那些空大缥缈的句子,我们远离可有可无的废话平铺,我们远离没有精密锻打的表达,我们远离生涩私我的小把玩,我们远离杂乱无序的意像堆积,我们远离粗糙滥制的比喻象征,我们远离肤浅众知的表层认识,我们远离被用滥用烂的旧格调………等等,我们要远离该远离的一切东西。这,才是我们所要把持操守的。

    细化来说,我们的写作有我们主打的那近30个注意要素。这显然不是摆出来给大家看的、不是顾弄玄奥的,我们经过长期的实践实战,已经下意识地、自然习惯地将它们作佐证与基点了。这一点,相信大家从我们每期的作品中都可以发现的。

    诗歌有诗歌独特的语言,散文诗的独特也建议不要去拿散文来说话。它独特的长短句也只是随着具体意象的跳跃和转承而进行恰好的、有节制的处理的,只取散文之形。而无论何种文体,好作品的力度向度肯定都是能透过文字之本身的,是无所障碍的。——“好的诗,不在于它已说出,而在于它背后、侧面隐约折射(没有说出的部分),那部分才是诗的东西,要给你的东西,是让你自然再次创造或发现的东西。”我们谓之: 诗性。而诗性存在于万事物中,它们可呈现或可类似的现象经过大家的思考推敲,都是可以相互关系和接连作用的。虽然,我们仍可以多样化的用各种表达方法去揭露或警示,但始终不离这些内核。

    我们经常提及———“现场、细节、客观、矛盾…”等等这类词汇,正是因为它们在诗歌写作中起到“骨力支撑”的作用,一首诗,我们刚读到开头就生厌,或者根本无法去亲切走进它,很大的原因就是这些因素处理得并不好。

   如果没有恰好的意境象征、具体落实和事物的在场感,没有实处的切入,那么这样的文字就肯定会走虚,飘来飘去看似华丽时空,实则无关痛痒,进不到读者的内心体验,骗一骗初学者是可以的,但谈不上引起大幅通感、共鸣。而“现场”是来自作者的个人经历的感受重现和对事物现象的情景再创造。在写作时,我们应该从现场到句子、再到词的内义推敲,这样的顺序。而不是停留在一味地把玩词句,而乱了核心道理。

    “细节”主要是表达作者对事物和人物、多重状态和内在关联的细致刻画。但它不是陈述,不是照搬和拿来主义,也不是一味地过度铺述。短诗和散文诗的诗性细节,是具有以点触面、暗示引导的特点的。哪怕只是一个微妙的动作和心理呈现,因为它知道如何暗示和引导读者,因此你就觉得它就在说你,在说你的过往故事、你的弱点、你的痛处,它能紧紧地抓住你。“因此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客观” 是指在语言和感情上,尽量要有意去摆脱私人化。因为一旦你把文字加入过多的个人经验的判断,而自己却随着情绪的波动任意铺呈,那文字效果将会是生硬的、让人反感的。你的私人主观化,都是在把玩自己小世界、小观点,是在捆绑文字,捆绑读者,读者很难从你文字中得到更宽泛和客观的东西。因为你把握不住情感,同时也不能把握事物的多重表象关联和冷静探取。

    然后诗歌应是对事物矛盾、反思的深刻集中体现。没有起伏、没有对立面的句子文字是平淡无奇的一杯白水。我们生活生命里处处都有矛盾、好坏对错,或无关好坏的那一种彷徨和迷惑,它们皆具有一定的思辨性、启发性和探讨性。好的作品,它们说的“促思”,即是深刻的矛盾现象的处理、表达和折衷探讨。很能让人加深对该作品的印象。而无论,这样的矛盾是已发生的,还是尚未发生的,或可能发生的。

    具体落实在文体中,还要看是否是合理贴切的用词,词的最佳魅力是:用好了它,就相当于捏着“箭、密、石子,它们精准地、无可再被替代地放置在了那个位置”。它也正是你迫切要看到的位置,如果“佳句”是枝蔓,那“准词”必是坠着的果。用不好,就会大大地降低整体质量、意图指向的准确性。

    我们认为,当下散文诗的作品良莠不齐,好多人的创作认识和理念也存在误区,甚至写诗多年却不知道自己常犯下的致命缺点和谬误,一辈子或许都在“外围写作”。给其指出,他们可能并不愿接受或相信这个事实。我们认为的好的诗歌或散文诗———它一定是能深入和揭露事物内核的;它一定是试图并且已经做到让读者深刻参与和介入的;它的句词一定是立体而多角度意义呈现的;它一定是在那个既没有把话说尽、也没有只“隔靴搔痒”的: 最佳位置。

    在“占森.散文诗群” 推出的每期成员作品中,大家的写法特点也不是固定模式化,我们要求成员写作的多变性、摄入的广阔性,我们从万物、生活、现实现场事件中不断的思考、锤炼和融汇。并且,我们甚至已经从意识象征渡向到了: 用人物对白、现场剧情重现的意义新发现,作为架筑诗歌的结构与方法。而我们仍在互否和坚定着,这并不矛盾,因为这才是所有流派不断前行的动力与空间。我们下一步将仍会以作品说话,会持续献给大家——“不太一样的散文诗。”